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高层建筑发生火灾时该如何逃生

2017-05-07 11:00-12:00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进入今天的第一调查,只要打打针,不用开刀就立刻能够拥有高鼻梁,双眼皮,最近这几年好像这种微整形的广告是遍布大街小巷,感觉爱美的人越来越多了,然而不正规的这些整形的作坊给爱美人士带来的不是满意的面容,更多的却是痛苦和烦恼。

记者:今年年初来自福州的黄先生看到微信朋友圈里有隆鼻的微整形广告,术后照片效果非常好,于是今年1月19号黄先生联系了朋友的工作室,对鼻部进行了玻尿酸注射,然而当晚就出现了异常。

鼻子这个部位特别疼,从外观看就是说有点肿起来了,然后我这边就感觉不对劲。

记者:第二天一早,仍旧剧痛难忍,黄先生只好又来到那家微整形工作室。

又去找他,然后他就给我又打了一个针,好像是什么溶解酶,大概是说这样子症状会缓和一点嘛。

记者:这一针下去非但没有消肿,黄先生开始浑身发热,四肢无力,鼻尖不断有黄色液体流出,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家人见状赶紧把黄先生送到正规医院进行抢救,所幸送诊及时,才保住了鼻子。

像他那个应该是一个缺血表现,已经出现了感染了,如果没有进一步有效的处理,那可能破溃会加重,甚至有些厉害的可能整个鼻尖都已经感染破溃掉了。

记者: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目前在福州,这样的微整形工作室并不少,一些美容店,美甲店,也都在承接包括双眼皮,玻尿酸注射,美白针,抽脂等在内的微整形业务,记者找到了位于福州台江区一幢写字楼内的这家微整形店,据了解这家店平时不开门,需要提前预约。记者以垫下巴为由,通过店门口张贴的电话联系到了店主。就在记者刚进门不到五分钟,一位女士前来做双眼皮埋线,记者也秘拍下来微整形的全过程。这家美容店的手术室不足十平米,与外界仅隔了一条拉帘,在手术室内,能看到一些没包装的针筒,饭盒,矿泉水,零食等杂物,手术服也被零乱的悬挂在墙边,无需更换服装,就被安排躺在一张美容床上进行手术,这家店的店主自称是美容师,别说无菌操作了,她连手都没洗,就穿着便服为女顾客打了麻药,操作到一半,店主才突然意识到消毒问题,中途起身拿了一件挂在墙上的手术服,就在美容床旁边换上,但是一旁的男助手此时仍旧没有戴无菌手套,就继续进行操作。

为了吸引客源,就在手术期间店主还允许其他顾客穿着便服在手术室内围观拍照,直到她出现了一个小失误,拉扯了一下缝线,顾客的眼皮立马出现血点,这才将围观的顾客清出去。聊天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这家店铺并没有卫生许可证和医疗机构职业许可等证照,这位自称美容师的店主也并没有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然而就是这样的微整形店,不仅能做手术,还声称自己是培训机构,可以提供实习机会和现场指导。

主持人:这店主还说了,你看除了做手术,当然是像刚才那种方式的所谓的手术,还可以开培训机构,为学员提供实习机会和现场指导,这店主还向记者透露,说在福州当地的市场上,有不少作为的微整形医师,美容师都是出自同一家培训机构,号称是福州注射美容行业第一品牌,那么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培训机构?又是什么样的人在进行培训呢?

记者:这家号称是福州注射美容行业第一品牌的培训机构,位于福州市鼓楼区,对方表示,现在微整形市场行情很火爆,只要交钱,第二天就可以参加培训,培训费用是7800元,五天后就可以毕业,当记者表示自己没有一点医学知识,担心拿不到毕业证书时,工作人员表示这不成问题。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基础,就是在微整这方面。

没有关系。

一点也没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的。

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证书什么的?

毕业证书嘛。

是哪里颁发的?

就是我们学校的嘛,这个没有全国的。

做这一行的都知道,微整没有正规的。

记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培训的地点在某医科大学的专用手术室,来授课的老师是在福建医科大学任教的老师。然而在记者缴纳了培训费后,第二天却被告知培训地点被临时更换了,改在福州市台江区一个小区的居民楼内授课,负责培训的老师也并不是来自福建医科大学。

当天跟记者一起参加培训学员有十多人,都没有医学教育背景,在接受两天的理论学习后,第二天晚上就直接进入到真人实操环节,培训老师首先让一位女学员当模特,躺在手术台上,课程内容是打瘦腿针,记者计算了一下,不到一个小时这位学员就被进针超过40次。

我现在这个是四个单位,看到没有?然后这个只给两个单位,不要动,两个单位,OK,结束。

记者:在接下来的培训里,这样的真人实验不断上演,难度也不断升级,很快老师又让一个男学员躺下做模特,开始教授新的内容。

即使男学员的鼻尖部位已经开始大量流血,培训老师也没有停下示范,而是拿起一块纱布在鼻尖重复擦试,示范完以后,这名老师还让其中一名女学员继续在这名男学员的鼻部进行进针练习,即使打了麻药,这名男学员还是忍不住在叫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