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犯罪心理学档案系列之四十一

2016-04-23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你......你糊涂啊......。这么重要的案子,你怎么能溜号?你......”韩冷手指着康小北,使劲白了他几眼,真想狠狠大骂他几句。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毕竟小北还很年轻,身处在热恋中有些忘乎所以,再加上盯了一个多月,目标没什么动静,他心存些侥幸也还算可以理解。

站在康小北的角度想了想,韩冷的气性就没那么大了,忍了忍,语气缓和些说:“好了,事情已然这样,就别自责了,先把眼前的事情干利索了,回头再想想怎么补救吧?上次我派你到酒吧后身出租房那块儿打探冯文浩的消息,你做了吗?”

“打探了,不过没人见到冯文浩在那儿出没过?”

“这就怪了。”韩冷边琢磨边小声嘀咕着,“他那天晚上,明知道有警察在跟踪他,还偏要去酒吧,接着又从酒吧后门消失,他究竟要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戏弄警察?”

“说不定他就是这个目的。”康小北附和着说。

“你还有脸说,第一天监视就惊动了目标,那接下来的监视还有什么意义”

“后边我很小心的,经常换不同的车子蹲坑,他应该不知道我一直在监视他。”

康小北替自己辩解着,然后怯生生的说,“印哥,我脱岗的事儿,能不能别告诉叶队,我怕她知道了,把我踢出案子。”

韩印白了他一眼,扔下一句:“你最好求神仙保佑冯文浩和案子没牵连,否则谁也保不了你!”

韩冷说这话,就是不想让康小北心里太好过,就是要让他把心悬着,目的当然是要他长点记性,记住教训。

午后,死者身份终于有线索了。

死者确是一家夜总会的坐台小姐。据一位与她来往密切的“姐妹”说:死者在4月28日晚11点多离开夜总会,当时她接了一个“出台”的活,客人是一个熟客。不过没过多长时间,死者给姐妹打来电话,说客人临时有事,把她一个人搁路边了,还说她就不回夜总会了,直接打车回家睡觉,之后便再未出现过。

由于带死者出台的客人是夜总会熟客,所以康小北和韩印没费多大力气便找到他。“客人”是一家公司的销售主管,他承认当晚曾带死者出台,不过临时接到客户电话有要事商谈,便让死者在新界口广场转盘附近下了车。

“熟客”与“姐妹”的话可以证实:死者失踪的时间应该在4月28日晚11点左右;失踪地点与王莉相似,都在新界口广场转盘附近。

由此也证实了韩印先前的分析:凶手第二次作案,果然遵循了第一次作案的方式,通过在广场监控摄像盲点区域,冒充黑出租车,诱使死者主动上车,从而将死者掳走。这就是行为证据分析中通常所说的犯罪惯技。有此一点,也可以作为并案的一个考量。

韩印和康小北赶到死者租住的出租屋,找到房东打开门。在里面搜索一阵子,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只找到死者的身份证。死者叫田梅,29岁,外省人。通过手机号码查阅电话记录,死者失踪当晚最后一个电话,就是与夜总会姐妹的通话,手机目前处于关机状态。

接着,是监控录像的消息。

在交警指挥中心的监控录像中,未发现可疑车辆和凶犯踪影;围绕广场以及南街附近的民用、商用监控录像资料正在仔细审阅中,目前还未发现可疑之处。而调阅监控的重点当然是广场中的监控设备,从中也确有发现。但这个发现并未让凶手现形,只是基本确认了抛尸时间。广场中共有两处监控设备,分别在凌晨3点05分以及3点07分,摄像头突然被泼满黑色油漆,显然是凶手所为,这意味着凶手是在凌晨3点左右进行抛尸的。

而在接近下班时间,尸体的检验结果也出来了。可以确认死者和上一起案子被害人王莉一样都是被黑色垃圾袋闷死的。

顾菲菲告诉韩印,这死亡时间,她由于分尸原因造成了很多指标被破坏,所以比较难以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