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汶川大地震英雄教师07

2018-06-26 23:30-23:59 责编:张泽昕

00:00 00:00

2008年5月12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突然降临,巨大而恐怖的地啸掩埋了琅琅的书声,剧烈的崩塌吞噬了平静的校园,但在其中,很多英雄的教师站了出来,用他们的肩膀筑起了一道爱的桥梁。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汶川大地震英雄教师。

2008年5月12日,13:50—14:30是红岩镇小学下午第一节课。在幼儿园大班,来代课的34岁女教师周汝兰吩咐学生们在教室里睡觉或写字画画。14时28分,房屋开始强烈颤抖。“快往门外跑,快!”意识到地震来了的周汝兰惊慌得大吼。班上学生都是4-6岁的幼儿,吓得大哭起来,教室里一片混乱。“快跑啊!”周汝兰抓起两个学生就往小操场上跑,一些年龄稍微大点的学生也跟着她跑。

剧烈的震动,使灰尘变成浓烟笼罩着整个学校。周汝兰叫已经跑出来的10多个学生蹲在小操场上,就又跑进教室。她见孩子们在教室门口形成拥堵,赶紧理顺他们出门顺序,又一脚踹开后门,看见吓得直哭的小娃娃,左手提一个,右手抓一个,跑到小操场。

短短十几秒里,地震越来越厉害。街上的房子开始倒塌,教室屋顶的瓦片在周汝兰头上哗哗作响。她又冲进教室,看见三个学生居然还在睡觉。急红眼的她奋力摇醒睡觉的学生,又抓了两个学生朝外跑。

当大多数孩子已经成功转移到操场上时,整个红岩镇已是地动山摇!房屋坍塌声不绝于耳。“不好,教室里还有学生!”周汝兰隐隐看见教室里还有三个小孩子趴在课桌上哭泣,又迅速冲进教室。当她第三次冲出教室时,已经疲惫不堪。

最后,周汝兰双脚发软地站在操场清理人数。“52人?不是54个人吗?”周汝兰第四次冲进教室。此时教室里能见度相当低,周汝兰只得在教室大喊:“还有人吗?”“周老师快出来,今天有两个学生请假了!”直到该班班主任杨老师赶来,周汝兰才从教室里跑了出来。地震过去了,看着整整齐齐蹲在地上的孩子们,周汝兰的泪水不禁涌了出来。

52个孩子安然无恙!周汝兰事后对记者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一个孩子出事!”

周汝兰是小学4年级2班的班主任,当时是临时抽调到幼儿园上课,地震时,她没呆在自己班上孩子们的身边,心里很愧疚,幸好大家都平安无事。周汝兰告诉记者,在抢救幼儿园的小朋友时,她连女儿也顾不上多想。当晚7时多,周汝兰才见到女儿何玲宇。“妈妈回家张口就问学校有没有学生出事,后来才问我的安全。”何玲宇略显委屈,却懂事地表示,“但我不怨妈妈我支持妈妈抢救弟弟妹妹们!”

“灾难发生后,周汝兰老师一直在学校坚守岗位。我们学校接收了300多名灾民在学校操场搭建帐篷临时居住,周老师每天都到现场帮忙。”学校校长陈显斌介绍说。记者想让周汝兰老师谈谈她当时的感受。“没什么,比起抗灾一线的同志们,我差远了!我还要去看看另外几个孩子。”周汝兰微笑着离开了。

“写写我娃的老师吧,她太了不起了!”地震之后不久,时间是下午3点多,在都江堰一处灾民安置点,许女士见有记者过来,立即把儿子文登钰拉过来,“他们赵老师一下子救出30多个学生。”她摸摸儿子的头,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要不是赵老师,我们母子哪能见面啊!”

