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那些令人震惊的假酒案1

2019-01-27 23:30-23:59 责编:吴恪瑾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今天,和您聊聊那些令人震惊的假酒案,第一集。

第一起要说的案件,当数“1·26”山西朔州假酒案,这起震惊全国的案件。1998年春节期间,山西朔州地区发生特大毒酒事件,不法分子用含有大量甲醇的工业酒精,甚至直接用甲醇制造成白酒出售,造成20多人中毒致死、数百人被送进医院抢救。在喝假酒致死的农民梁卓武的葬礼上,他年幼的儿子泪眼呆望着镜头,似乎还没有完全理解死亡的含义—因为“黑心”的假酒,他已永远失去了父爱。这起20多人致死、数百人被送进医院抢救的惨剧发生。虽然最终六名造假者被判处死刑,但他们对其他人造成的伤害,又岂是违法者被处罚就可以缓解的呢?

回顾事件的发生,是在1998年1月23日,农历腊月廿五,刚度过小年的人们,正忙着置办年货,喜气洋洋的准备过年。就在当天,位于山西朔州平鲁区人民医院接受一位病人,病人人症状为:呕吐,头痛,呼吸困难,没等进抢救室就瞳孔放大死亡,医院的判断为“酒精中毒”。

当时医院仅以个案处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一场影响整个白酒行业的“98朔州特大假酒案”刚刚拉开序幕。24日医院平鲁区又接收两名病人,一名中毒病人也是为未来得及抢救就已死亡。而另一名重度患者因患有高血压史,因症状与高血压类似,当时医院建议转院进行CT检查,就这样错过了发现“假酒”的最佳时机。

时间很快到了1月26日,农历腊月廿八,各大企事业单位均已放假,明天就迎来除夕。就在当天中午时分另一位中毒患者到达医院,这时医院已经开始重视。就在当天下午接诊一位中毒患者在到达医院前就已死亡。

医院马上前往调查发现患者的共同之处均为“饮酒”,以此判断酒出了问题。当晚18点平鲁区人民医院紧急向区政府,区防疫站,区公安局紧急汇报。晚19点平鲁区召开紧急会议要求迅速封存全区散酒。当晚21点左右,死亡人数达到6人,朔州市,平鲁区在平鲁区人民医院召开紧急会议,要求拿出抢救方案。

1998年对于朔州市党政机关可以说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已放假的工商,消协,以及公安机关被迅速召回,在当晚查封1000余处散酒销售点,并收回部分散装白酒。

1998年1月27日,终于查到一个“毒酒散出源头”位于朔州南关的杨万才的散酒批发店,并很快查到“毒酒生产源头”王清华。经审问王清华自太原市南郊区陈春明的““宇誉溶剂加工部”先后15次购买34吨甲醇工业酒精加水兑成57.5吨销售给当地的白酒批发商王晓东、杨万才、刘世春等人。经测定王清华的假酒甲醇严重超标含量达到361克/升,超国家标准902倍。

当得知事情的严重朔州市和周边地市在春节晚会当晚屏幕下方播放紧急通知:我市近日流入清徐、文水、孝义生产的散装白酒,已造成严重后果,望广大市民不要饮用此酒。”

然而,受当时信息传播因素的的影响,仍然有部分市民未收到信息警告,且当时处于春节各家都有小酌几杯的习惯,朔州以及周边地市自1998年1月27日,除夕开始,直到2月5日,正月初八不断有患者入院治疗。

“98朔州特大假酒案”最后共造成27人直接死亡,222人入院接受治疗,其中多人永久失明,其他轻微中毒患者近千人。1998年3月9日,王青华等6名犯罪分子被依法判处死刑。

朔州特大假酒案影响深远,对汾酒影响尤为巨大,因为6主犯之一的山西省汾阳市中杏酒厂厂长高世发在明知甲醇有毒的情况下多次购买假酒并制作礼品酒进行销售,因山西省汾阳市中杏酒厂厂址与汾酒相似,汾酒也被牵连查封。当年汾酒从白酒行业销售排头的位置跌到了第九位。

“劝君莫饮山西酒”的媒体报道,对山西的白酒产业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山西酒成了毒药代名词,成为扎在山西人的一枚刺;同时“朔州假酒案”也是酒水监管的分水岭。

经过调查,最终认定,1998年1月,山西省文水县农民王青华用太原市南郊程广义处购买了2400公斤甲醇,随后和妻子武燕萍在甲醇中加入回收来的酒梢,勾兑成散装白酒。他们用34吨甲醇加水后勾兑成散装白酒57.5吨,出售给山西朔州个体户批发商王晓东、杨万才、刘世春等人。这些人明知道这些散装白酒甲醇含量严重超标,而且超标比例极大,后来经测定,每升含甲醇361克,超过国家标准902倍。

就在去年,特约撰稿人赵振江写出了一篇报道,《黑暗余生:朔州假酒案二十年》,今天我们回顾,依然会有很多感慨。

张枝,68岁,双目失明20年。1998年1月26日,48岁的张枝喝了四两左右用甲醇勾兑的散装白酒,第二天身体感觉不适,出现全身无力、腹部疼痛等症状。28日早晨,被送进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县医院抢救得以保住性命,但至今仍双目失明。

事隔半年之后,张枝才知道卢福兰过世了。

“听说是春天去世的。”68岁的张枝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和54岁的卢福兰同是1998年朔州假酒案的受害者。

