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4

2018-11-22 23:30-23:59 责编:吴恪瑾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在舟曲泥石流灾害发生之后,舟曲县气象局工程师包红霞写出了一本记录当时情况的书籍《悲情舟曲》,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发行,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了8年之久,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一生的伤痛。今天,我们就和您回顾一下1557人遇难,284人失踪的8·7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4集。

魏玮的爸爸妈妈都在气象部门工作。2010年8月7日那天,妈妈值班,4点下班后,她嚷着要吃牛肉面,天气很热,按常规,怕热的妈妈不喜欢吃牛肉面,不会赞成,但这一次妈妈没反对,这让她很兴奋。吃牛肉面是上街的一个理由,气象局在拆建,爸爸妈妈都很忙,一家人上街的机会很少,8月7日是周末,爸爸也同意和妈妈一起带她去。往街上走时,她听见爸爸问妈妈,预报咋报了。妈妈说,这几天对流云发展频繁,报了雷阵雨。

魏玮初二时转到妈妈老家上学,回到舟曲,很想看见曾经的老同学。一家人吃了牛肉面后走过观景台,一直走到月牙广场,没有预约当然也就没见到要好的同学的面。爸爸妈妈陪着她走过白龙江,马路上有好多人,妈妈的熟人和朋友看到她,都说长高了,越来越漂亮了,魏玮很高兴……

回到家已是10点,洗完脚10点半,准备睡觉,魏玮看见翠峰山那里有闪电,雷声闷闷的,有大雨点下落,她兴奋地喊:“妈妈,天下开雨了!”

倒洗脚水时,小狗在拴它的苹果树下狂奔乱跳一直叫,好像很烦躁,魏玮以为是没给它带回好吃的而嚷吃撒娇,就过去抓起它玩了玩,放下它,它仍叫个不停……

好不容易入睡,天空一声雷响,魏玮被吓醒,一看时间11点20分。刚躺下的妈妈起来连忙赶到值班室,紧接着没电了,雨也大了,风刮树摇,电闪雷鸣,闪电把黑暗中的树叶都照亮了。爸爸妈妈帮值班的阿姨发电,这时有好多人跑到了气象局大院,妈妈的朋友残疾人陈民也慌慌张张一瘸一拐地跑了进来,很费力地对爸爸说:“不得了啦!魏哥,发大水了!”

爸爸妈妈叫魏玮起来,爸爸说他去看看情况,让妈妈看好值班室和微玮。这时又有好多人跑进了院子,还开进了好多小车。大约一小时后,爸爸返回,他担心气象局后面也下来山洪,专门跑上去查看,然后回到值班室要大家做好准备,水已到了加油站,再往上涨就得往山上跑。电信和移动的手机都打不出去,单位上只有妈妈的联通手机断断续续有信号。爸爸多次给州气象局领导和县上领导打电话,都是无法接通,大家都很焦急。跑进气象局的人越来越多,好多人都说地震了,月圆村没了,水把汽车站淹没了。爸爸不时出去看情况,妈妈在值班室忙,魏玮也没敢睡……

最终爸爸没通知大家往后山上跑!提心吊胆好不容易到了5点,天有一丝亮了,爸爸给妈妈说他要去县城调查灾情,魏玮想知道县城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说她也去,爸爸没有反对。

和爸爸走出大院,走下坡,洪水淹过加油站后已经快到气象局的楼背后了。自来到舟曲,魏玮从未见过白龙江发这么大水。波涛很响,马路成了大河,看不见瓦厂大桥,白龙江那边好多平房只见房顶,好多汽车、三轮车被大水冲陷在泥里,泥里到处是衣物、灶具和家什及家畜的尸体。

爸爸和魏玮攀上煤场后面的地埂,穿过小路走进瓦厂村,看到好大的老鼠两边乱窜。瓦厂村低处全是水和泥浆,家家院落几乎都是空的。

走到公路段时,魏玮看见几座居民楼,有些已倒塌,侥幸没倒的泥沙已漫过了二楼看不见一楼,二楼窗户里涌出的全是浑黄色的洪水。院子中大概近两米深的洪水里漂浮着木凳、塑料壶、铝锅之类的东西。公路段旁边的村子正对罗家峪排洪道,那里的房子全不见了,眼前全变成了泥浆混杂着石头的河道泥滩,土黄色的洪水汹涌翻滚着。

