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3

2018-11-21 23:30-23:59 责编:吴恪瑾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在舟曲泥石流灾害发生之后,舟曲县气象局工程师包红霞写出了一本记录当时情况的书籍《悲情舟曲》,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发行,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了8年之久,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一生的伤痛。今天,我们就和您回顾一下1557人遇难,284人失踪的8·7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3集。

在被埋长达8个多小时的漆黑绝境里,有一位叫杨露梅的母亲拼命托举着怀中4岁半的儿子,直到救援人员赶到。

2010年8月7日晚10点30分,家住城关镇北街的杨露梅接到下乡的爱人打来的电话,嘱咐她早些体息,放下电话杨露梅随即抱起4岁的儿子上床睡觉。没多久,她被雷声惊醒,紧接着听到外面传来乱石翻滚、玻璃落地的声响,人们的叫喊声撕心裂肺。

梦中惊醒的杨露梅感觉情况异常,一把拉起身边熟睡的儿子,这时她看到关上的卧室门已裂开了口子,泥浆石流汹涌而进,杨露梅抱起儿子打算从窗口冲出去,可是院墙已经倒塌,堵住了去路。回过头发现卧室的墙壁也开始垮塌,冰箱被泥浆铸在墙角,急中生智杨露梅用右手紧紧撑起孩子的腋窝,右膝牢牢抵住孩子的屁股将他的脊背靠在冰箱上,顷刻间,石块沙泥围住了母子俩,杨露梅的脖颈以下全陷入泥浆,双腿再也动弹不得。

我要爸爸……”儿子的哭喊声,让她一下清醒过来。“不怕,不怕,妈妈在这里!”杨露梅拼命地忍住内心的恐惧,用露在外面的左手一点一点拨开脖子边的石块,拨开几块石头后,呼吸有了些微的顺畅,泥浆里生怕儿子出意外,杨露梅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叫着她的名字。“我们在”杨露梅使劲全力回答。不一会儿,她听到了撬窗户和挖刨石块的声音,随后教援人员来到了身边。看着儿子被解救,精疲力竭的杨露梅当即晕了过去。后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杨露梅说,看到儿子被人救出,她一阵轻松,迷迷糊听到有人说:“现在已经8点半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相对于失去生命的人,他们是幸运的。

下一个故事的主角,8岁的小丽依假在妈妈身边,月光如水,静静地洒在月圆村对面的二郎山上,小丽一边吃着月饼,一边隔河遥望曾经的家。

2010年8月7日那天晚上,小丽的母亲带着小丽探望生病的姥姥,躲过了那场夺命灾难。但是父亲和弟弟却永远地埋在了月圆村。开始小丽的母亲每天都去月圆村找寻亲人尸骨,到后来干脆就守候在她家的那片废墟上,不吃不喝,哪里也不去。后来,舟曲县武警中队的官兵在清淤时发现了她,了解了她的情况后,就把她劝送回了娘家。

小丽母女的遭遇让官兵们十分同情。大家你五十,我一百,凑了近千元塞到了小丽母亲的手中,安慰鼓励她振作,即使为了小丽都要坚强起来,好好活下去。

中秋节,官兵们去看望母女俩,不光为她们带了生活用品,还特意给小丽买了新衣服和书包。大家围坐在院子里的核桃树下,一边递月饼给小丽,一边询问小丽的母亲,并且一再表明他们可以帮忙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问题……

月亮慢慢地往山上爬。没有什么比爱和被爱更能暖人心了。亲人离去,家园被毁,小丽的母亲曾有过轻生的念头,但是现在,她改变了想法,有党和政府的关怀,有中队官兵关心她、帮助她,爱心点燃了向往。她笑着对武警中队的同志们说,小丽是她的希望,自己已开始认真思考孩子的未来……

泥石流救援过程中,温家宝总理来到救援现场,在一个救援洞口前,得知里面有两个被困群众,他弯下腰,仔细向洞内察看,向他们大声喊道:“老乡,要坚持,子弟兵正在救你们。洞里面困着母子两个,废墟里传出被困男孩的声音:“总理,您放心,我能挺住。”