这个案子因年月久远,几乎已经被人遗忘。1998年,山西省文水县农民王青华用34吨甲醇加水后勾兑成散装白酒57.5吨,出售给个体户批发商王晓东、杨万才、刘世春等人。这些甲醇含量严重超标的散装白酒流入市场,官方数据显示,事件至少造成27人丧生,222人中毒入院治疗,其中多人失明,轰动全国。

当年腊月喝了假酒的张枝,三天之后双目失明,同样受害的还有卢福兰的丈夫赵兴顺——他因饮用该酒甲醇中毒去世。

人事变迁,对于在世的受害者来说,特定时代背景下,医疗鉴定和司法程序的缺陷造成权责追溯的困境。

生活在黑暗中的受害者淹没在公众记忆中,当年轰动全国的假酒案也逐渐成为一个陌生的名词。朔州假酒案后,山西白酒行业遭遇重大打击,这个案件成为中国酒类市场监管的“分水岭”。20年后,那些受害者的余生仍在提醒人们对于食品安全及监管的反思。

王化忠,72岁,双目失明20年。1998年1月27日,王化忠和两个儿子一起喝了甲醇勾兑的散装白酒,28号早晨,王化忠感觉全身无力、视力模糊,两个儿子接连也出现了相同的症状,在邻居的帮助下父子三人被送进医院抢救。

72岁的王化忠最近老是做梦,梦见自己在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的矿上和工友们参加文艺活动,扭秧歌、唱晋剧。“心里那个畅快。”

梦醒以后,他却不得不独自面对黑暗,这黑暗像绸子一样盖着他,起初他感到慌闷,最后慢慢地习惯与它同在。

1998年,王化忠在朔州市平鲁区康家窑煤矿当矿长,主管安全生产。这是他下矿井的第28个年头,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如果不出意外,他再工作几年,退休,然后有更多的时间和老朋友们“搞搞文艺”。

唱戏是他的一大爱好,几个煤矿的领导曾经因为争取他这个“文艺人才”发生过争吵。王化忠的三个儿子都已经成家,众人除了羡慕他的文艺天赋,乐呵呵的性格,还对他和睦的家庭称赞不已,他的家里总是高朋满座。谁来了他都热情招呼,即使乞讨者上门,他也让老婆给准备吃的。

那年春节前夕,王化忠的儿媳妇苗改莲买了10斤散装白酒给老人过年。腊月二十七晚上,王化忠和两个儿子在家中喝了六七两散装白酒,父子三人喝得其乐融融,王化忠也颇自得于儿媳的孝顺。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王化忠感觉头晕,全身乏力,视力模糊。“我抬头看天,原本蓝色的天变成了灰蒙蒙一片。太阳也变得像黄豆那么大一点儿。”二十年后,王化忠对最后的视觉印象记忆犹新。两个儿子也相继出现这一症状,在邻居的帮助下,父子三人被送往平鲁医院紧急抢救。“医院三层楼的病房都快住满了。”王化忠醒来后才知道,他喝得是假酒。

刘斌义是刘国福的小儿子,1998年1月25日,刘国福喝了约三、四两甲醇勾兑的散装白酒,26日早晨双眼失明、神智不清。刘斌义和母亲等四人将刘国福抬到平鲁医院进行抢救,两小时后转院到朔州矿区医院,最终治疗无效去世。

郭萍,72岁。丈夫赵华曾经是一名军人,退伍后被分配到平鲁工商局工作。1998年1月25日,因饮用甲醇勾兑的散装白酒中毒治疗无效去世。

石桂英,74岁,1998年1月26日,二儿子刘建华因饮用甲醇勾兑的散装白酒后抢救无效身亡。刘建华1995年从山西财经学院毕业,97年参加工作,是朔州市平鲁区环境保护局的一名职员。“儿子去世之前不省人事,一句话也没说。”石桂英说。

也在同一天,罗秀梅的丈夫侯志忠喝了散装白酒,第二天晚上,他又喝了一次,一共6两,当天晚上,侯志忠开始“浑身发冷,手脚麻木,眼睛模糊”。年三十早上起来,侯志忠开始呕吐,“吐出来粘稠的液体像动物的血块。”罗秀梅赶快再把丈夫送到医院,“当天下午人就没了。”

卢福兰的丈夫也在那个时候死于非命。时年14岁的赵亮留下了当年的日记:“我骑着自行车满大街地找人救救我的爸爸。”那是当年老师布置的“年夜日记”作业,老师看了觉得日记写得怎么这么真切,同学告诉他说写的就是真事。

事后调查显示,王化忠和侯志忠喝的白酒来自山西省文水县一个叫王青华的农民,他用34吨甲醇加水后勾兑成散装白酒57.5吨。时任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职业病科副主任穆进军从采样化验结果中得知:这些散装白酒甲醇含量超过国家标准的400倍至500倍。

震惊全国的山西朔州假酒案揭开黑暗的帷幕。

62岁的罗秀梅一直保留丈夫那张已经发黄的死亡证明书,这几乎是她能自证丈夫死于那次假酒案的唯一证据。事实上,就在侯志忠去世的2天前,第一个受害者中毒身亡,短短数日内,喝这批散装假白酒的人中,27人相继死亡。他们中的很多人死后都草草了事。

1998年3月9日,山西省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假酒案的始作俑者杨万才犯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判处死刑,被判死刑的还有其他5名被告人。然而,受害者们及其家属们却没有得到任何民事赔偿。

“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没走对法律程序。”在黑暗中摸索了二十年的张枝至今耿耿于怀。当年因为失明,他丢掉了朔州市平鲁区食品公司副经理的职位,渐渐地失去经济来源。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那些令人震惊的假酒案 第一集,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