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塞医疗队抗击埃博拉疫情纪实32

2018-09-30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和关注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纪实文学:《大国担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塞医疗队抗击埃博拉疫情纪实》,一起回顾那一段困难面前携手并进、互帮互助的中非友谊。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在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中,我国军地医务人员组成的援非医疗队,奔赴抗疫前线,不畏艰险,救死扶伤,用实际行动体现了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中非友好情谊,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好评。今天,我们继续回顾那场救援中的点点滴滴,今天播出第32集——绝不放弃一个病人!

在留观诊疗中心,每当看到那些年龄很小的患者,都让队员们想起远在祖国的自己的孩子。

出征之前,当4岁的女儿月月得知吉英杰在培训,即将参与这次援塞抗埃行动时,懂事地对他说:“爸爸,你去吧,听说那里的小孩都很穷,你去给他们看病,一定不要感染啊。”“原本还担心女儿月月会和之前一样反对,没想到她却接受了这个事实,当时我就释然了。”吉英杰充满自豪与欣慰地说道。

在成绩的背后,流淌的是全体队员的心血和汗水。《解放军报》2015年1月29日做了一篇报道:《10天治愈5名危重埃博拉患者》:

当地时间2015年1月28日,11岁患者富拉尼埃博拉检测结果从阳性成功转为阴性并康复出院。至此,我军第三批援塞医疗队自1月18日与第二批医疗队正式任务交接后,10天时间治愈了5名危重埃博拉患者。

据了解,我军第三批援塞医疗队1月15日抵达塞拉利昂后,克服旅途劳累、环境陌生等困难,与第二批援塞医疗队高效实现任务交接。连日来,医疗队建立健全每日业务工作例会等规章制度,有序展开工作。他们实行医师24小时值班 及每日两次查房制度,进一步明确埃博拉患者诊疗方案,针对每个住院患者建立规范可行的病案文档,并制作制式病历表。同时,他们优化护理流程,对中塞友好医院实行重点区域洗消,并对队员生活区、餐厅等进行蚊虫消杀,确保医护人员“零感染”。

段惠娟队长说,医疗队在中塞友好医院利用已有装备,成为在塞拉利昂唯一开设X线检查的中心;与检测队密切合作,率先开展疟疾筛查,并成为塞拉利昂仅有的能开展阳性病人生化检测项目的3家治疗中心之一;增加药品保障目录,更新常用药物种类,提高了诊治的科学性和准确性;新设立符合感控要求的配液室,改造缓冲间,更换消毒剂型;制定《疫区不明原因发热人员处置预案》,随时应对突发情况。先后为驻塞使馆、驻地兄弟单位处置不明原因发热6起,及时排除埃博拉感染,消除人员恐慌,外出义诊200余人次。

《人民日报》2015年2月5日做了一篇报道《世卫组织高度评价我援塞抗埃医疗队》:

4日,中国第三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临床检测实验室在该国首都弗里敦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诊疗中心内正式成立。据了解,该实验室将主要针对埃博拉核酸检测呈阴性的患者进行临床检测,对重症患者进行常规电解质、肾功能、感染等方面检测。同时还可对艾滋病、梅毒、疟疾等疾病进行病原学诊断。世界卫生组织驻塞拉利昂外国医疗援助协调组组长塔拉·维拉曼斯林当天参观了埃博拉留观诊疗中心和移动检测实验室,并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世卫组织看到了中国政府对塞拉利昂医疗援助所做的工作。在疫情暴发之前,中国政府一直向塞拉利昂提供医疗援助,世卫组织对此高度认可,我们非常高兴与这样一支医疗队进行合作。中国为抗击埃博拉做出了贡献,让疫情得到了控制,充分展现了中国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医师组段学章组长说,为满足世卫组织对治疗中心的要求,杜绝院内交叉感染,第三批援塞医疗队在医院入口增设分诊处,病区增加物理隔离网架与隔离门,设立家属探视区,患者分留观、确诊、康复三个 病区收治。每天早8点到晚10点接收指挥中心转运患者,并在下午5点前对自行来院就诊患者开放;还建立了我方为主、塞方配合的诊疗模式,制定了适合我医疗队的埃博拉治疗标准操作流程(SOP);实现了当日入院,当日采样,当日出结果,使24小时确诊率由7%迅速提高到86%,阴性患者当日转出率100%。

