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平邑矿难

2016-12-09 23:30-23:59 责编:王仁宏

00:00 00:00

虽然有了食物,但是获救却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由于地质情况过于复杂,救生孔的施工极为艰难。等待的救援的日子里,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华明喜觉得异常煎熬。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心里空空荡荡的,它底下静,就害怕。静得很瘆得慌,就害怕。我们还在底下寻思过年了呢,我们算计是过年了。算错了。说的时间长了都没话说了。吃完饭就在那儿躺着。也没地方去,4个人都在一块。”

救援远远没有他们盼望的那样顺利,而井下的环境却在一天天恶化,几天后,受到地质变化影响,投食孔突然无法正常输送食物,救援人员不得不又耗费三天时间打了另一个投食孔。紧接着,更为致命的困难出现,已经顺利推进到170米的大口径救生孔突然遭遇严重塌方,被迫暂停。此时,他们已经被困二十多天,尽管地面救援人员每隔几小时就与他们通一次话,但绝望的情绪还是渐渐弥漫在狭窄的巷道里。

他说,自己也哭过,想到家里,有母亲,还有老婆孩子,都小,万一砸死那该怎么办呢?有时候甚至觉得绝望,毕竟也是二百多米深的地方,谁又能保证绝对安全的救援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渴望与绝望交替的焦灼里,华明喜和工友们承受着痛苦的煎熬,而地面传送的救援进展则支撑着他们继续等待。终于,他们听到钻机声音越来越近,就像到了隔壁。原来,由于矿井绘图不够准确,钻孔打到距巷道不到一米的地方,这段距离,需要靠他们四人用地面送下来的工具自己打通。整整一天多的时间,四个人一刻也没有放下手中的凿子。

“我说这是为了咱四个人生命,不管累不累的咱得干,打透了咱得上去,这是咱的生命通道。挖了一天多点就挖透了,挖透了俺心里就高兴了,这回可能上去了,心里踏实了就觉着。”

第三十六天,华明喜和工友终于见到了盼望已久的救生吊索,用最原始的抓阄方式,他们排好了先后顺序。

“都害怕,我说那咱抓个阄,一二三四,我拾了个四,我说你上就是,我给帮了帮忙,让他们几个人先上去,到末了就我自己没人给我帮忙,万一我自己别住,没人了就我自己了,那我怎么弄啊,我看了看,找找窍门,我自己上去了。”

前三个人先后出井,华明喜一个人在井下等待,仿佛度过了生命中最最漫长的一段时间。

华明喜说:“当然也害怕,于总给我打着电话,说着话,那是特地给我打的电话,怕我害怕什么的,给我打着电话说着话。”

1月29日22点49分,在215米深的井下生存了36天之后,华明喜终于再次见到了他曾经日日走过的土地,在重见光明的一瞬间,他忘记了医生的嘱咐,睁开了双眼。

“我想看看救我的这些人,我衷心谢谢他们。

36天后,平邑矿难4名被困矿工获救,创造中国矿难史上从人员被困到获救时间最长纪录。2名专家受访介绍救援过程。他们称,救援组掘地216米发现有人招手;被困矿工熬不住,曾留遗言;救援曾遇到岩层垮塌漏水等困难。

2015年12月25日,山东平邑发生石膏矿垮塌事故。和以往传递给公众的一串冰冷的遇难者数字不同,矿难的36天之后,4名被困矿工获救。加上先期被救出的7名矿工,“井下救援+井上钻孔”的营救方案,挽救了11人的生命。

36天,创造了中国矿难史上从人员被困到成功获救时间最长的纪录。首例大口径钻孔救援成功,也为我国矿难救援提供了可鉴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