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汶川大地震英雄教师05

2018-06-24 23:30-23:59 责编:张泽昕

00:00 00:00

2008年5月12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突然降临,巨大而恐怖的地啸掩埋了琅琅的书声,剧烈的崩塌吞噬了平静的校园,但在其中,很多英雄的教师站了出来,用他们的肩膀筑起了一道爱的桥梁。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汶川大地震英雄教师。

袁文婷,一个普普通通女孩的名字,一个被网友们称为“美丽公主”的女教师,汶川大地震发生时,袁文婷所在的什邡师古镇民主中心小学的校舍遭到严重破坏,楼房瞬间坍塌。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孩子们的伤亡,她一次又一次冲进教室,用柔弱的双手抱出了一个又一个孩子。当她最后一次冲进去后,教学楼轰然倒塌,她的青春永远定格在26岁。

为了悼念这位美丽漂亮的女教师,亲人、同学、同事以及网友们计划在过了这段日子后,再为她举办一场“追忆公主教师”的悼念会,同时也期待有人能为爱唱歌的她写一首动听的歌曲。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在什邡师古镇民主小学一年级一班的教室中,26岁的班主任袁文婷正在给学生们检查作业。突然间,地动山摇,整个教室陷入一片恐慌,惊吓过度的孩子们坐在课椅上茫然不知所措。

“地震了,赶快跑!”袁文婷朝着孩子们一声大喊,此刻,站在讲台上的她离教室门只有2.4米,跑出教室门就是操场,就意味着生存。但是,她并没有选择自己脱险。她一面疏散学生,一面抱起反应较慢的学生往门外跑,一个、两个、三个……剧烈的摇晃一直持续,教学楼随时有可能崩塌,但她却不顾一切,一次又一次地冲回教室,一次又一次地穿梭于生死之间。终于,在她奋力将两个学生推出教室,再次返回时,教学楼塌了,通往外界的大门关闭了,而她则被深深地埋在了水泥板下……

“袁老师还被埋在里面,她没有死。”吴佳辉是袁文婷最后推出的两个孩子中的一个,在被推出教室门的一刹那,他也被饮水机砸中,但并无大碍。一听到袁老师的名字,他的眼泪便哗哗地流了下来,在他的脑海里,一直都回放着地震发生那一刻,袁老师抱着他奋力往门外跑的情景。袁老师留给他的最后印象,是那双执著穿梭于生死之门的双脚。

2008年5月21日下午,灾难之后的第9天,当记者推开袁文婷老师的办公室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办公桌上的一个漂亮玻璃花瓶,尽管灾难的那一刻地动山摇,花瓶却没有摔碎,虽然那東漂亮的栀子花已凋谢,而花枝上的绿意却依旧盎然。

“和很多女孩子一样,她也很爱美、爱时尚、爱旅游,也喜欢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文婷的丈夫小荣说,他和文婷通过朋友介绍相识,通过唱歌相爱,“她唱的每首歌都非常好听,而且也很有明星风范。”灾难前的几个月,下班之后的文婷除了备课和修改作业,就是看电视剧《奋斗》,而这部描写20世纪80后年轻人奋斗故事的电视剧中的插曲《左边》,也被文婷很快从电视上学了下来:“不曾发觉,你总是用右手牵着我,但是心却跳动在左边,你和我之间的遥远……”

在什邡城东,有几幢因为地震而暂停修建的大楼,其中有一间90平方米的小屋,属于文婷和小荣。早在两年前,小荣和文婷就办理了结婚证。“她总是说,希望有我们自己的房子,布置得漂亮又时尚,然后再举办婚礼!”小荣说,如果没有这场灾难,再过几个月,他和文婷就将举行一场浪漫的婚礼,然后在这间已经建好的新房内开始他们的小日子,从此牵手一生。

梅艳是民主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也是袁文婷的好朋友。事发前,她正在给学校的学生排练节目,以准备“六一”儿童节的演出,排练刚刚结束,孩子刚刚解散,地震便来临了。她仓皇着跑出教室,跑到操场上,她发现,袁文婷所在的教学楼塌了,而袁文婷还没有跑出来。

