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3.28山西王家岭矿难救援纪实(3)

2017-01-07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河津。宾馆三楼会议室里,“3·28透水事故新闻发布会”又在召开,记者们的提问越来越尖锐:“井下到底有多少人被困?我们掌握的情况不是153人。”“明知已经出现漏水,为什么还要让工人下井?”“我们在现场看到了,排水速度不像你说的那样快。”“请向记者发纸质资料,我们要核实。”

记者的提问—个接一个,言辞非常激烈,气氛异常紧张。几十支“长枪短炮”对准发言人,—定要刨根问底。

后来,在河津市宾馆的大厅内张贴出一张告示,让有疑问的记者书面提出,然后转交发言人。记者们看了以后,有的点头,有的摇头,但总算有了交待。

井下。寒气袭人。没有了棉衣的矿工,又倒下—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断呻吟,全身抽搐起来。即将夺取他们生命的,不是水,而是寒冷。几个矿工轮流把他抱在怀里,用自己身上已经不多的热量温暖他冰凉的躯体。但是,他们也倒下了。

这里,哪怕是一丝棉絮,一块条布,也比黄金珍贵。没有棉衣的矿工睁开没有多少光亮的眼睛,用微弱的声音说:“兄弟,谢谢你们这些天照顾了我,但我是没救了,我不知道今天是几号,你们知道后把这个日子告诉我的父母和我的妻子,算是我的忌日。求求你,弟兄们,你们把我埋了。”

弟兄们的心快要碎了,又一个工友要走了,令他们痛心的是,这位工友不是“走”在水里,而是“走”在地上。他逃离了可怕的水,却仍然没有留在这救命的地上。但是,他这一句“把我埋了”提醒了工友们,他们用手挖了几个小坑,把没有棉衣的矿工慢慢放在坑里,然后用煤把他们的身体轻轻盖住,只剩头部。矿工身上,还有维持生命的能量,血管里还有血在流淌。煤,在这里成了一床被子,把矿工身上产生的那一点热量给保住了。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的努力!这句话用在这里,名副其实。

井下,又有几台水泵出水,排水速度明显加快,水位下降了42厘米。一个水平洞打通后,开始向出煤的主通道泄水,水位下降了将近1米。

河津。被困矿工家属从四面八方向河津市区聚集,153名被困人员并不是153名家属,而是上千名。他们有的晕倒在还没有到站的车内,有的差点撞着正在行驶的骑车。白发苍苍的老人呼唤着儿子的名字,衣衫不整的妇女哭天唤地。不明事理的儿童瞪着不解的眼睛,擦拭着眼泪的家属不知道该安慰老人还是该照顾孩子。

当—个50多岁的干部提着水果走进家属们住的宾馆时,精神几近崩溃的家属将水果一下子抛在地上,抓住干部的衣领哭叫起来:“你还我丈夫,我要我的男人!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我的亲人……”话投说完,已经瘫倒在地。

这位干部完全理解这些家属此时此刻的心情,面对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这位妇女,他连忙弯腰把她扶起来,叫了声:“大嫂……”眼泪便夺眶而出!

这一声“大嫂”,是干部对群众的理解,是政府对人民的道歉,是河津人民对被困家属的慰问!

刚才还哭闹的女家属“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叔,好人,借你的口气,我丈夫会平安的,他会回来的,他会活着回来的!”

劝解,疏导,心灵的碰撞,共同的期待,使这间小屋子顿时温暖起来,女家属接过干部递来的水果,咽下了两天来的第一口食物。

“大叔”临走时,“大嫂”要了他的电话:“大叔,你的话很吉利,我还想听你的,你有好消息后,一定告诉我。”后来,“大叔”和“大嫂”不断联系,相互祝福和鼓励,还出现了一个催人泪下、令人难以忘怀的感人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