文登钰那时候刚刚12岁,是都江堰新建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十分机灵,虽然身上多处受伤,有的地方开始结痂,但震后余生的他显得已很镇定。回忆起2008年5月12日下午的那一刻,他依旧十分清晰。

文登钰的班级位于教学楼的四楼,地震时他们正在上下午第节课,上的是语文,老师是班主任赵霞。“赵老师没讲几分钟,我就感觉到桌子开始摇晃,我还以为是打雷,就没在意,继续听课。”小登钰说,“这时候,赵老师大喊:‘地震,快跑!快跑!’我立即拔腿冲出教室门,拼命地跑,下楼梯时,碎石开始哗哗地直往我头上落,四周全是灰尘,我就眯着眼一口气跑到楼下的操场上。在一棵大树底下,我停了下来,蹲到地上。我知道大树是在操场中央,应该安全了。”

没来得及喘口气,四层教学楼轰然坍塌一分为二。浓浓的烟雾中裹挟着一片哭喊声。文登钰这才发现自己身边有许多同学,大家开始相互招呼,看看还有谁没有出来。“赵老师也跑了出来,她把我们全部集中到一块空地上,正一个个点名时,突然一楼楼梯口有两个同学趴在地上大哭,赵老师立即转身冲了过去,抱一个拖一个,没走几步,一块房顶轰隆砸下。”

文登钰说,他是全班第二个跑出来的,能这么快跑到楼下,“是赵老师及时打开门,让我们跑,还有我坐在第四排,离门很近。”

全班总共43名学生,地震时跑出来多少,文登钰说不准确,“点数的时候就有30多个,好像只有坐在后排的几个学生没出来。”

新建小学位于都江堰的市中心,在这次地震中几乎被夷为平地,由于被掩埋的学生较多,温家宝总理曾冒雨亲临现场指挥抢救。记者找到学校时,还有一些解放军战士在清理现场,文登钰班级所在的教学楼只剩下摇摇欲坠的半截,书籍、作业本散落在废墟中。

地震后不久,在两公里外的一个灾民安置点,记者找到了赵霞老师,她正在帐篷里看书。赵老师身材娇小,戴一副眼镜,显得十分文弱。谈起地震时的那一刻,她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多亏教学楼的楼梯没有倒塌,否则逃不出那么多孩子。”

说到这里,赵霞抽泣起来,哽咽着说:“地震时,只要跑到楼梯上的同学最后都得以生还。”

具体带着孩子逃生的细节,赵霞不肯多说,“我真的没做什当时风很大,吹得教室门关上了,我只是打开了门,让孩子们快跑,快跑。”

让赵霞伤心和内疚的是,没能救出坐在教室最后排的几个孩子,“当时实在太乱了,孩子们挤成一团,而时间就那么短短的一分钟。”

同校的肖建平老师告诉记者,学校刚统计过,赵霞所带的六(1)班共有43名学生,在这次地震中有37人幸存。

肖建平老师说,六(1)班在教学楼的顶层,赵霞能把37名学生以最快的速度从四楼带出来,实在太了不起了。

同在四楼的其他几个班级就没有六(1)班幸运,花朵般的孩子几乎全部被吞噬。地震时,新建小学在上课的共680名学生,目前已证实的有221人死亡。

记者要给赵霞拍照时,赵霞摇头坚决不同意,“许多老师做得比我更好,教音乐的方老师牺牲时,双臂还死死地护着孩子;教语文的黄老师,顾不上自己的孩子,连续数小时从废墟中抢救学生;有的为了孩子牺牲了自己,他们才真正的伟大。”说着,她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还有几个,还有几个孩子没有出来。”

(本期片花)

2008年5月20日,四川省绵阳市九洲体育馆。46岁的北川职业中学老师杨清中守着自己班上的16名学生,神情憔悴。他带的2007级服装设计班的40个学生,在震灾中失去了3个。

在汶川大地震中,重灾区北川县城几乎未留下一栋成型的楼房,拥有570多名在校生的北川职业中学有500多名学生成功逃生。

“我们靠的是互助和团结。”杨清中说。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北川职业中学刚刚打响起床铃,午睡的学生们纷纷起床准备上课。15岁的母全泉突然感到地动山摇,本来靠墙壁的床被震到了房屋中间,睡在上铺的同学被甩到了地上。极度恐慌中,母全泉和同学们扯起铺盖,顶在头顶上。

混乱中,一些学生试图冲出去,顺着走廊跑下四楼逃生。“大家不要慌,待着不要动。”班长王燕大喊一声。至今回想起来,王燕仍感到后怕,“当时宿舍楼走廊的预制板已经完全坍塌,我们出门就会踩空。其他班级一些学生就是这样遇难的。”