男孩叫张新建,只有14岁。为了给母亲打气,他坚持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有记者采访了当时参与教援的兰州军区某部官兵,他们还原了救援情形。

“我们的第一任务就是抢救生还者。兰州军区某部团长蒲军礼说,他们于2010年8月8日10点5分到达舟曲,立即寻生命迹象,抢救生还者。当日下午3点,成功救出5名生还者。

在城关小学南侧,战士们大声喊:“有人吗?”听到呻吟后,战士们先是小心地清理上面的淤泥和石头,然后爬进狭小的洞口,用千斤顶将沉重的大梁木撬了起来。

“我们看到一个孩子,他侧卧着身子,身上压着一根大梁木,距离孩子一米多的地方,是个中年妇女,腿也被大梁木压着。”蒲团长说,“大梁木压住了母子俩,但也为他们支撑了生存的空间。

“老师,先救我妈妈。”男孩称呼救援战士为老师,很有礼貌。

“孩子的妈妈已经难以忍受疼痛,叫喊着“给我把刀,我不活了’。”

“妈妈你别急,大家都在想办法。”男孩俨然一个大人。

“当时我们听了直想流泪。”一营营长吴建林说。

随后,男孩要了一把刀,帮着救援战士使劲砍压在妈妈身上的大梁木,一下,两下,三下……

“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总理很焦急。

“总理,您放心!”战士们慰着一股劲。

战土们忙着救人,以至于忘了温家宝总理到现场的具体时间。

“我们当时有4个战士在洞里扒泥沙石头。温总理就对着洞口喊:“老乡,要坚持,子弟兵正在救你们”蒲团长说。

过了一会儿,洞里的战士喊:“把千斤顶给我一个!”温总理连忙弓下身子,想要往洞里钻。旁边的战士赶忙递上一个千斤顶,温总理接过传递进洞里。

过了一会儿,温家宝看到洞里的妇女在挣扎,连忙喊:“你不要动,我们一定要把你救出来。”

随后,温家宝又往洞里递了一盒牛奶。“当时孩子知道是温总理来了,还喊了一声:“总理,您放心,我能挺住’。”

救援战士通过4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将男孩救出。两小时后,孩子的妈妈也被救了出来。

当时张新建的妈妈,可能还以为温总理在现场,恳求旁边的战土帮她穿好鞋。

被救的中年妇女叫党巴金,47岁。送到医院时,她已经休克,两腿种得像充了气一样,腿上全是张力性水疱,腿部肌肉因严重挤压而大面积损伤。经过医务人员全力抢救,党巴金终于苏醒过来,血压、心跳等生命体征也趋于正常。随后,她被直升机运往兰州军区总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尽管医务人员全力抢救了8个小时,但由于内脏受损严重,张新建在母亲苏醒前没有苏醒……

张新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想回家。”

“在我们从废墟中将他扒出来时,他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可能是为了鼓励他妈妈,也可能是受了总理的鼓励,谁想到结果会这样呢!”蒲团长低沉着嗓子喃喃自语。

2010年8月7日的晚上,北关村村民陈彩明坐在炕头,焦灼地等待外出浇水的丈夫归来。23时40分,院外突然人声鼎沸,接着她听到一阵急促的呼喊声:“山水下来了,山水下来了!”陈彩明来不及穿鞋,领着3个孩子连忙往外跑。

“外面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人声很乱。”陈彩明说。

“山水来了,赶快往二郎山跑!快!”慌乱中,陈彩明听到有人在喊,这声喊给混乱的人群指明了方向。又是一条闪电,陈彩明看到,喊话的是同村的惠建忠。

跟着惊恐慌乱的人群,陈彩明和孩子们跑到了村后的二郎山上。站在山腰,借着闪电的亮光,陈彩明惊呆了:北关村以及上下游的很多地方仿佛魔鬼放就了一口无底锅,冰冷的泥浆翻腾着,腾起的浊浪击打着一栋栋房屋和一棵棵树木,洪水中房屋不断坍塌,不断传来人的号哭……

