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26

2018-12-14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2010年8月7日晚上10点左右,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城 东北部山区突降特大暴雨,引发三眼峪、罗家峪等四条沟系特大山洪地质灾害,泥石流长约5千米,平均宽度300米,平均厚度5米,流经区域被夷为平地。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悲情舟曲。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在舟曲泥石流灾害发生之后,舟曲县气象局工程师包红霞写出了一本记录当时情况的书籍《悲情舟曲》,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发行,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了8年之久,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一生的伤痛。今天,我们就和您回顾一下1557人遇难,284人失踪的8·7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26集。

“8·8”特大山洪泥石流阴霾笼罩的不仅仅是舟曲一隅,在那些布满灰暗的日子里,很多人都是那么的焦急和忧心,为舟曲祈祷,给舟曲尽自己所能的帮助,把善良和真诚播在了阴暗的舟曲,使舟曲的天地明亮温暖了许多。

岷县的个体户刘淑珍送点心送蔬菜大饼来舟曲救援的事迹,是很多赴舟曲救援的志愿者们经常说起的。很多人只听故事,心里描绘着她的形象,因为她经营的是以牛肉拉面为主的餐馆,很多人想她的长相一定泼辣丰满,或者说是精明胖硕吧,可是实际却判若两人。

她有点瘦弱,说话柔声细气显得很朴实,一米六过些,46岁,背微驼。这是一个4年前承受过灭顶之灾的女人,自幼家境贫寒,丈夫学过民间烹调,政策开放后,夫妇俩白手起家辛苦经营小饭馆,有了点资本后设想改换装修门面,扩大经营,不幸却从天而降,外出运货的丈夫遭遇车祸当即身亡。一同出事的还有她的亲弟弟、两个堂弟、一个侄儿子。一夜之间痛失5个亲人,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啊!片言只语都没留下的丈夫将生活的重担全抛给了她,失去了顶梁柱,刘淑珍差点爬不起来,可是女儿儿子侄儿还得抚养,公公婆婆也得送终,她是老人孩子的依靠,没有了她,老的老,小的小,咋活啊?厄运降临时,女人往往眼泪很多,眼泪伴着日子,她依然经营丈夫留下的拉面馆,瘦弱的肩膀撑起了三个破碎的家……

如今女儿成家,外孙女两岁,儿子、侄儿进了重点大学,公婆身体尚健朗,她觉得生活有了阳光,每当思念丈夫时,她都要丈夫在那一世界和她一道祈祷老天保佑全家老小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一脸朴实的刘淑珍说起她支援舟曲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她说,2010年8月8日一大早她从电视新闻里知道舟曲发生了泥石流,好几个朋友都联系不上,心里很难受,心烦的根本无法营业,于是就关了门。她想,躺一阵子可能会好些,可是躺在床上,翻过来转过去就是睡不着,眼睛一闭好像就是泥石流中人们的绝望。她是经受过大灾大难的人,深知失去亲人的悲伤会把人压垮,想起那些不幸的人她就难过得要命,舟曲有她的好些朋友和熟人,电话一个都联系不上,她心急如焚,决定去舟曲看看。于是立即将自己店里的大饼、点心全打包,又打发侄儿购买了3000的饼子点心,到蔬菜市场购买了300芹菜和100多斤大蒜,准备好这一切天已经黑了。她电话通知女儿侄儿明天5点去舟曲,孩子们无条件答应与她一同出发。

9日与侄儿直奔舟曲,看到的比想象的还残醋,一切令她震惊:石头泥浆,污水稀泥,尸体一具具,房子压房子,月圆村不见踪影,公安局家属楼倒塌,干部职工和家属40多人失踪,印象中美丽的舟曲已无半点踪影。断电断水断交通,种种社会的突然“瘫痪”威胁着每个活着的舟曲人,即便有东西也没水做熟吃!她遗憾所带食物太少,就把东西分成四部分,分别送到公安局、交警队、县政府、人民医院,这些单位都有她的熟人和朋友。她说,走在路上,没有一处不碰到尸体,没有一张脸不淌眼泪。每个单位、每个人都在太阳高温下忙忙碌碌,抢险救灾,显得很累很紧张。