尽管心急如焚,但由于余震强烈,没有人敢靠近倒塌的教学楼。“当时简直是一片慌乱。”梅艳说,学校组织老师一面维持秩序,一面救援埋得较浅的学生,一面向镇政府求救。晚上10点过,搜救人员终于在教室讲台位置的一块厚重的水泥板下发现了袁老师的身影,当救援人员艰难地抬走这块水泥板时,眼前的一幕让大家潸然泪下:袁老师身体前倾,张开双臂,柔弱的身躯下还藏着几名她的学生!被营救出来后,袁老师因为伤重最终不治身亡。民主小学的校长夏绍明说,袁老师的面部完好,身体没有任何伤痕,唯一的伤痕在后脑勺。“从袁老师最后的姿势看出,她是在张开双手,护住身下的学生!”虽然,袁老师拼命护住的几名孩子还是因为伤重去世了,但袁老师最后一刻所保持的姿势,却定格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

一个美丽的年轻女教师为了救学生到了永恒的天堂!袁文婷的事迹经过媒体报道后,网友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悼念这位漂亮的女教师,也献给了她一个动人的称呼——“公主教师”。

四川成都崇州市怀远镇中学,有一位英语老师,他叫吴忠洪。面对突袭而来的地震和即将倒塌的教学楼,他选择留下,去营救逃生掉队的学生,而他却被埋在废墟之下吴忠洪老师在汶川大地震中不顾个人生命安危勇救被困学生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第一节课是吴忠洪老师的英语课。和往常一样,对于教学一丝不苟的吴老师,早早来到位于四楼第一间教室的7年级5班。提前到岗、认真备课、批改作业,这个多年来不变的习惯,已被很多学生熟知。虽然吴老师一向有些严厉,但是孩子们还是很喜欢这个爱生如子的老师。

12日下午2时28分,距离下课时间还有几分钟,带领着大家复习完了旧单词的吴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又一个新单词。但就在此时,地板剧烈摇动起来,门窗发出“哐哐哐”的巨响,桌面上的文具被狠狠甩出去。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孩子们,面对突突然袭来的剧烈抖动,一下全傻了。“同学们,快跑!快点下楼。地震了!”吴老师撕裂着嗓子的吼声,将同学们从惊呆中拉回。

29个孩子立即起身夺路而逃,仓皇间,坐在最后两排的白艳霞、付瑶、林霞看见离教室门最近的吴老师牢牢地将摇晃得很厉害的门框扳住,引导同学疏散。林霞是最后几个跑出教室的学生之一。“快跑呀,林霞!”陷入巨大恐惧的林霞,被吴老师狠狠一掌推在肩上,将她从教室推向楼道。吴老师紧紧护在她和同学们的身后,直到跑到三楼。

就在这千钩一发的时刻,付瑶回头看见,将大家安全送出教室的吴老师,转身逆向人群朝四楼跑去。后来才知道,还有两名学生因恐惧仍滞留在教室里。一路呼叫狂奔,身后的墙面一路垮落,林霞、付瑶等人跑到二楼时,发现一楼的楼梯已崩塌没有出路,几名同学急中生智,从二楼教室外的平台上跳了下去。幸运的是,与死亡的赛跑,她们胜利了,仅仅是付瑶皮外轻伤,其他几位同学毫发无损。更为幸运的是,正在这个教学楼里上课的700余名师生安然无恙。然而,学生生命的守护神——吴老师,以及另外3名来不及跑出的孩子,被永远地留在了废墟中。

有人说,在巨大的危险面前,快跑是每个人的第一反应,这与贪生怕死无关,因为求生是人的本能。但是,吴老师的义举,却颠覆了一些人对本能的固有认识,因为在吴老师心中,在很多和他一样的教师心中,爱生如子,守护学生,才是本能。

“如果吴老师要跑,他可以第一个离开教室,他可以第一个离开最高的第四楼层,他可以第一个冲下楼,他可以第一个到达相对安全的操场。但他没有!”怀远镇中学的校长高列在地震后听着孩子们的哭诉,就知道吴老师可能已经出事了。因为和吴老师共事10年的他,实在太清楚吴忠洪的为人—每个学生都是他的孩子。“吴老师回去了,吴老师回去了!”7年级5班班主任何琦至今忘不了,逃出来的学生将她围住,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抢险战士从废墟中找到吴老师的遗体时,已是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早上7时。随后,吴老师转身上楼营救的两名孩子的遗体也相继从被掩埋的瓦砾中被找到。

