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生产安全事故留下的教训15

2018-08-17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技术发展,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但生产生活当中,如果稍不留神,就可能发生事故灾害,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伤害。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生产安全事故留下的教训,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思考。

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今天继续和您说安全。

我们都不希望见到事故发生,但如何避免事故发生,事故发生后如何救援应对,那些经验教训尤其值得回顾和反思。今天和大家说第15集——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喀喇沁旗王府镇金峰萤石矿透水事故。

2005年3月31日上午10时许,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喀喇沁旗王府镇金峰萤石矿发生矿井透水事故。当时井下有9人作业,其中1人在事故发生后安全脱险,其余8人死亡。

该矿开拓方式为平巷,采空区较大,约有750m巷道被淹,涌水量为4500~5000cm3。

这是一起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作为有近70年开采史的矿区,矿体已基本被采空,而且第三作业面中段下方蓄有大量积水。事故发生时,第二作业面发生大面积塌方,大量泥石砸在下方的第四作业面,致使积水上溢涌入第三作业面的巷道内,事故由此发生。

该萤石矿矿主徐某在明知采矿区存在大量采空区的情况下,没有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因此这是一起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事发后,很多记者赶到现场进行了调查。2005年3月31日,赤峰市喀喇沁旗王爷府镇金峰萤石矿发生突水事故,当时在井下作业的9名矿工除1人侥幸逃脱外,其余8人被困井下。救援人员经过多日紧急施救,结果只找到7具遇难矿工遗体,另1名被困矿工则经过艰难寻找仍然下落不明,救援人员在认定其已经遇难的情况下,最终决定放弃继续冒险寻找。随后,由自治区政府派出的事故调查组正式认定该起突水事故为矿难,同时还查明矿难发生的原因为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此次矿难发生后,记者也立即赶赴现场,进行了多日调查采访。

2005年4月2日,记者赶到矿难现场后,便听说被困井下的8名矿工中,还有一对姓杨的亲兄弟。这对亲兄弟哥哥名叫杨永山,弟弟名叫杨永申,就住在距离出事矿井不远处的王爷府镇庙沟村。当记者来到杨氏兄弟的家中采访时,被困井下的8名矿工还没有被排除生还的可能性,因此,他们的家人正在焦急等待中痛苦地煎熬着。

杨氏兄弟的家东西相邻,住的都是砖瓦房,屋内简单的家具以及家人破旧的穿着,都显示着这两个家庭的贫寒。杨永山一家4口人,他的妻子王秀霞和23岁的长子杨贵林都在家务农,20岁的次子杨慧文在西安外事学院读大学一年级。在得知父亲和叔叔出事的消息后,杨慧文返回家中,寸步不离地守候在母亲身边。自从事发,王秀霞已经多日没有进食,双眼布满了血丝,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我丈夫在井下还活着,绝对不会死……

据了解,杨永山一家共有10多亩山地,遇到风调雨顺的年月也仅够一家人吃饭和喂两头猪。如果遇到灾年,这点儿耕地供自家人吃饭都成问题。杨慧文上学每年要花费1万多元,除去家里平时省吃俭用节省一点儿钱之外,都是杨永山在矿上拼命干活挣来的。杨永申与哥哥杨永山的家境差不多,也是全靠杨永申一人在矿上干活维持生计。他的妻子李淑芬自从得知丈夫在矿上出事的消息后,就每天以泪洗面,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杨永申只有一个年仅10岁的儿子,正在读小学三年级,他爸爸出事后,他的眼睛都哭肿了。

杨氏兄弟年逾七旬的父亲得知记者前来采访时,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过来,情绪异常激动地说:“如果我的两个儿子都没了,这一大家子人以后该怎么过啊!”说完,他已经泣不成声。得知两个儿子同时出事,杨氏兄弟66岁的母亲便一病不起。

当杨永山和杨永申的遗体被救援人员从井下打捞出井后,喀喇沁旗政府安排遇难矿工家属在殡仪馆进行辨认时,杨氏兄弟的家人和其他遇难矿工的家属纷纷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2005年4月12日,杨永山的家属获得赔偿8万元,杨永申的家属获得赔偿14.5万元。

