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54

2019-01-11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2010年8月7日晚上10点左右,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城 东北部山区突降特大暴雨,引发三眼峪、罗家峪等四条沟系特大山洪地质灾害,泥石流长约5千米,平均宽度300米,平均厚度5米,流经区域被夷为平地。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悲情舟曲。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在舟曲泥石流灾害发生之后,舟曲县气象局工程师包红霞写出了一本记录当时情况的书籍《悲情舟曲》,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发行,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了8年之久,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一生的伤痛。今天,我们就和您回顾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54集。

灾难发生后,包红霞每天用日记记录了她那段时间的感受,今天节目,我们一起继续分享一下她那段时间的灾区日记,回顾一下那段特殊岁月。

灾区日记 2010年10月5日 晴间多云

我依然想看看泥石流影响人们生活的真实情况,于是又步行走到街上,在汽车站那里,石沙泥浆还没有清理干净,一些武警和车站职工一起清淤。长途车卖票的地方设在了原来青峰宾馆的服务台,地方狭小,买票的人很多,有些站在门外,国庆长假临近尾声,回来的都要走,许多人就提前排队买票。

广坝众多商铺都在修复屋顶和破损的墙壁,男人女人都忙碌着,见了熟人就笑着打招呼,问起他们的损失,少则二三十万元,多则五六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

秦安人李东厚的舅舅洗完货物后又粉刷铺子。一位做服装生意的湖南老板问我,县城到底搬不搬,他们感觉舟曲已经没希望了,不打算进货了。

我说,听政府规划县城应该不搬,但迁移一部分人出去是可能的。

他们说,灾难后明显感觉人少了许多,生意越来越难做,待在这地方也没意思,泥石流后第6天,政府给他们2000元的营业补助,并且限定所卖商品一律不能高于灾前。

一位当地老板说,泥石流发生后,日子细细思考起来还真不知道该怎样过好了,她还说国庆长假去发货,舟曲人都发疯了一样往兰州拥,很多舟曲人都出现在兰州。

我说,也不奇怪,灾后人们的心情总被压抑着,兰州离得近,能游玩和欣赏的地方多,去兰州散心是最好的选择。

马路上依然有穿着迷彩服的志愿者和民兵,用小架子车拉稀泥砂浆扫积水。走过秦安人李增全大哥的铺子时询问他的损失,穿着齐膝雨靴的女主人正忙着在门前的水渠里洗运动鞋,抬眼看着我叹了口气,眼圈发红要哭的样子,男主人说连库房存货损失达30多万元,7日那天8万多元的货,包都未打开就遭灾,现在商品虽然全在泥里淘洗出来,但要处理卖出去难度很大。原来10元钱的东西现在卖3元,人家还要讨价还价。昨天有人看到他们清洗商品,很认真地看了衣服鞋帽,要他们别洗了,当垃圾倒了算了,洗出来的东西不干净,对人身体不好,要他们为自己负责,为别人负责。

可是,这些曾经因苦日子来舟曲打拼的秦安乡下人,从摆地摊起步一分一厘积攒光阴,几年过去,他们以坚忍和勤劳在舟曲立住了脚,多年打拼积攒下的资本几乎全押在货物上,现在那么多的货物都要销毁,怎么能不心疼啊?

南门陈记商行的老板是浙江台州人,老父亲遇难在九二三林场的出租屋,他雇人挖了4天4夜终于挖出了遗体,运武都火化后捧骨灰盒回老家安葬。九二三那里遇难者遗体很少有挖出的,他寻找挖老父亲遗体和安葬老父亲的孝心感动了浙江商会,所有家乡在兰州或者说在甘肃做生意的商家自发组织给他捐款,回到老家,村委会给他8万元安葬费,民政局也给他10万元慰问金,加上商会捐款,总计收到捐款将近30万元。