地震发生时,杨清中刚好骑自行车进入学校大门。“很幸运,要是晚两秒,我现在可能就没办法坐在这里了。”刚骑进大门,学校大门和围墙就在他身后轰然倒塌,杨清中也摔倒在地。

爬起身,他看到了平生最恐怖的一幕:成片成片的房屋正在倒塌,道路有的地方拱起,有的地方下沉,有的地方裂开了巨大的口子,山体滑坡,灰尘漫天。“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山崩地裂。”

强震之后,瞬间无比寂静。醒过神来的杨清中和幸存的老师们马上冲向学生宿舍楼。一共四层的宿舍楼,三楼住男生,四楼住女生。地震过后,宿舍楼的一楼已经陷入地下,宿舍楼两侧的楼梯彻底毁坏。“当时旁边的实验楼已经着火,困在楼上的学生们惊恐万状。”

老师们组织起从三楼逃出来的高年级男同学,让几个人爬上四楼。“看到师兄们上来,我们心安了很多。”母全泉说。爬上来的男生让女生扯下床上的床单,打成结,连成一根长长的绳索。绳索的一头系在牢固处,一头垂到楼下。

困在四楼的女生顺着这条床单连成的生命通道,一个接一个下来。“当时杨老师和其他高年级男生冒着余震,在危楼旁接我们。鼓励我们不要害怕。”母全泉说。

母全泉所在宿舍的19名女孩就这样一一逃生。杨清中所带的班级,一名男生随一楼沉入地底,两名女生在厕所遇难,其余人全部安全逃出,甚至没有一个学生受伤。

“我们学校除少数同学跳楼下来以外,其他绝大多数学生,都在老师和高年级同学的帮助下,用同样的办法成功逃生”杨清中说。

带领学生们转移到安全地带后,杨清中掉头跑向曲山镇小学。他的妻子唐春梅在那所学校任教。“地震的时候,唐老师正在讲课。在帮助5名学生逃生后,她返回到教室想拉出更多的学生,可她再也没出来。”母全泉告诉记者。

杨清中赶到曲山镇小学时,学校已成一片废墟。很多学生和唐春梅都被倒下的大梁压在下面。赶过来的很多家长除了哭号和呼喊,不知所措。杨清中顾不得余震未停,顺着倾倒大梁下的狭小空间爬了进去。

他在教室门口看到了自己的妻子,把她拉了出来。里面还有很多被困学生,他又帮着家长们往外挖,直至筋疲力尽。

“等我回到她身边时,看到她左小腿上一整块肉已经没有了,身上全是血。她说全身都疼,应该还有内伤。”杨清中说。2007级服装设计班的一些学生找来床单,帮助唐春梅躺下。

幸存的医务人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小瓶注射液,帮唐春梅吊上点滴。“药品不够用,药水滴得特别慢。她的状况越来越不好,我就鼓励她说:‘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你救出来,你可千万不要走。”杨清中说

2008年8月,他们将迎来结婚20周年纪念。

直到2008年5月13日上午9时,“最后,她跟我说:‘不行了,我要死了。”我眼睁睁看着她的血一点点流尽。”杨清中泣不成声,“她站在讲台上,最靠近门口,要是想逃,应该是能跑出来的……”

大雨如注。好几个小时,杨清中就这样抱着自己死去的妻子。学生们找来铁皮板为他们挡雨。拉出妻子时充满希望,然后失望,进而绝望,残酷的现实让杨清中心灰意冷,“当时我不想跟其他老师和学生一起转移。同事们劝我,班上还有30多名学生,要以学生的安全为重。”

杨清中脱下身上的衬衫,盖在妻子身上,磕了个头,带领学生撤离。

在九洲体育馆安顿好班上的学生,再赶到曲山镇小学,妻子的遗体已不知去向。杨清中在妻子遇难的地方烧纸,“我把她弄丢了,祈求她的原谅。”

瞒了在北京读大学的女儿6天后,2008年5月19日,杨清中选择在这天,把母亲遇难的消息告诉了她。“我希望女儿知道,她有一个好母亲,一个牺牲在自己岗位上的好母亲。”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汶川大地震英雄教师7,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