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上海“4•15空难”纪实二

2017-03-27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4•15”事故联合调查组要求大韩航空公司提供3名遇难机组人员的血型和身体特征,以便确认机上人员身份。韩航提供的血型,经过了韩国公证机关公证,然后由韩国驻上海领馆领事交给事故调查组公安工作人员,3人的血型分别是“A、B、O”。然而,事故调查组公安工作人员根据事故现场提取的3名机组人员尸片验证后,却发现3人的血型是“B、B、O”。于是韩航人员立即产生了新的疑问:“是否飞机上还有第四人?”“是否有人劫机?”问题一下子变得复杂化了。

从各方面分析,所谓“A”型血正是韩航失事机组副驾驶员的血型,而公安工作人员检验这位副驾驶员的血型结果为“B”型血。到底飞机上有没有具有“A”型血的人呢?面对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调查组中国公安人员以高度严谨的科学态度,对遇难机组人员的血型重新验证,还运用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技术进行血型检验,全部操作由中国公安部化验师主持。

DNA是一种遗传基因,也可以说是人体生命活动的一种物质,运用DNA只要获取人体任何部位,大到人体器官,小到一根头发,就可以验证本人身份。在此检验后,调查组的结论仍为“B、B、O”。资深的中国公安部检验专家以十分肯定的语气说:“绝对不会错,我们的检验手段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为了让他们进一步得到客观、公正的结论,调查组提出必要时可去韩国检验那位所谓“A”型血遇难机组人员直系亲属的血型,以确定是否有误。同时,请韩国驻沪领事馆设法与这位“A”型血机组人员的家属联系核对。结果,韩国领事馆人员找到了到上海祭奠亲人后已返回汉城的失事机组副驾驶的妻子,一问才知道,她的丈夫的血型不是“A”型而是“B”型,因为她的丈夫长期凭个人印象报告大韩航空公司自己的血型是“A”型,而大韩航空公司也是藉此记录向事故调查组提供血型的,其实死者的生前医疗记录一直是“B”型。这就是说,中国公安专家们检验的“B、B、O”三种血型完全没有错。真相终于大白!

为此,大韩航空公司向事故联合调查组诚恳道歉,韩国驻上海领事也专程到莘庄向事故调查组中国官员致歉。这样,飞机上有“第四者”的嫌疑被彻底排除,“有人劫机”的猜测不攻自破。

到底飞机是不是“空中爆炸”?这需要公安爆破专家实地考证。

“4•15”事故发生后几天内,事故联合调查组中韩美三国调查官员共同勘察了现场散落的飞机残骸、机内装载物品和现场建筑物受损情况,认为均符合巨大冲击力中心现场向东南方向作用所形成;中国的公安专家们大显身手,在事故现场先后提取了13个样品,经气相色谱、液相色谱及化学方法作了认真的检验分析,结果未检出任何炸药残留物成分;他们还对多处飞机残骸上提取的附着物作检验分析,也未发现有炸药的痕迹。这就是说,除了飞机坠地后自身发生爆炸外,没有证据表明飞机上另有爆炸物引爆。

那么,这架货机在虹桥机场装货的各个环节有没有可疑因素呢?大韩航空公司起初十分怀疑。为了弄清这个问题,事故联合调查组和上海市公安局责成虹桥机场公安分局迅速组成外线勘察组和内线调查组,深入事故现场及周边地区进行勘测、录像及摄影。按照“货物定位、人员定位”的工作要求,对1999年4月15日大韩航空公司KE6316航班的承运货物、操作人员、飞机监护及监管交接等情况进行了先期调查,先后调取了上百份海关报关单、运单、平衡装机单、货邮仓单、货运交接单、出入库及过磅记录等资料。并对该机货运的代理公司、配载、安检地面服务、飞机监护部门及航空公司等24家单位共73名操作人员进行了调查询问,重点查实了装机货物各个环节安全措施落实情况,为事故调查作了大量前期准备工作,提供了富有价值的情况和数据资料。

尽管事故调查组调动了现代化的公安侦察手段和检验手段证实“4•15”韩航坠机事故并非由“空中爆炸”、“人为破坏”引起,韩航人员仍然疑虑重重。调查组组长叶毅干指示中方工作组长要认真解答韩国人、美国人提出的所有问题,让他们充分消除疑虑。仅韩国驻上海总领事和韩方官员就先后6次约见公安工作小组组长、民航华东管理局公安局副局长,提出了40多个问题,公安小组公安人员均据实一一回答。当美方和韩方调查官员心悦诚服地在“公安工作调查报告”上签字后,中方公安人员也一一签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