虽然孝心感动了很多人,但老板依旧自责不休,人到中年本想好好孝顺辛苦一生的老父亲,泥石流灾难却造就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痛和遗憾。陈老板总是想,如果不把老父亲接来,在老家老人应该好好活着,或者说来舟曲,老父亲不住出租屋,那晚与他们在南门这边,或待在铺子里,就不至于失去生命。

陈老板说,怀想老父,现在说什么都无法让自己从后悔和自责中解脱了。

2010年10月6日 多云

新闻不断滚动播出舟曲江盘乡又出现了滑坡!省局和州局都打来电话问滑坡情况和有无人员伤亡,为了到现场了解情况,我和爱人赶往南山滑坡的地方。走在路上戴着口罩还是阻挡不住空气中尘土和腐臭味钻进鼻孔。

尽管9月底有关部门通过媒体告知国庆禁止人们到舟曲旅游,实际还是不断有人专门来看舟曲泥石流,有些人用望远镜仔细眺望。我们从城江大桥这里走过,然后登山。山体塌方的地方有条山村公路,随塌方而中断的部分大概30米左右,两面有警戒线,正面下方的住户已全部转移,旁边一家人的房子部分被埋,其余靠近塌方的住户有些在观望,有些在搬家,救灾帐篷搭在离危险地较远较平的地方。我们赶到时有记者在拍照后又走下去到院子里采访住户。

这次滑坡塌方的地方从山顶看,有二三十户人都将房屋修建在塌方体的正下面和旁边。舟曲县城平地狭小,山体十分脆弱,江盘乡的许多地方,见雨就滑,塌方和滑坡出现很频繁。人们沿山修房,面对松懈不牢固的山体,明知是危险区却只是简单地进行加固,然后费力地修房建楼,除自己住还出租给人赚钱。

山坡上所有房屋表面看修得很扎实很讲究,似乎也很安全,可是危险却从修房之日起一直潜伏着。许多到现场观看塌方的人都说这些地方根本就不能修房的,人们修房建楼政府为什么不制止?有人说,这些年政府部门很少注重城市规划,大都自行修建,一家赛一家,尤其“5·12”后越修越疯狂,劈山建楼,握手亲嘴楼危楼丛丛。离滑坡不远处两座建在半山腰的楼房高十三层,听说那是“5·12”后一个人将那块稍显平展的山体买下,又挖掘扩展,从下往上垫,终于开辟成他认为能建楼的样子,据知情人讲就那样危险的楼房,一些人还抢着买。泥石流后,快竣工的楼房成为烂尾楼。褐红色的大型起吊作业杠一直没撤,也一直未见施工,风吹日晒中,施工用的绿色纱网已经脱落。从山顶看,两座楼房地处滑坡体的最下方,如果山体整个滑脱,坍塌和深埋也是一闪而过。

我们拍完照片又转过山嘴,在一家灾民帐篷前遇见了两个小孩,看样子是姐弟,女孩八九岁的样子,神情很专注地写着数学作业,五六岁大的男孩看起来很乖,静静地坐旁边看女孩写作业。

早晨的风有点凉,两个孩子都穿着较单薄的运动衣,弟弟不时吸着鼻子,鼻涕不时流出。我盯住他时,他抬臂用袖子一擦又一吸,看我们一眼,然后又看女孩写字。

我问姐弟俩家原来在什么地方,弟弟看了姐姐一眼低下了头,姐姐说在南门,说这话她没抬头,手不停依然写作业,男孩又看了我们一眼将目光投向了女孩。

帐篷搭在地埂子下面,里面有电灯,方便面、米面油全堆在一角,两盘鸡蛋架在方便面箱子上。一张门板加块尺余宽的木板搭起的床能躺三个人,我问大人到哪去了,姐姐说不知道,所以也就不知道大人是男还是女,是不是姐弟俩的父母了,可以肯定的是屋内居住的人应有三个。帐篷外有开垦的菜园,油白菜、香菜胖乎乎的很惹人,看得出这帐篷里的大人是很会打理过日子的。