爸爸带魏玮攀上崎岖小路上了隍庙山,站高处看到了从三眼峪到九二三林场家属院那一片区被泥石流荡成平川的惨景。一小的楼房前后叠在了一起,公安局的家属楼好像扑到了前面。许多房子只看到屋顶,下面都是稀泥砂浆。往山下走的人行道上,很多人都在哭,都在跑。

住月圆村的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乔俊明年长魏玮的爸爸妈妈10多岁,是他们最好的朋友,他的家没了踪影。魏玮和爸爸又从隍庙山走到三眼峪口下到月圆村,辨认乔伯伯的房子,记忆中乔伯伯家旁边有棵大核桃树的,可是核桃树连根枝条都没留下,只看到那一片区的房子好像排队一样,一座座或靠压或叠加在一起,要倒未倒斜倾在泥堆石头上。

乔伯伯的家再也看不出有什么了。小女孩想,乔伯伯的房子一定就在那些挤倒的房子堆里,房子压房子,伯伯和大姨肯定被压在了下面。爸爸说,昨晚12点他给乔伯伯打电话就不通,伯伯可能不在了。魏玮泣不成声泪雨滂沱地想伯伯和大姨被冲到了哪儿……

魏玮的记忆里,乔伯伯和大姨一直很关心她的学习和成长,也很疼爱她去他家玩总给她好吃的。2006年春节第一次随爸爸妈妈去乔伯伯家拜年,屋里有一盆她叫不出名的花,粉红色,开得十分娇艳,看到魏玮被水灵灵的花朵迷住,回家时,乔伯伯便让妈妈把那盆花给她抱上……

魏玮和爸爸沿着隍庙山走过党校,下到鳌爷庙那里的山路,一直走到三眼峪沟口,然后从小路走到三眼村,穿过政府统办大楼走到广场。广场上人很多很乱,好多人跑来跑去,大多数小孩女人都在哭,好多人穿的是背心和短裤光着脚。南门街道边摆了好多死人,有些身上盖条床单,有些赤身裸体身上全是泥沙,血迹伤痕染黑了伤口,有些女人头发被泥浆裹在一起。青峰和宏源超市到南门一段的马路上全是堆起的泥沙石头,看起来至少有两米左右。新华书店的泥浆里有10多具遗体,有些女人的脸被沾满沙泥的头发罩住,血淋淋的,浑身没挂一根线,泥浆里不断看见腿和胳膊……一路爸爸和叔叔们拿板子椽子大石块边铺路边走,魏玮跟在他们身后,看到的景象让她害怕极了,腿和口唇止不住发抖,她只想闭上眼,可是闭上眼更害怕陷进泥里……

魏玮看到,电信局院内泥石流堆积物超过了二楼的窗户,大门口巨大的门墩不见了踪影,被掩埋到齐腰深的水泥电杆趴在倾斜的楼房上,受强力挤压后有两辆车爆炸起火,车身烧得只剩下铁壳子。小女孩清楚地记得,电信局院子在西南角只有一个大门,四面全是四至六层高的大楼。眼前的景象是,从正北方向涌来的泥石流打穿了北边一排家属楼的砖墙,北街的路面本来就比值班室的地面要低到将近两米的样子,从公安局门口流过的泥石流向正西青峰超市方向溢过来,泥石流砂浆都快把电信局南楼有值班室的一楼埋掉了。

找不到路的爸爸和魏玮又从青峰广场走过来到城江大桥,县城汽车站周围全是洪水。滔滔浊水腾起的浪头隐去了白龙江往日的温情,有些地方洪水溢出了堤面,2009年刚修建的城关大桥只看见“城关桥”三个字,几米高的拱形桥梁露出水面的部分不足一米。几只临时绑起来的筏子漂在白龙江和汽车站中间的水面上,爸爸说那是在转移和解救被困的人。白龙江浪头再有两米多就淹到城江桥面了,当时大桥上人很多,县委书记范武德喊着让大家不要在大桥上站,那里很危险。