在现场的人,热泪湿了眼眶。因为吴老师被挖出来时,身体僵硬,面部一条很深的伤口,让人看着心疼。虽然当时那一幕已经没有人能够讲述,但是抢救人员根据挖出遗体的位置以及先后顺序,可以肯定地判断出,吴老师已将两名孩子护送出了教室,并在身后守护他们。只是灾难无情,没有放过他们。

1998年,已执教18年的吴老师被调任到具有160多年历史的怀远镇中学任教,当时刚好是第10个年头。校长高列,和吴忠洪已共事10年,这期间太多的故事以及吴老师已经离开的事实,让这位几乎没有流过泪的七尺男儿数度哽咽。无法言语的高校长拿出笔纸,为记者画了一张地震当时的逃生示意图。

从图上可以看出,吴老师所在的教学楼是学校里唯一一栋被震垮的教学楼,一共四层楼,每层楼有四间教室。吴老师当时执教的班级位于最高的四楼,其余三间为多媒体教室、微机室,所幸的是地震期间并没有学生上课。

“7年级5班的教室和楼梯紧紧相邻,是离出口最近的一间教室,讲台刚好对着门,从讲台出门下楼到操场,是最短的一条逃生通道。”高列说,如果当时,吴老师抛下学生一个人逃生;如果当时,吴老师没有冲回楼上;如果……但残酷却感人的事实,不会再有如果……

“兢兢业业工作,实实在在做人”,这是高列对吴老师的评价,吴老师的搭档、7年级5班的班主任何琦则称:“他是孩子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去年9月起,何琦和吴忠洪开始第一次教学搭档,这也是最后一次。虽然时间短暂,两人却配合默契。

怀远镇中学虽然地处镇上新街,但仍然是一所地道的村校,大多来自农村的学生对于英语这门课,总是拒绝多过好奇。如何让更多学生喜欢英语课,掌握更多的英语知识,这让吴老师日夜思索。制作各种趣味十足的教案,教孩子们学唱英语歌,引导孩子们灵活地掌握单词……

在吴老师的悉心教导下,很多孩子对英语课充满了喜爱,并有了期待。

吴楠,吴老师的儿子,刚刚17岁。父亲的去世,让这个青涩的小伙子,一下成长许多。记者见到吴楠时,他正紧紧扶着还未从伤痛中走出的母亲。虽然两人间并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但他不断用眼神和手势,安慰、鼓励着妈妈宋代群。母子两人今后将相依为命,吴楠说,他会好好照顾妈妈,一定完成爸爸未竟的事业,明年考取大学,今后成为和爸爸一样的优秀教师。

5月12日12时30分,和往常一样,吴楠回到家和父母一起吃午饭。“你要按时起床。好好上课。”因为下午第一节课就是英语课,所以吃过午饭,吴老师起身准备到学校。没想到这一句对儿子的叮,成为诀别的话。

爸爸丢下自己和妈妈,怨他吗?“不怨!”表情哀伤的吴楠坚定地吐出两个字。“爸爸一直都是这样,很爱护学生。学生有什么困难,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也正因这样,他常常照顾不到我们。”看着伤心欲绝的吴楠,记者不忍心让他回忆当时的瞬间。但吴楠却主动告诉记者:“姐姐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妈妈。”

2008年5月21日上午,吴忠洪老师的悼念会在其生前就职的学校举行。上千名闻讯赶来的学校师生、市民和吴忠洪家属一起,送了吴老师最后程。悼念会设在怀远中学的升旗台前也正是吴老师罹难的废墟楼左前方。走进会场,两边花圈让记者湿了眼:“学生××”、“爱生××”………这些花圈,几乎全是吴忠洪生前教过的学生们送来的;在吴忠洪遗像下面摆放的几篮菊花上,写满了学生们的名字。

学生杨莹,曾是初一(5)班的英语科代表,也是吴忠洪罹难前从岌岌可危的楼房中推出的学生之一。21日,她作为学生代表在悼念会现场发言。“老师,您用生命换取我们的生命。您在给我们上的人生最后一堂课里,教会我们‘人’字的真正意义。”学生林霞一直默默站在队伍里。当日早上7时过,她就起床,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赶到学校。在送走吴老师的最后时刻,她眼眶含泪,说:“我现在最想对老师说一声——我们好想您。”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汶川大地震英雄教师5,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