喀喇沁旗萤石矿矿区面积为0.987平方公里。该矿区在日伪时期就进行过开采,后来又成为赤峰市第四监狱的劳改萤石矿。赤峰市第四监狱放弃开采后,又移交给了辖区大西沟乡,于是许多小矿主在该矿区内各自为政地进行开采。

2003年7月15日,喀喇沁旗私营业主徐向光和徐贵琢兄弟二人与王爷府镇政府签订租赁该矿区的协议,并且在赤峰市国土资源局办理了采矿许可证,注册成立了集体企业性质的金峰萤石矿。

据知情者透露,王爷府镇政府将该矿区租赁给徐氏兄弟后,徐氏兄弟自然要以主人的身份驱逐那些在该矿区内进行开采的小矿主。小矿主们虽然不服,却又无可奈何。

发生矿难的矿井有两个井口,位于北面的井口(又称北副井)多年来一直由智明月开采。徐氏兄弟租赁该矿区后,便试图将智明月驱逐出去,而此时智明月已经在矿井内投入了大量资金,还没有开始赢利。后来经过王爷府镇政府从中协调,智明月从徐氏兄弟处承包了北副井。

据智明月介绍,当时,承包的条件是他所开采的萤石必须以市场价卖给金峰萤石矿,还要将每年开采萤石纯收入的40%交给金峰萤石矿。可是到了2004年,徐氏兄弟要求他必须交纳每年开采萤石毛收入的40%。这样一来,智明月认为他不仅已经无利可图,每年还要亏本。结果,智明月与徐氏兄弟达成协议,智明月同意从正在开采的北副井撤出,撤出的最后期限是2005年3月31日,而这一天却正好是矿难发生的日期。

矿难发生时,突然喷涌而出的大水不仅吞噬了金峰萤石矿8名矿工的生命,在北副井那边作业的4名矿工也出现了险情,所幸的是4名矿工又逃了出来,其中名叫龚常贵的矿工被水呛得晕了过去,被工友救上来后在医院里治疗多日。

遇难矿工家属向记者透露,他们听一些矿工说,在2005年3月31日出事那天,金峰萤石矿的矿主徐贵琢曾经让矿工下井与智明月那边争抢萤石,还声称如果出了事,一条命给20万元。对于遇难者家属的这一说法,记者又向金峰萤石矿的多名矿工进行求证时,都众口一词地说:“不知道。

在采访中,记者无意中得知金峰萤石矿在此次矿难发生之前,还曾经发生过一起突水事故,所幸的是那一次没有人员伤亡。

遇难矿工杨永申的妻子李淑芬告诉记者,2004年10月的一天,在金峰萤石矿下井采萤石的杨永申脸色苍白地跑回家中,连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李淑芬见状忙问怎么回事,杨永申告诉她,正当他和几名矿工在矿井深处作业时,巷道中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涌出许多水。杨永申和其他正在井下作业的矿工见情况不妙,迅速向井口撤离,在奔跑的过程中,巷道内的积水已经有1米多深。不过,此次事故虽然也事发突然,也同样惊险万分,但是杨永申和其他在井下作业的矿工全部撤出井口,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在金峰萤石矿北副井开采萤石的矿主智明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证实了金峰萤石矿于2004年10月发生过突水事故一事。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喀喇沁旗有关部门和王爷府镇政府也得知了这次突水事故,但是在事后都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一位遇难矿工家属对记者说:“如果在去年发生突水事故后就封了金峰萤石矿,2005年这次8名矿工死亡的矿难就不会发生了。

采访中,记者还从遇难者家属和一些知情者口中得知,徐氏兄弟在租赁矿区时,曾经无偿送给王爷府镇政府一辆半新的红旗轿车。是否真有此事?对此,记者和新华社内蒙古分社的记者又采访了王爷府镇主管工业的副镇长刘占民。

