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犯罪心理学档案系列之一百零五

2016-06-28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刘队他当然明白自己眼下身处的境地有多么微妙,虽然韩印已经给出了相对具体的排查,但是因为牵涉职工众多的供电局已基本市规模最庞大的整个冶矿公司系统,实际执行起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出效果,那可非一般警力所能完成的,如果真的大规模的调动了警力,却最终仍然没有找出凶手,最后怎么向上面领导交待?更为敏感的是,认同韩印的分析,那就等于是全盘否定前面许多老领导和专家的意见,也就等于把这么多年办案不利的责任落到那些人身上。别说他们,恐怕连自己属下的普通办案刑警在情感上一时也很难转过弯来,那自己岂不成了众矢之的,不过他个人的利益倒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这期间凶手不再露面怎么办?如果他又像十几年前那样突然消失了,那所有的努力不是又付诸东流了吗?

思前想后,刘队是举棋不定,似乎很难抉择,他皱着眉头,环顾左右,然后扭头冲着坐在左手边的办案组副组长,求援着试着问道:“你觉得韩老师的分析怎么样?”

“我持保留意见。”副组长看似早对韩印不满,不加思索的答道。

“那顾组长,您是什么意见?”刘队又转向另一边,冲顾菲菲问道。

“从办案的角度,韩老师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代表他个人,代表的是整个支援小组的意见,向来雷厉风行的顾菲菲非常受不了刘队的优柔寡断,于是面现不快,冷冷的说道。问了等于没问,还碰了软硬两个钉子,刘队尴尬的露出一丝苦笑,旋即低头陷入沉思,须臾,再抬头,只见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官证扔到身前的桌上,接着又解下腰间的配枪,压到了警官证上,以一种孤注一掷的气势冲韩印逼问道:“你真的能够确定你的分析?”

“当然,我确定!”韩印坦然答道。

“好吧,反正也输了这么多年了,再输一次又何妨?”刘队先是叹口气,转瞬又豪气满怀的道,“我就用这把枪和我身上这身‘皮’跟你赌一次!”

韩印很清楚,刘队做出如此姿态,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做给他那些下属看的,如此一来,即使有人心怀不忿,也不敢惘然造次,刘队都豁出去了,下面的人怎么敢和他唱反调?既然这样,韩印也不能露出丝毫的怯意,便也铿锵有力坚定的应道:“不,我不喜欢赌博,赌博总会有输有赢,我要的是一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