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日本阪神大地震21

2019-02-22 23:30-23:59 责编:母晨静

00:00 00:00

2011年3月11日14时46分,日本东北部海域爆发了有记录以来的一场最大级别的地震。此次地震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不仅给日本造成极大冲击,也对整个世界造成极大影响。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黑色311,日本阪神大地震。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2011年3月11日,被称为黑色311,日本东北部海域爆发了一场大地震。电力不足、供应链中断、放射性物质扩散……严峻的现实不仅考验着日本,而且,如何做到与自然和谐相处,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值得全人类进行深刻地反思。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专门介绍这次地震的书籍《黑色311—日本大地震与危机应对》,对这次灾难做了详细记录,也分析了其中我们需要借鉴的经验教训,今天,我们就和您聊聊日本阪神大地震,第21集。

日本经济在经历了长达十五年的萧条后,不良债权等一系列长期令其焦头烂额的问题开始得到控制,2005年以来的数据在基本性因素上显示出乐观的倾向,正当人们的判断在是“挣脱萧条”还是陷入“失去的二十年”两者之间左右摇摆之时,一场由地震、海啸及核危机构成的三重灾难又将日本经济推向了低谷。面对“萧条”与“灾难”的双重局面,很多经济学家深思—日本经济到底怎么了?对这一问题的解答不能仅仅着眼于“灾害”后的局面,而是应该将其放在与灾害之前的无论是十年、十五年还是二十年的“长期萧条”之中来考虑。

不妨设想在“萧条”与“灾难”的双重局面下参与博弈的有五个经济主体,它们分别是日本政府、央行、商业银行、企业、家庭,他们各自的“决策”及选择如下:

1.日本的政府方面:灾害重建需要增加政府预算,担心震后如果采取更为扩张的财政政策会增加累计财政赤字。

2.日本银行方面:“零利率”降无可降,只有加码“量化宽松但担心向市场提供更多的流动性不利于日元。

3.民间商业银行:出于社会责任方面的考虑放贷且短期内不会对逾期还款者罚息,但担心其自身盈利受影响而“惜贷”。

4.实体企业:对震后经济恢复前景担忧不会进行积极投资,担心即便投资可能无法筹措到资金。

5.家庭:担心未来生活,长期看迫于年金问题,短期有核危机造成的安全问题,宁愿选择储蓄而不去消费。

由于存在于以上五个经济主体的种种担忧,其个体行为选择倾向于保持在维持现状上,这种选择对于单个经济主体而言,只要其他经济主体的行为不发生变化,他们的选择都是最优的,即形成一种“纳什均衡”,其结果是经济整体维持在一种非效率的状态下,如果不打破这样的“纳什均衡”,在短期内日本很难走出“灾害”的阴霾,长期看将不可避免地在“萧条”中徘徊。那么,未来日本将会怎么办?如何才能打破这种非效率的僵局呢?

在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囚徒困境,它表明的是个人最佳选择而非团体最佳选择。上一部分所说的五大经济主体的博弈行为显然可以表现为重复性囚徒博弈,其间,各市场参与主体更多地注重自身利益的追逐,缺少了合作。这种囚徒式的非合作性博弈的结果不是令人满意的,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长期萧条的局面。

如果政策当局,也就是财务省与央行和民间商业银行、企业、家庭,同时采取更为积极的对策与行为,参与到“合作性博弈”中,非效率的纳什均衡将可能得到一定的改善,尤其是在短期面对“灾害”的问题上,五大经济主体之间的“合作”而非“背叛”显得至关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在“合作性博弈”的过程中,政策当局的执行力十分重要,因此一个适合的政治体制至为关键。20世纪90年代初,正当日本经济开始陷入“失去的十年”时,美国经济刚好摆脱萧条,在高科技与信息经济的带动下,美国经济保持了很长时间的景气阶段,长期困扰的财政赤字问题由于税收的增加而得到了解决。美国之所以能够维持较长时间的景气周期,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格林斯潘恰当地采取的金融政策以及在这一政策执行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高效率功不可没。美国的中央银行具有高度独立性,其决策很少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这样的政治体制为格林斯潘决策的迅速及高效提供了保障,格林斯潘在认真听取政府意见的同时可以保持相对的自主性。而日本的中央银行从法律上讲也具备独立性,但通常会受到来自政府及议会的干预,阻碍了其政策决定的自主权发挥。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大恐慌时期,同样经历过由于中央银行正确决策缺失导致加重和延长危机的教训。

根据日本的调查数据显示,有79%的日本企业受到此次大地震影响。特别是在日本东北、关东北部和南部地区,有八成以上企业因地震受损。从不同产业来看,运输仓储、大宗批发特别是制造业的受灾企业都在80%以上。从规模角度来看,受灾大企业多达2036家,超过总数的八成以上:而中小企业为6332家,占总量的77%;其他小企业1736家,为总数的74%。数据银行的调查对象涉及日本全国2097家企业,得到10747家企业的有效回答,占调查对象总数的48.6%。

大地震几乎给日本所有产业都造成巨大冲击,对于制造业而言,受损最严重的是半导体电子产业,因为重灾区的岩手、宫城、福岛等东北三县以及枥木和茨城等关东北部两县均属日本半导体产业的集聚地,而汽车、家电、机械甚至钢铁等产业虽然也遭受直接损失,但其主要问题还是因为受到了供应链中断以及电力不足等两大困扰。

