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45

2019-01-02 23:30-23:59 责编:吴恪瑾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在舟曲泥石流灾害发生之后,舟曲县气象局工程师包红霞写出了一本记录当时情况的书籍《悲情舟曲》,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发行,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了8年之久,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一生的伤痛。今天,我们就和您回顾一下1557人遇难,284人失踪的8·7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45集。

灾难发生后,包红霞每天用日记记录了她那段时间的感受,今天节目,我们一起来分享一下她那段时间的灾区日记,回顾一下那段特殊岁月。

灾区日记:2010年8月27日 晴间多云

萱姿化妆品店的张蓉和父母及妹妹全遇难,家所在位置深度淹没,连一丁点的遗留物都没有!

张蓉是个很阳光的青年,2009年底才结的婚,要过2010年春节前,腊月二十九日在街上碰见她买年货,因为喜欢吃火锅,她买了10斤虾,替她看店的母亲说买得太多了,吃不完又糟蹋。她说,不怕,过年了嘛,坐着慢慢吃。

自认识起,她留给我的印象很开朗也很干脆。单眼皮下一双大眼睛笑起来时连眉毛都在笑,一口排列不齐的门牙很有特点却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娇美,两颗大大的虎牙是她笑脸灿烂的标志。声音略带点沙,说话大声大气,这就使她话语更具磁性,给人一种男孩子都少有的粗犷豪爽。因为喜欢她性格里有女孩子少有的狂放不羁,每次路过她的店门总要看看她。她的妹妹个儿比她略小,容貌没有她姐的漂亮,说话办事和姐姐一样十分有个性,爱学习上进心强,见面就很认真地叫我阿姨,有点淘的气质很讨人喜欢。

一次到张蓉店里买洗发用品,她的妹妹说在舟曲再找不出和我一样的第二张脸了,一张又红又黑的脸,还不自觉收拾,形象很欠佳,怪不得有优秀才华却没当上领导。女孩说她一直在《甘南日报》上读我的文章,却不知道我就是包红霞,还说在文章里所见到的包红霞和面前的完全不一样,她的想象中包红霞应是淑女模样,而且是以打扮入时的样子出现在大庭广众面前,可是认识了包红霞,太朴素了!在姐姐店里连瓶30元的洗发品都舍不得买,拿姐姐的话说与文章相比作家形象的确欠佳……说完她还扮了个鬼脸,长叹了口气,逗得在场的人都放声大笑。这个很是讨人喜爱的女孩2009年兰州商学院毕业,泥石流发生前正着手准备参加县上事业单位人员招聘考试,我的好友王慧芳说那孩子学习很好,考公务员没问题能通过,真正可惜死了!

张蓉家的又一套房子买在瓦厂大桥这边商品楼的五楼,走街上碰见我,打招呼还常说我们是邻居。她笑着说早已听说气象局院子宽敞,绿化搞得很好,等有空了一定来认真参观参观。我说在舟曲再没有比气象局大院好的地方,应该来看看。2010年8月7日晚,因新楼睡觉太热,父母住九二三林场家属院一楼,姐妹俩都把那里当成避暑胜地与父母住一起,泥石流袭来时全家没一个逃脱。虽然知道张蓉已结婚,却不知嫁了谁。“8·8”后才知晓给丈夫武警中队副队长王伟打电话的妻子,就是张容!

灾区日记:2010年8月28日 晴间多云

按乡间习俗,今天是遇难者的三七,听去街上的同事们讲,在灾区中心地,沿河道纪念的人很多,哭声震天。

是啊,亲人间不容有告别余地就生离死别,一夜之间一家人剩一个的,这一个就来,那些全家都死了的就只有亲戚来祭奠了,而那些流动人口和一些外来做生意的人失去生命的同时也就失去了与亲人的联系,他们连一个掉眼泪的人都没有!

县广电局的退休干部李宏说,他一直找他的妈妈和两个侄儿的遗体,一直都没有找到。他的弟弟刚过51岁生日,一家4口和母亲全遇难,9日弟弟在新华书店的泥沙中找到,11日弟媳妇在邻居家屋檐下也挖了出来,母亲和两个侄儿被坍塌的房子埋得太深,弟弟的家在月圆村中间,那一路稀泥太深,他租的挖掘机5次都没能开到跟前。他说那几天挖母亲,发现邻居家房背后一块大石头下有血水不断渗出,他估计下面有人,就和救援解放军一道挖,结果挖出了一个女孩。死者身边有个皮箱,打开一看,里面有学生证,上面是理工大学,生于1988年,名字为辛艳芳,看样子还是在校大学生,还有一个印有《经济日报》驻陕西的记者证,这位遇难于月圆村的外来女大学生来舟曲是搞社会调查还是旅游或走亲戚没有人知道。他按学生证与学校联系,学校说没有此人,他又打电话给《经济日报》社,也说没有这样一位记者,在舟曲她的尸体也没人认领,最后被4个武警战士放上担架抬走。

他还说,他的两个侄儿都比他的儿子听话,自小很乖学习好,老大在陕西的一所大学毕业,去年考取碌曲公务员分配在玛艾乡,老二也是大学生,2007年兰州商学院毕业后在湖南打工,8月6日赶回来准备参加县上8月23日的事业单位招聘人员考试,7日晚上就遇了难,真正可惜死了,想起两个侄儿他比自家儿子还心疼。二侄儿子的女朋友在漯河市,出事后一直给这边打电话,说她要来看看。他实话实说,苦口婆心劝姑娘不要来,人已没了,连尸体都找不见,来了只是更加伤心。每次姑娘打电话都哭喊:伯伯,这不是真的……他的心都要碎了!