《人民日报》2015年2月17日也做出了一篇报道: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诊疗中心综合质量评比位居第一。

塞拉利昂国家埃博拉应急指挥部16日在例会上宣布,由中国第三批援塞医疗队负责运营的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诊疗中心在综合质量评比中位居第一。

塞拉利昂国家埃博拉应急指挥部在例会上通报称,在对24小时确诊率、患者入院确诊时间、阴性病人当日出院率、阳性病人当日转诊治疗率等多项指标进行考评后,综合质量数据显示,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诊疗中心在与英国、澳大利亚、古巴等国负责的留观中心评比中排名第一,受到塞拉利昂指挥中心及在场各个国际医疗机构的一致好评。塞拉利昂卫生部16日发布报告称,截至15日,塞拉利昂国内共有11128人确诊或疑似感染埃博拉病毒。

护理组孟玉华组长说,医疗队首次应用模拟手臂,自制模拟病人,并根据医院转型需求,更新培训课件,增加危重病人搬运、静脉置管、疟疾防护等培训内容;指定专人对三批医疗队累计转出的152名确诊患者进行随访,先后赴弗里敦和弗里敦之外的8个中心,成功随访148名确诊患者,其中127人顺利康复,为科学评估提供了宝贵依据。

新华网2015年2月28日做出的报道也体现了当时的情况:

解放军援塞拉利昂医疗队推“四个零”“六个一”服务

“只要有一线希望,也要尽百分百的努力,为患者提供一流的诊疗和护理服务。”连日来,奋战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市郊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诊疗中心的解放军第三批援塞医疗队,在前任工作基础上相继推出“四个零”“六个一”服务,有力提升了援塞抗埃工作质量和服务。

据了解,第三批援塞医疗队坚持把维护患者利益、保障患者需求、提高医疗队救治水平放在首位,提出对待患者“零障碍、零待诊、零漏诊、零感染”的“四个零”服务承诺。

同时,医疗队还逐步形成了一套为埃博拉留观及确诊患者服务的常规制度,坚持为康复出院患者推出“一次彻底洗消、一套换洗衣物、一份出院礼包、一次健康宣教、一个联系电话、一次出院随访”的“六个一”服务内容。

截至2月27日,第三批援塞医疗队累计收治埃博拉留观患者116例,其中埃博拉确诊患者17例,阴性患者出院94例,确诊患者治愈出院6例。

2015年3月18日交接时,第三批援塞医疗队累计收治留观患者146例,其中埃博拉确诊患者25例,非埃博拉患者121例。三批医疗队累计收治773例,其中埃博拉确诊患者285例,非埃博拉患者488例。通过对转出患者跟踪随访,285名确诊患者总死亡人数为139例,病死率48.77%,治愈率51.23%。

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夜晚,总是那么宁静。然而,队员储芳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知富拉尼睡着没有?这些天她很勇敢,摆脱了病魔的折磨,她应该能睡个好觉......”一幕幕与富拉尼相处的画面又在储芳的脑海涌现。

2015年1月20日,是队员储芳第一次独立上岗走进埃博拉病房的日子。这一天,一个名叫富拉尼的小女孩因为感染埃博拉病毒被送到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诊疗中心。由于自己第一次直接接触埃博拉病人,储芳的内心还是有些紧张。但当她第一眼看到富拉尼的时候,就被她单纯的眼神打动了,那一刻她是那样无助和胆怯。储芳仔细地查阅了她的病历,才知道富拉尼已经11岁了,但由于疾病和营养不良,瘦弱的她就像六七岁的孩子。