连夜回到岷县后刘淑珍当即决定,免费为救援舟曲的人们供饭供水。10日早晨在店门上挂出了“为救援舟曲者免费供饭供水”的横幅。10日那天她做完了25公斤面粉5袋。只要看见是甘南走往舟曲的司机来店里,她不但免费拉面揪面片给客人吃,而且将牛肚子、牛肉都凉拌了端到救援者面前。那些天在她那里吃饭的有前去救援的外地人,也有从舟曲出来的难民。救援人员要走时她就将饼子和凉拌牛头肉和肚子肉及点心装好,店里有多少她就装多少,要求那些人替她送到舟曲给志愿者或难民。

2010年5月份子宫肌瘤动过手术的刘淑珍,没有因身体不适而多休息,每天她都亲自上阵。8月10日挂免费牌,10月4日才取下,这期间仅给救灾人员免费供餐合计达23万余元,灾民吃饭免费将近400元。凡是车牌号为甘P赶往舟曲救灾的小车,除了免费供餐还将大饼捎往舟曲,要求他们送给灾民或志愿者。进入舟曲的解放军曾有三批到她那里吃过拉面,领导坚持按价计算,三次总计1800余元的现金她坚持全免。湖南红十字协会会员10多人吃饭免费后,送东西依然拒收,许多灾区出来的群众吃完饭临走,她还送饼子送饮料……

到灾区救援的车上都贴有纸条。问及刘淑珍为啥给进入舟曲的大小车司机要免费供餐,她说只为赶快救人,只为了能给舟曲同胞一丝帮助。舟曲和岷县是邻居,她的店在车站附近,这些年过往舟曲的人大都吃过她的拉面,没少帮衬她,她的好多回头客都成了她的好朋友。

当对她说,经常来吃饭说明你饭做得好,吃饭付钱天经地义啊!

她说,人在世上,应记住别人的好,应多行善。

真诚所至,爱心为开!她的事迹在舟曲广为传颂,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者把刘淑珍的故事带到了家乡。《陇南日报》一位记者出差路过岷县,看到横幅,又亲眼目睹了她的实际行动,不动声色地用手机拍了照片,以图片新闻发表。岷县电视台、定西市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凤凰卫视等多家新闻媒体都将她的事迹报道,互联网也有写她的篇幅……

免费供餐时段能计算出的账超出了4万元,这对一个以牛肉拉面为主要经营方式的小饭馆来说应算是笔丰厚的收入!

救援结束,日子一天天趋于平静,回过头看泥石流志愿者,关于刘淑珍的付出,一些人说她是想出风头捞名利,有些人说她傻。

兰州军区某领导见到她时也发出感叹,握着她的手说,当今社会很多人为名利为赚钱费尽心机,灾难降临,关键时刻还想方设法赚钱发财,舟曲发生泥石流,一个远离灾区的女人有这么大的行动,真是难得!

舟曲一位退休老干部谈到刘淑珍时,郑重其事地说:全舟曲人应给刘淑珍深深鞠一躬,县委、县政府应给刘淑珍做个锦旗或匾以作纪念……

陈吴刘老人在广坝有自己开的招待所。2010年8月7日晚1点过些,听见了雷声没见雨有多大,天气热,他与老伴还在聚精会神地观看《牵挂》电视剧。突然,没电了,像往常一样以为过阵子会来,但10多分钟过后依然不见电的影子。他想,没了电就睡觉吧,刚躺下的他又听到了雷声,像爆炸在头顶一样,也听到了外面的吵嚷,心里还犯疑,打雷下雨很正常的事,旱了几个月,下大点也是好事,人们吵个啥?很可能有人遭雷击了吧。

陈吴刘起来想看个究竟,打开门院子里一片黑,便拿出一把蜡,除了在自家窗台点上之外,还在其他房子的窗台上和二楼拐角处都点了,这样楼道里亮了起来。他下到二楼观察下面夜市上忙碌做烧烤生意的男女。因为这里是菜市场,白天卖菜,晚上摆烧烤和卖洋芋搅团麻辣粉等小吃,人来人往比较热闹,摊主们已习惯断电后点起蜡烛继续营业。那晚他们仍然像往常遇到停电一样慢慢地收拾着自己的家当,可是这次与以往不同,停电后大水已从马路边涌到了摆摊的地方,门口摊点一些人的东西有些漂在水面,有些已被水冲到了别处。

看到水漫了进来,人们喊着:“水来了,水来了!”惊慌选窜。

黑暗中人们没有了方向,看到人们乱跑,陈吴刘赶忙大声喊:“往我这里跑,赶快往我这里跑,往亮处跑!”