他说,老百姓中也有很感人的事,12日13日连续两天,他都看到有位60岁左右的老妇人,背着一背篼苹果给救援解放军散发,解放军不吃,老人就跪下哭着要孩子们吃一个,说娃娃们太辛苦了……

给我单位民工们做饭的那个女人,家在东山乡,丈夫是教师,为了孩子上学方便,从乡下来县城租了间房子,她边照顾孩子上学,边找些零活干。暑假孩子们上英语补习班,丈夫做饭照顾打理一家人的生活,她出来到我单位工地打工,泥石流中全家都没了,三七这天妹妹从乡下来到姐姐曾租住过的房子废墟前祭奠姐姐全家,哭得几乎晕了过去,一母同胞情啊!

单位后面农妇的姨娘住南街,一家8口人全遇难都失踪,眼睛本来比较小的她,哭得又红又肿,几乎都看不见走路了。

灾区日记:2010年8月30日 阴有小雨

县上规定泡了15天的房子全拆除,也就是说不管房子是否成了危房,只要进了水便要拆,而且期限只有5天,于是要拆的那一片区居民又急急忙忙租房借房搬家。人们都很惆怅,一个家要搬而且又没有房子,那些过日子的大小物件又能搬到哪里去呢?

按照县上通知,要求全县干部职工义务清理淤泥。我和同事赶到县城南门,各单位清理淤泥的干部职工拿着工具站在路边等候安排,许多人聚在一起讲述着那天晚上逃生的过程和听到声音的可怕。

一名电力局的职工,看上去四十八九的样子,说7日晚上他值班,天气很热,他喝啤酒看电视,突然没了电,接着便听到声音不对,就想着看看是怎么回事,跑出来一看,白龙江里的水已到了马路上,他赶忙给领导打电话汇报情况,打完电话赶快跑出来想往高处跑,结果一出门发现水已到了院子,他冲出来朝城江大桥那里跑,头顶一道闪电让他看见了迎面扑来的浪头,他又掉头,与水赛跑,那时只愁没再多两条腿。他说人在关键时刻求生的那种欲望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潜力,他兔子一样的跑到一家门前,觉得水已经靠他很近,再跑下去就会被冲走,不管三七二十一撞开门,赶快上楼,砸窗子,告诉那家人发了大水赶快逃,与那家人一起翻过窗子再往后山方向跑,滑倒了赶快爬起来,根本没时间去考虑有没有路,只要后边水不跟着来,逃生就有希望,命就能保住!跑到山上,只穿着件背心和短裤,天又是下雨又是刮风,差点没冻死。天麻麻亮,老天!舟曲成了什么样子啊?真正惨不忍睹,让人哭都没好声音了!

灾前的九二三林场职工家属楼从马路边下坡再下坡才能到达,家属院和公楼在一个院子。从三眼峪流出的泉水,经过九二三家属楼排水渠时响声很大,水十分清冽,冬暖夏凉,左右方圆的人们一年四季都在那里洗菜洗衣服。泥石流之前说起舟曲近些年的变化,许多人都说舟曲许多地方的泉水已经干了,只有九二三这里还有水。九二三周围有好多四合院样的民居,那里新建起来的几座楼房,与民房同在一片区仿佛鹤立鸡群,楼顶和马路一样高。2010年夏天院内正在修建新住宅楼,许多人还将房买到了那里。很多人说如果不是这场灾难,相对其他地方来说,那里临江环水,环境较好,许多舟曲人认为在九二三买商品住宅楼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事实上,舟曲县城形成的特殊历史地理环境决定,九二三那里一片区只能为三眼峪排洪道,祖先们是不曾在那里居住的,1987年的城市建设规划也明确指出此地不能修房住人,今人却置若罔闻,这次九二三全部覆没就证实了原先规划的远见。

我遇见了妇联的李小翠,她代表单位来清淤,她的家在月圆村,那一片区能生还的寥寥无几,但她和爱人、婆婆都幸免于难,不能不说是奇迹。

她说,泥石流那晚他和爱人还没有休息,10点过后下起了雨,一道贼溜溜的闪电蛇一样闪过,也听见怪怪的雷声很响,时间不长电停了,刚开始她听外面有人在哭喊,没了电,以为是有人被雷击了,但没几分钟就听见周围房屋像被什么推着走一样,她的房子也晃动了起来,那声音说是翻江倒海一点都不夸张,或者说根本没有字眼能形容得出。她和爱人在客厅一时都反应不过来是往外跑还是留在房子里,幸好那晚她将婆婆安排到楼上睡觉,如果在下面,她和爱人肯定要去救,那样三个人一个都活不了。泥石流涌进院子跑不出去,她和爱人退到卧室,泥浆石流已冲进了客厅,砖、石头、邻居家房屋的墙全压了过来,客厅半壁坍塌,卧室没倒,泥石流涌进屋,她和爱人婆婆退到二楼顶没地方退了……

那时候站在楼顶就看到泥石流腾起的灰雾几十米高,绕过她家的半壁房子,气浪呛得嘴都张不开,眼睁睁地看见周围邻居房子和人一起全没了!幸亏那晚刚开始没出去,后来出不去,如果刚开始不择方向冒冒失失跑出去就必死无疑。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2010年“4·14”玉树震灾,2010年“8·8”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国旗3次为平民降落,很大程度证明了国家确实将“生命至上,以人为本”做到了位!可是,我多么希望全国哀悼日自舟曲为止!灾难所至,往往死伤最多的是平民,死的已定格,不管有多悲痛,活着的人还得继续过下去,灾后生活影响最大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就拿舟曲来说,泥石流彻底毁灭了3个村子,许多单位房子被水淹,后来又被规划拆除,许多人没了家,居无定所,租房子都找不上。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45集,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