•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犯罪心理学档案系列之三十八

2016-04-18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收拾好卷宗,看看表已将近八点,韩印提议去“夜色酒吧”附近做一次模拟。他想确认夜间光线下,从酒吧门前是否真的无法辨清楚街道尽头静止轿车的颜色和车标。不过,这并非是对苏瑾的不信任,韩冷考虑当晚苏瑾很可能心思都放在照顾醉酒的老公身上,从而忽略了轿车的颜色或者标志,也就是说,可能颜色还有汽车品牌标志都在她视线之内,但是被大脑认知所忽略了。如果现场模拟结果如此的话,那么韩印就可以再次运用“认知谈话”,来挖掘出那部分记忆。

酒吧一条街,位于新界口广场正南方,整条街长约四五百米,夜色酒吧的位置大概在这条路的中段,距离街头有二百米左右的样子。这个距离如果是白天,视线所及应该还算清晰,不过晚上光线昏暗,那必然会打些折扣,再加上虽然有路灯照亮,但是街边的梧桐树枝叶过于繁茂,以至于街道两侧显得阴影重重。

站在“夜色酒吧”的门前,驻足远眺。如果是亮色系,类如黄色、或者王莉身穿羊绒大衣的颜色——红色,比较能看的清楚之外,稍微暗一点的颜色就很难分辨清楚,就更别提轿车的标志了。由此看来,苏瑾所言非虚。

韩印和叶曦沿着街边一路溜达到街头广场转盘附近。很遗憾,“交通监控”设置在上一个路口,如果凶手是从上一个横道右转,便会逃过监控摄像。而下一个交通监控,与酒吧一条街中间还隔着一条侧街,如果凶手转入了这条街,再由其中的巷道穿出,则很有可能逃避所有摄像监控。

两个人站在街头讨论交通摄像问题,突然一辆桥车滑至两人身边停下,右边车窗随即打开。司机尽力将身子探出右边车窗,冲两人喊了一嗓子,“去哪儿?”

韩印和叶曦面面相窥,一时没反应过来,司机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上来吧,我做生意公道,保证不宰你们!”

这下两人明白了敢情这是一个“黑出租”啊!叶曦刚想挥手把司机打发走,韩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压抑着兴奋的语调,在叶曦耳边低声说,“我明白了,我的报告根本就没问题,专案组先前对王莉的社会关系调查也没问题,王莉当天晚上应该是上了一辆黑出租车。”

“或者是凶手假借黑出租的名义诱骗王莉上车!”

两人这么一商量,互相点点头,又互使了个眼色,然后双双拉开车门,叶曦坐到副驾驶,韩印坐到后面座位上。司机以为拉到生意了,边挂挡边问两人去向,叶曦板着脸指向街边,让司机先把车停过去。

叶曦一脸严肃、口气不容置疑,司机好像查察到什么,把车停到街边后,哭丧着脸说:“二位不会是“钓鱼”的吧?求你们放过我吧,一家老小都靠我开黑车养活,真的罚不起啊!”

见司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儿,叶曦也不愿再吓唬他,掏出警官证表明身份。司机立刻长出一口气,提着的心轻松下来,嘴里油腔滑调的嘟念着,“我就说吗,官老爷们晚上活动那么丰富,怎么会屈驾出来‘钓鱼’呢?”

“你什么意思?人家交通稽查有你想的那么花吗?”叶曦笑着说,“好了别废话了,问你点事儿?”

“您说,您尽管说,我知道的一定如实交待。”

“开几年黑车了?生意怎么样?”

“两年了,生意还不错,您也知道这条街是咱们这儿夜生活最繁华的地段,打车的人特别多,出租车根本不够用。而且在周围上夜班的人、还有小姐什么的,比较喜欢打我们这种黑车,几个人拼一个车,每人几块钱而已,若是出租车,那就得各付各的。”

“这条街大概有多少黑出租?”

“那可没准,咱这黑车没有统一管理,都是各干各的,真说不上来。”

“通常都在哪儿等客?”

“上半夜基本就是街边或者岔道口什么的?不太敢到酒吧、KTV门前等客,怕人家出租车司机举报。下半夜主要在一些酒店员工下班通道附近,有很多夜班服务员拼车回家。”

“元旦前夜你在这附近吗?”

“在。可是基本没停过,那天晚上生意特别火爆,越晚越打不到车,基本前面的客人刚下车,后面的便接上了,要多少钱都走,就这样还拉下好几波客人呢。”

“那晚有没有比较脸生的司机在这附近等客?”

“没太在意,光顾拉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