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应急英雄榜——防洪抗汛中的感人故事

2017-08-06 11:00-12:00 责编:王吉华

00:00 00:00

 

修奇:其实在过去几周时间当中,我们讲述解放军的救灾故事已经太多太多,我们已经感动了许多次,但是像今天这样把他们集纳在一起讲述还是第一次,所以报答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灾难来临的时候保护好自己,让他们能够少辛劳一点。

修奇:欢迎继续回到国家应急广播高速加油站,周末特别版块—应急英雄榜,我是修奇。刚才咱们说到的是在暴雨洪涝当中为大家顶天立地的解放军战士,而接下来我们要到炎热的地方去看一看。盛夏时节骄阳似火,酷热难耐,在这样的高温之下,众多行业的劳动者特别是很多没有办法休息的保护大家安全的行业,必须要在烈日下挥汗如雨,坚守工作岗位,为城市的安全发展,为市民的便利、舒适的生活忙碌奉献。

正午时分,蝉鸣伴着气温攀升越发嘶叫,锃亮的轨道在阳光的直射下自沿扭转,在高峰归来的地铁依次驶入上海轨道交通梅陇基地检修,连同带过的一阵热气扑面而来。上海地铁维护保障有限公司车辆分公司的检修员郑磊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全副武装守在轨道两旁等候。

群众:长袖、电工鞋都穿好,什么都带好。

虽然检修库有顶棚遮阳,但为了方便列车进出,直接连通室外,并不封闭。再加上高速运转归来的列车,并排停放在这,整个车间形同一个大蒸笼,记者头戴安全帽不出两分钟,帽盔里的海棉已经全部湿透,而一旁的郑磊早就蒸的一脸沸红。

郑磊:基本上像外面40度的话,我们屋里面最起码要高个10度左右,然后我们再上车顶的话,基本上要60几度。

上车顶是为了要检修空调设备,检修师傅们常互相开玩笑,走,上车顶蒸个桑拿去。套上荧光黄的背带,再系上安全绳索,检修员陆冰动作麻利的已经在车顶飞檐走壁了起来。

陆冰:检查机械故障或者下水堵不堵,还有压缩机有没有泄露什么的,这上面温度本来就很高,在这上面基本修一个故障全部衣服都湿光了。

当空调盖子被掀起来的瞬间,记者手中的实时温度计显示65.6度,刚想掏出手机抓拍下来,不料手机也热到自动关机了。郑磊告诉记者,他们并没有时间等待设备冷却,因为晚高峰还等着一号线投入使用,抢修分秒必争。

检修员:基本上我们做临时故障修的话,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左右,我们要赶出来,因为一号线用车也比较紧张。

修一辆走一辆,又来一辆。这是轨交检修员周而复始的夏天日常。

检修员:最老的一部车是92年进来的,25年,老车的故障隐患比较多,另外一个故障率比较高。所以说对我们检修员来说压力比较大。

如果把上海轨交检修员形容为蒸桑拿,那么交警就是名副其实的炙烤。上午十点,在安徽宣城鳌风路与状元路交叉口,滚滚车流掀起层层热浪,此时室外温度已经达到了39摄氏度。宣城市交警二大队二中队民警顾东进,照例站在路中央的车流中指挥交通,抬手、挥臂、转身,他一天要重复上千次。每次执行结束,都是大汗淋漓,顾东进说,最近衣服就从没有干过,最热的时候帽子都甩的出水来,就连衣服也是过一段时间就脱一层皮。

交警:没有,我们这个反光背心本来是黄色的,时间长了之后掉色,后来发了绿色的,现在也晒成白的颜色的了。

顾东进执行的这个路段车多人多,平均每十秒钟就会有三四十辆车通过,电动车和行人不停穿梭,因此顾东进在路口执勤几乎没有片刻的停歇。烈日下混合着汽车尾气的热浪从四面八方涌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交警:我们往路上一站,就能感受到一种窒息的感觉,气闷、胸闷。但是还要坚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