听到呼喊,循声人们看到了亮光,一窝蜂涌到了二楼陈吴刘身边,待下面的人全跑到二楼,他立即下到楼梯口察看水情,一分钟不到,水已涌到了二楼楼梯口。情况危急,来不及细想,他又带领大家穿过二楼,通过楼桥跑到了后面一栋楼,只有通过这栋楼才能跑到后面那栋五层高的楼上,那里地势高应该是安全的。可是,通道处户主装修安上了卷帘门,保命要紧!他命令身边一位男子将卷帘门撬开,如果主人问就说是他的主张。这过程当中他连忙又从后门赶到后院喊叫卖肉的安徽人吴刚、四川摆调料摊的全家及卖面铺的伙计,叫出这两家后,问:还有没出来的人没有?

老伴焦急地说,楼下面娘俩还未跑出来。老伴说的娘俩是指在菜市场的一角靠墙处搭帐篷住的离异女人和她的儿子。女人40多岁,儿子上小学五年级,平素她靠卖菜和收取下棋打牌的桌椅小费维持日子。那晚洪水涌进菜市场时,女人想起老娘给她磨的新麦面,想背出来,结果就耽误了时间。当大家都跑到陈吴刘这里时,母子俩已被困到了水中,水已淹到了孩子的脖子,大喊救命的她听到老人的喊叫时已赶不过去!老陈赶快往过去冲,跟在身后的老伴赶忙找绳子,然后直接从二楼将绳子扔下去,母子俩抓住绳子,老两口费力拉,怎么都拉不上来,这时楼上从网吧里跑出来的两位藏族青年说,他们会水,还是下去扶一把保险些,没等老陈说什么,他们就从二楼绳子上顺到水里,四人连拽带吊终于将母子解救到二楼。

为了确保菜市场里所有大人孩子都安全转移,黑暗中,老陈要求各家清点各家人和邻居,清点大院里晚上所有开店铺的住宿人员,确信大家都跑出来后才松了口气。疲累得快瘫倒的老陈一看时间快2点了,这才想起找自己没回家的几个孙子,打电话给女儿,电话未接通。

水继续汹涌上涨,在楼顶,大家商议往哪里跑最安全。这时陈吴刘的妹夫说后面这座楼可与西街搭梯子往一中转移,恰好住后面楼的人中有位林业局的干部说他家有梯子,他去扛。大家赶忙让道,梯子扛来,在他妹夫和林业局干部的带领下,人们通过楼梯跑到了六楼,然后从六楼又转移到西街一座楼的顶层。所有人员集中达百十号,要往一中方向转移就必须下到地面。惊魂未定,在楼顶穿行,漆黑的夜晚,每走一步每一分钟都是生和死的较量。战战兢兢穿楼顶,老陈和妹夫一个在这边拉着,一个在对面接,老人嘱咐妹夫,骨折也好,脱臼也罢,一定要将人抓牢,抓紧胳膊,不要松手。

终于,走过西街的楼顶,将所有人员拿绳子往下吊。人们在风雨中哆嗦着,妇女们连冻带怕,手脚发软,有人在低声哭泣。但是,另一些人粗壮有力的手抓住了她们,可以说,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把她们推向了梯子。一支百十余号人的队伍,一股向一中靠近的生命之流,是那么缓慢,那样艰难,肉体紧贴着冰冷的楼壁一寸寸移动,手指在黑暗中摸索,妇女和小孩,被人下托上拽,在极其危险的姿态下,攀援而下……

下到地面后,老人立即命令所有的舟曲人朝县一中转移,外地人原地不动,抓紧手,不要松开。细心的老人怕外地人不知一中怎样走,一出去又落到水中失性命,他想亲自带他们走。

几个外地人都是刚来舟曲做生意,人生地不熟,从房间跑出来时,惊慌失措只穿了条短裤。有一个来自广州的女孩穿着内衣内裤冷得直哆嗦,他老伴赶忙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脱给了女孩。一个安徽老板光着上身,他便将自己的衣服脱给了他。第二天,也就是说8日清晨,他到寨子村的亲戚家,给这几位在睡梦中被惊醒,逃命过程中没穿衣服没鞋穿的外地人要了衣服要了鞋。

然后,老陈把那些感激涕零的外地人带到了女儿家,让女儿烧了点米汤给他们吃。9日,由于食物已中断,没水没电,他只好告诉大家赶快投亲靠友,他也要去兰州小女儿那里了。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26集,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