更多的村民逃到了山上,但陈彩明没有找到自己的丈夫,也没有看见呼喊村民逃命的惠建忠。

“他戴个草帽,挽着裤腿,挥着手,一边在村子的巷道里奔走,一边大声喊叫。”陈彩明没有想到,这竟成为惠建忠留给她最后的身影。

“他来回奔走,挨家挨户叫人,直到最后,才和家里人跑去救他的丈人、丈母娘,两口子一去就再也没回来……”村民刘海平这样说。

8月12日,浩劫之后的北关村,“三官爷楼子”满身泥痕。旁边,便是惠建忠老丈人的家。这个已被泥石流摧毁的家园,厚厚的淤泥中,两棵粗壮的核桃树满身泥点,半截被埋……

“弟弟啊,你回来,明天我陪你去报名!”面色苍白的刘春花一边大声地喊,一边疯狂地用双手使劲创挖泥土,8月14号本是她在舟曲一中读高二的弟弟军训报名的日子,然而此刻,她的双亲和弟妹却都被埋在了深深的淤泥里。得知自己的家乡发生泥石流灾害,在深圳打工的刘春花由火车转乘汽车匆忙赶往家乡。8月12日夜里,三天三夜滴水未进的刘春花终于回到生她养她的土地上。

13日早上天一亮,刘春花心急如焚赶往牵肠挂肚的家园,面对她的除了厚厚的淤泥外,就是泥浆里的石头冰冷冰冷地刺激着她的双眼,血液好像凝固,周身发麻,口唇不停发抖,没有人能告诉她亲人去了哪里……而她还怀揣着打工挣的钱,想给弟弟妹妹买电脑。刘春花一下子瘫倒在地,哭喊着双亲,叫着弟妹的名字,发疯地创挖膝下的泥沙石头,身边的姑姑和表妹试图拉起她,悲痛欲绝的刘春花像和泥浆黏在一起了一样,怎么都拽不起她,几天没吃东西也不知哪来的劲头,瘦弱的她竞然能几次把姑姑和表妹的胳臂甩开,不顾命地扑倒在地拼命地刨挖着石头和泥浆。

满脸汗水满眶泪水的刘春花不停地哭不停地刨,双手出血,嗓子沙哑,三个多小时后,她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表妹连忙喊来救护人员抬起她朝医疗救助点奔去……

灾难之中,还有几个人在山上的庙里待到8日早晨8点多时,因为惦记着同村的几个学生可能还埋在下面,王栋柱、王栋梁兄弟俩便蹭着泥浆赶到原来房子所在的地方,那里正好是泥石流冲向县城的必经之地。出现在瞳孔里的房子全都被冲垮,左邻右舍身影都不见一个。

这一天,兄弟俩和其他几位乡亲一共挖出了7个人,无一幸存。其中有间房子里住着3名学生,最大的上初中。挖开层层泥浆后,他们料想不到的是这3个男孩还紧紧抱在一起呈“品”字形!可怜的孩子,猝不及防的泥石流袭来时,他们不离不弃抱成团也没能抵御和挡住凶猛泥石流的侵袭……

在这场罕见的特大泥石流灾难中,受灾者能否幸存,跟所处地理位置有无空气环流密切相关。71岁的杨阿婆,灾后第三天中午10时左右,能被武警甘肃总队陇南支队的官兵救出,就是因为被困的那个空间有扇天窗。杨阿婆育有5个女儿,1个儿子,老伴去世,6个孩子各自成家,她独自一人居住在北街村一套平房里。当晚泥石流浇铸似的死死地固定住了她的下半身,除了一个位于泥石流冲击面反方向的卫生间天窗,所有进出房子的通道都被堵得严严实实。

杨阿婆的二女儿说,洗手间原本没有窗户,姐妹几个怕老娘的洗手间太闭塞,就请人开了一个天窗。如果没有这个天窗,杨阿婆就会被活活憋死,两名武警也正是通过这个天窗爬进去把她救了出来。

杨阿婆被困了整整36个小时,因为饥饿以及灾后被埋的房间光线太黑,获救后已失去时间观念,以为自己只被困了5个多小时。

饿了将近2天,老人家的消化系统不能马上接受食物,救出来后只能靠输液来补给营养,还算好,一天后老人家就能喝粥了。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3集,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