富拉尼虚弱无力地躺在一张大病床上,一双深陷的眼睛中透出乞求的目光,嘴角微微地动着,但又很快闭上了。那副模样仿佛在哀求在场的医护人员:

“快来救救我呀!”就是那个时候,储芳在心里已经把她看成自己的孩子,她忘记了埃博拉的存在,急切地走到富拉尼的床前,轻轻地抚摸着富拉尼的脸蛋。富拉尼微微抬起头来,储芳示意她不要动,富拉尼冲着她努力地笑着,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渴求......储芳的心彻底地碎了,她把一些小零食放到她的床前,告诉她要多吃点儿,振作起来,懂事的富拉尼轻轻地点了点头。

因为还要查看其他埃博拉患者,储芳向下一个病房走去,直到检查完了所有的病人,储芳脑海中仍然浮现着那揪心的眼神,于是,她迅速回到药房,在药房的一个角落里,翻出一只可爱的毛绒熊猫玩具来,它那双可爱的眼睛和富拉尼像极了。储芳心想,富拉尼一定会喜欢的。

于是,储芳拿着熊猫玩具再次回到病房,虽然隔着厚厚的护目镜和面屏,但富拉尼还是认出了储芳。看到可爱的熊猫,富拉尼好像瞬间拥有了战胜病魔的力量,她努力地伸出手来,储芳赶紧把熊猫玩具放进她的手里。富拉尼拿着熊猫看了又看,最后把它贴在胸口,紧紧地揽在怀里。看到富拉尼轻松了些,储芳心里感到了一丝慰藉和满足。

从此,富拉尼成了储芳在塞拉利昂的“熊猫宝贝”。“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尽100%的努力护理照顾好富拉尼。”储芳说。她时刻关注着富拉尼的病情变化,每次查房,储芳都要在富拉尼那里多停留一些时间,尽可能地多给她一些温暖和关爱,时不时地给她送去巧克力、饼干、火腿肠什么的。

滴水石穿,绳锯木断。在储芳等人的精心护理下,富拉尼在一点点恢复着健康,她逐渐活跃起来,在安静的病房里,有时还能听到她的歌声,见到中国医护人员,她就会抱着那只熊猫玩具腼腆地笑笑。

让人欣喜的是,在第三批援塞医疗队的精心救治下,富拉尼终于战胜了埃博拉,从阳性转为阴性。听说富拉尼1月28日要出院,储芳、文凤、谢小建等队员早早为富拉尼准备好了新衣服和食物。

在家人的陪同下,富拉尼一手拿着她心爱的熊猫玩具,一手依依不舍地向中国的叔叔阿姨挥手告别。这时,储芳转过身,偷偷拭掉眼泪。在她们依依惜别的最后时刻,富拉尼终于张开双手,扑入储芳的怀抱,在不断抽泣中,张嘴喊出了“中国,妈妈”!

1月24日晚上9时,保健组组长王立福、医师组副组长李文刚,正在研究这一天里收治埃博拉患者的情况。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电话是塞方医生默特打来的,他气喘吁吁地说:“艾娜护士晕倒在地上了,她最近一直在护理埃博拉患者,会不会感染上了埃博拉病毒? 我们现在没什么好办法,请你们赶快过来帮忙!”

“艾娜是位很敬业的护士,工作一向很认真,难道感染上了埃博拉?”

王立福、李文刚在夜色中,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中塞友好医院治疗区域,他们迅速穿好防护服,进入塞方值班室,只见艾娜正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神志不清,呼吸微弱,生命岌岌可危。

李文刚给艾娜量了量体温,仔细观察了她的症状表现,同时,王立福认真询问了塞方副护士长玛莎关于艾娜的工作生活情况,于是,他们第一时间排除了艾娜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可能,这时中塞医护人员才算松了一口气。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大国担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塞医疗队抗击埃博拉疫情纪实,第32集——绝不放弃一个病人!今天先说到这,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咱们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