此次大地震造成了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截至2011年4月1日,地震造成11578人死亡、16451人失踪,房屋受损14.4万间。根据日本政府内阁府的测算显示,仅道路、住宅以及工厂等地震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在16万亿-25万亿日元,超过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2倍以上。受灾地区企业以及非受灾地区企业停产造成减产经济损失,在2011年度就将达到1.25万亿-2.75万亿日元。

大地震造成了工厂设备损毁,这直接导致日本整体生产能力的下降,而由于受灾,特别是灾区的家庭购买力也呈现下降趋势,因此,整个日本经济将出现部分产品供应不足、增长率下降以及区域性消费不振等问题。而且,从间接角度来看,地震所导致的电力不足、物流体系受损以及供应链中断等问题也将影响整个经济,从而使问题更加严重。

从中长期角度来看,为了灾后重建,日本政府不得不通过发行国债来筹集重建资金,加上企业投入需求,整个资本市场将面对利率上升的趋势这就会加大本已累卵之危的日本财政破产风险。再加上因地震导致生产能力下降所带来的日本贸易收支恶化因素,日元将出现贬值趋向,日本国内则出现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的风险。

电子产业直接受损巨大。地震重灾区东北三县岩手、宫城、福岛以及关东北部两县枥木、茨城等,都是日本半导体和电子产业基地,这里聚集着数量众多的半导体产业链上游企业以及半导体材料的关联企业。

首先是半导体、液晶面板及相关电子关联企业,该领域总共有34家企业受损。日本最大的半导体厂商东芝公司旗下的岩手东芝电子、东芝电子部件、东芝手机显示屏等子公司遭到地震损毁。日本最大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微电脑厂商瑞萨电子公司受损严重,其所属8大生产基地因地震受损,其中,那珂工厂受损最严重。

索尼公司在此次地震中受损也相当严重,7大生产基地受损,其中多贺城事业所遭到海水浸泡,受损最为严重。

除东芝、瑞萨电子和索尼之外,尔必达存储公司秋田工厂,罗姆公司旗下的宫城、茨城两大基地,夏普公司枥木县的矢板工厂,富士通半导体设在岩手、福岛以及宫城县的6处生产基地,三菱电机的福岛郡山工厂,三洋半导体的群马工厂、埼玉县羽生工厂,产研电气公司的山形基地、福岛基地和鹿岛基地,旭化成电子公司是在宫城县的石卷工厂,精工爱普生是在山形县的酒田事业所,日立制作所设在茨城的两大工厂,三美电机设在神奈川县的厚木事业所、北海道千岁事业所,精工电子工业的秋田事业所,新电元工业设在山形县的秋田、东根基地,日英电子神奈川县秦野事业所、茨城县筑波事业所,欧利晶在枥木县的间间田工厂,日本德州仪器在茨城县的美浦工厂,昭和电工在埼玉县的秩父事业所、千叶事业所,NT电子的茨城事业所,安森美半导体设在福岛的会津事业所,明思作工业的岩手工厂,松下电子装置的福岛基地,松下液晶面板公司千叶茂原工厂,NEC液晶设在山形的秋田工厂,以及日立显示装置设在千叶的茂原事业所等。

其次是半导体及电子装置与材料相关产品的生产企业,该领域总共约有33家企业受灾。作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硅品圆生产厂商信越化学工业公司,在此次地震中严重受损,其福岛县西乡村的白河工厂、茨城县神栖市的鹿岛工厂均因地震毁坏厂房及设备而被迫停产。由于日本的硅晶圆产量占到全球60%的份额,特别是在高端的300mm生产方面,所以,此次地震将对全球半导体生产产生巨大影响,尽管部分厂商已经表示将全力增产,但世界总体产量仍将下降10%左右。

日立化成工业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异方性导电膜生产企业,它与索尼化学共同控制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ACF是液晶面板与周边零部件衔接不可或缺的重要材料,而且,业界人主指出,没有它就根本不能制造触屏产品。尽管日立化成设在茨城县的下馆事业所以及索尼化学在枥木的鹿沼事业所受损均不是非常严重,甚至已经部分恢复生产,但是受到电力供应不足以及原材料供应不稳定因素的影响,短期内其生产仍然难以恢复到震前水平。

尼康和佳能公司是全球电子产业曝光装置生产的高度垄断者,它们的市场份额接近100%。尼康公司设在宫城县刈田郡、名取市、枥木县大田原市等地的四大基地受到地震影响,包括电子曝光装置生产线以及高端数码相机生产线都被迫停产,虽然目前已经部分恢复生产,但远远没有恢复正常水平。佳能公司设在粝木县的三个生产基地受损,主要是曝光装置和镜头生产线,由于设备受损严重,很长时间未回复生产。

以生产高精细液晶玻璃称雄世界的旭硝子公司也受到地震的影响,它是苹果公司 iPhone产品液晶玻璃的唯一供应商。该公司的茨城县鹿岛工厂、山形县米泽的ACC显示装置、福岛县郡山的AGC工厂等均因建筑损害而停产。而且,由于其供应商仓元制作所在宫城和岩手的两大基地严重受损,因此旭硝子公司的高端玻璃产品生产在短期内是很难恢复到正常水平的。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黑色311,日本阪神大地震,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