“8·8”这样的灾难前所未有,对孩子来说无疑受到的惊吓比大人更严重,童年的记忆不但重重地写入了逃难的惊慌,也留下了生离死别的创伤,幼小的心灵承受天地双重造就的灾难,对他们的成长是很不公平,甚至是很残酷的。

2010年10月8日 晴间多云

《早间新闻》里又报道了关于舟曲城关桥旁边石头崖垮塌事件,因为刚看过山体滑坡,以为是媒体混为一谈,就没有再去想什么。可是同学又发来短信说舟曲又有滑坡坍塌事件,询问对我们有无影响。我才仔细注意到新闻报道的石头崖垮塌事件时间是7日晚上11时25分左右,与滑坡不在一个地方。

下午我和爱人又到出事地点观看详情。石头崖坍塌的上方是“藏乡江南,泉城舟曲”,为了固定这八个几丈高的美术字,山体被机械打钻,石壁上曾经为钉挂十几丈长的“拉尕山”大型风景画而将钢钻打入壁体,打凿进去的钢筋动摇了石头山体的稳定,再加“8·8”后雨水较多,山水灌进缝隙导致石崖坍塌。

石崖坍塌正好与泥石流发生的时间差不多。

2010年10月18日 晴间多云

街道上来回运输废墟杂物和白龙江泥浆的装载车疯牛一样驶过街道,使县城交通秩序大受影响,行路安全出现了好多问题,那些车辆其实全是施工单位雇用的当地运载车,司机技术和交通修养极差,仗着援建单位的特权只知赚钱,很少自觉遵守交通规则。10月16日,原曾任舟曲气象局局长的赵平,下午4点去接孙子被装载车撞倒,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停止了呼吸,他家在公路段附近,泥石流发生险些被冲毁,亲戚朋友都为他们全家躲过一劫而欣慰,没想到两个月后,他却丧命于运输泥石流泥浆的车轮下!

早上去城建局送临洮住宅楼登记表,顺便去理发的地方收拾了下头发。理发店老板的房子底层进水,被规划在拆除楼房之内,她把孩子让乡下的公婆照顾,自己则和爱人在理发店安了家,她说工商局这两天在发放铺面维修费,拿上营业执照可领取1500元。

在理发店里,一个在山后白龙江林管局工作的青年说,8日那天早上他在家里接到电活,领导要他到县城救灾,早上他在两河口买了几个包子,来到县城一看,头一下子蒙了,未上来之前根本没想到灾情那么严重!许多人在满是石头瘩棱子的淤泥里行走,没有路,战战兢兢走一步就有一步的危险,肚子很饿手提包子,却不知道吃。从瓦厂走到隍庙山再走到南门,一路的景象真是吓麻了,连吓带饿唾沫都没了,口干得要命。南门那里有家饭馆门开着,他进去让做饭,老板说没什么可做,他直接走到厨房,看见盆里有囟肉,他要求买一斤,老板只好卖给他。他又问有没有开水,提起人家的电壶,还好,里面有水。吃饱喝足后他就赶到单位指定的地方和其他人一起抬人,把一个受伤的人往峰迭抬,走到锁儿头那里口渴得嗓子冒烟想买瓶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铺子,一瓶矿泉水要了5元,听说那女人东西一直卖得贵,后来被工商局的人好好收拾了一顿。他说,锁儿头那里一个老汉六十几岁的样子,看到他们抬着伤员,把10斤壶里冷冻的矿泉水全给了他们,他们给钱硬不收。

来理发的江盘小学的陈校长家在江盘乡河南村,他说虽然远离白龙江没受灾,但灾难发生后生活还是受到了很大影响,停电断水,没水就得背水,原来白龙江边上的泉水没了踪迹,到山顶石头泉背水吃,来回十几里山路吃力得要命,想吃菜也买不到。走县城没有路,只好走山上的小路,天晴太阳毒,背一点点东西都背不动,天阴下雨路陡坡滑走不成,日子的确不好过。8月18日开始才有了卖菜的人,他一下子买了好多,能装50斤的编织袋几乎装满。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第54集,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