爸爸带魏玮从南门往外走,南门原来的龙峰酒家楼房有半壁被冲走,后面两栋六层高楼房被洞穿,水泥板、砖块吊在钢筋上像灯笼悬悬地挂着,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这一路魏玮又看到了好多尸体,有些就在倒塌的屋檐下。一个男人半边身子在泥浆里,胳膊在外面,手表被太阳照着发出的光很刺眼。稀泥汤里每走一步都会有陷下去的危险,她感觉腿软得都快走不动了。走过城关镇政府门口就全是泥石流洪水,不知道路在哪儿,已经走到中间,返回更困难,小女孩十分担心她和爸爸走不出去陷进泥潭,想到妈妈还在等她和爸爸回去,她只想哭。

走过南街时,迎面三个人抬着一个死人在身边经过,担架上垂下的胳膊了魏玮发抖的腿上,好像一阵冷风传遍了全身,她眼睛发黑不由自主叫了声“爸爸”便哇哇大哭了起来,爸爸赶紧回头抓紧了女儿的手……

南街也死了好多人。走过龙峰酒家路段时,石头加泥浆堆积物有四五米高。跟着爸爸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混浆里,爸爸一边走一边拍照,无法顾及身后的魏玮。泥里不时看到或完整或残缺的死人魏玮陷在泥里的小腿抬不起来急得直喊“爸爸”,听见哭喊,爸爸赶忙转过身把她一把拉了过去……

走过的好多地方泥石流里的小狗小猪有些还活着,但没有人去救,魏玮可怜那些小生命,只恨自己无能为力去救它们。走过鳌爷庙旁边一家没被冲走的半块墙背后时,一头牛犊般的大黑猪在圈里陷入泥浆中,头扬得高高的吭哧吭哧直叫唤,魏玮让爸爸专门照了张相。

一路见到的人无论男女都急匆匆的大多都在哭。

9日开始政府已陆续发放救济物品,可是气象局人少,大人们都在忙,顾不上领物品。几天来,魏玮和大人们一样忍着饥饿,严重缺水,嘴里已经裂开血口,晚上睡觉只能靠着会议室的沙发小眯。自8日起,妈妈患有静脉曲张的腿肿得都快走不动了,除了值班,妈妈还在送材料,她陪妈妈来回跑指挥部,妈妈只是走路,一声都不吭,走过泥石流重灾区,她看到了好几次妈妈的泪眼。爸爸满嘴唇血泡,天天来回在指挥部和单位奔波。听妈妈说,爸爸9日晚上出去,10日凌晨3点才回来,夜黑加路难走还掉进了粪坑。几天来爸爸妈妈两眼血丝,连吃方便面的时间都没有,小女孩心疼着爸爸妈妈……

外公外婆和舅舅担心疫情发生,担心魏玮的安全,打电话说接她过去。11日舅舅和表舅舅来接她,在两河口受交通管制进不来。爸爸定西的同学韩树林来送救援物资,返回时,爸爸让魏玮坐他们的车一起出去。妈妈要给她装瓶矿泉水,因为缺水,魏玮没要,妈妈也没坚持。爸爸在指挥部,妈妈值班,晚上8点前后正是忙的时间,她匆匆把魏玮的书包递上车看了一眼转身就走了……

当着妈妈的面,魏玮忍着没哭,走出院子后,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后来魏玮的同学说,那晚重灾区一户人家一个6岁小男孩,晚上怎么都在家里待不住,父母睡觉他就是要出去,不让出去一直哭闹,没办法大人们把门锁上,他还是折腾,天在打雷下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担心夜已深了,他跑出去会出事,就将大门上了锁。结果雷声很大的时候,这小男孩将窗子玻璃砸破,跳窗出屋,然后从墙上翻出大门向山上跑了。家里几位大人发现孩子跑出,便全部出动追,赶他们的宝贝,就在他们追着孩子跑的过程中,泥石冲过他们家所在那一片区,瞬间家就被汹涌的泥石流淹没。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4集,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