刘副镇长说,大西沟乡经营该矿区时,就形成了巨额债务。王爷镇政府从大西沟乡接收该矿区的同时,还承担了70多万元的债务。当初镇政府之所以将整个矿区租赁给徐氏兄弟,一方面是为了偿还这些债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发展地方经济,扩大就业。

当记者问及镇政府是以多少钱的价格将矿区租赁给徐氏兄弟时,刘副镇长称,租期为15年,当时要求徐氏兄弟一次性交清前10年的租金12万元,可是徐氏兄弟到2005年只交纳了2003年一年的租赁费。

当记者又问徐氏兄弟是否曾经送给镇政府一辆半新的红旗轿车时,刘副镇长先是一愣,接下来又吞吞吐吐地说:“此事的具体细节我不清楚,那辆红旗轿车可能是用来顶租赁费的。”

时任喀喇沁旗安监局局长郭福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该旗境内有100多家非煤矿井,其生产状况不容乐观。首先是矿工都是来自附近的农民,没有进行过专门培训,自我保护意识差;其次是,开采设备落后;第三是技术人员欠缺;第四是由于许多老矿内的盲道比较多,有关地质资料又不健全。面对这种情况,倘若将这些矿井全部关掉也不现实,只好采取边生产边整改的办法,这是因为停下来改是永远也改不好的。

据郭福昌介绍,喀喇沁旗的100多家非煤矿井,只有金蟾山金矿所申请的安全生产许可证获得了有关部门的批准,但是至今还没有办下来,其他矿井都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2004年10月,他们会同有关部门曾经对喀喇沁旗的矿井进行过一次大规模检查,找出了许多安全隐患,并且责令限期整改。但是,有的矿井改了,有的矿井没改。今后,如果这些矿井仍然不能达标,不管有证没证,都将强行关闭,绝不能以生命为代价进行开采。

无情的矿难在瞬间吞噬了8名矿工的生命,8个曾经幸福快乐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采访中,记者一直在想,倘若在2004年的那次没有人员伤亡的突水事故发生后,当地有关部门能够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倘若失事矿井的矿主有一点儿安全生产责任意识,而不是利欲熏心地冒险野蛮开采,这起8名矿工遇难的事故完全可以避免。

然而,阴暗的矿井中隐藏着的重重隐患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易地闯过了道道关卡,最终酿成了伤亡惨重的矿难。悲剧的发生使得这8个不幸家庭中年迈的父母沉浸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痛中;年轻的妻子痛失相依为命的丈夫;弱小的儿女再也不能躺在爸爸的怀里撒娇。更令人心痛的是还有一名没有找到的矿工,或许他的亲人将会永远地承受那“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凄惨折磨。8个家庭的顶梁柱在瞬间倒下,这些原本就非常贫寒的家庭今后生活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和多年来发生在国内的无数次矿难一样,这起矿难也是因为矿主以及当地有关部门安全生产责任意识的集体缺失所致。难道,无数鲜活生命的不幸逝去,还不足以唤醒那些麻木者的神经?如今,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提倡“以人为本”的高度文明社会,已经没有什么会比人的生命更重要了。

如何避免矿难发生呢?其实说起来也并不复杂。加强应急救援指挥机构建设,建立健全“统一指挥、反应灵敏、协调有序、运转高效”的应急救援工作机制,必须建立完善的应急组织体系,做好日常的应急救援管理工作,明确各级各部门人员在应急救援工作中承担的任务和相应的职责,保证应急工作的落实和救援行动中分工,避免因行动混乱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一般以煤矿为单位建立应急救援指挥体系,明确指挥部、指挥部办公室,总指挥、副总指挥和成员,确定各级人员在应急管理工作中的职责和应急抢险过程的分工;成立应急行动小组(应急保障小组),明确各小组负责人和成员,确定各小组日常职责和应急行动中的任务,保证在应急救援行动中按照分工开展工作。

事故本可以避免,但万一发生了事故,救援就是头等大事。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生产安全事故留下的教训,第15集——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喀喇沁旗王府镇金峰萤石矿透水事故。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