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犯罪心理学档案系列之一百零七

2016-06-30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韩印偶然之间接触到以上信息深究下去,再次走访了嫌疑人的老邻居,这些人反映说曾经在聊天当中,从嫌疑人父亲的口中得知,嫌疑人由于一向喜欢男孩,又因为民族身份属于少数民族,符合二胎生育政策,所以妻子在人过中年之后又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但因为是高龄产妇,产后身体虚弱难调,再加上当时正处在叛逆期的女儿,经常逃学,难以管教。所以操劳成疾,染上重病,不治而亡。时年,女儿18岁,儿子不到2周岁,由此佐证的侧写中指出的有关凶手的作案根源以及他女儿的相关推测,嫌疑人的背景信息如此吻合,接下来似乎就很简单了。因为他已经去世了,无法直接采集有效的DNA检材,用他女儿的DNA与早前在案发现场获取的DNA做比对或者用他子女提供带有其指纹的遗物做比对,便可以完全确认他的凶手身份了。

事实上,案件的走向远没有韩印想象的那般顺利。

通过回迁登记处登记的信息,刘队联系到嫌疑人单熊业的儿子单华明和女儿单盈春,并将他们请到队里来,可是姐弟二人还没等刘队把话说完,就异口同声断然回绝了警方的协助请求。尤其是已步入中年的姐姐,反应更为坚决和激烈,她甚至丝毫不理会刘队晓之以理的劝解,硬是拉着弟弟强行离开了刑警队。不过咱设身处地的想想,倒也能理解姐弟俩的反应,过了这么多年,谁还愿意去证实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就是这座城市最暴力的色情杀人狂呢?

既然子女的思想工作暂时做不通,又鉴于单熊业在本地已经没有任何亲戚,那就只能试着从他本人身上想办法。通过多方打探,刘队了解到单熊业患癌之后入住在冶矿市第二人民医院,便和韩印第一时间赶去医院,寄希望医院能够保留当时治疗化验的标本。

在冶矿市第二人民医院,他们顺利找到了单熊业的病例,从上面记载的血型来看,与凶手是匹配的,这极大增强了韩印的信心,可是医院方面表示单熊业当时住院检查的标本早已被处理掉了,无法进一步提取DNA检材。两个人还不死心,要求见一下单熊业的主治医师,想问一下他有无保留单熊业曾经接触过的物品,但是见面之后,也是徒劳一场而已,不过让刘队意外的是,他与这个主治医师竟然打过交道。他叫赵亮,是整个系列案件首个被害人赵琳的弟弟。

医院一行,虽没有达成预期目的,但是也并非是毫无收获,赵亮的意外现身,似乎真的就如他的名字一般,为案件照亮了新的方向——赵亮是受害人的弟弟,又是重点嫌疑人的主治医师,与侵害和受害两方都有接触和交集,所以刘队提出一个假设,“如果单熊业真的是前八起案件的凶手,那赵亮会不会是后三起案件的凶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