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日本阪神大地震23

2019-02-24 23:30-23:59 责编:吴恪瑾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2011年3月11日,被称为黑色311,日本东北部海域爆发了一场大地震。电力不足、供应链中断、放射性物质扩散……严峻的现实不仅考验着日本,而且,如何做到与自然和谐相处、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值得全人类进行深刻地反思。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专门介绍这次地震的书籍《黑色311—日本大地震与危机应对》,对这次灾难做了详细记录,也分析了其中我们需要借鉴的经验教训,今天,我们就和您聊聊日本阪神大地震,第23集。

日本东北地区是农林水产业的重要基地之一。这里的水产品产量约占全日本的三成左右,被海啸吞没的石卷市、气仙沼市、女川市、大船渡市和宫古市等地,都是日本最著名的渔港之一。这里也是日本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基地,大米产量约占全日本的1/5,苹果产量也要占到2/5左右,此外,这里还盛产蔬菜和牛肉、牛奶等农牧产品,成为东京地区蔬菜等农产品的主要供应地。

根据宫城县灾害对策本部的测算,此次地震给该县造成20754亿日元的巨大损失,其中仅农林水产相关损失就达8492亿日元,主要问题是农地被海水侵蚀、仓库受损、养殖基地被毁等。宫城县是日本的海苔、裙带菜、牡蛎等水产品养殖基地,仅此项损失就达332亿日元。此外,再加上渔船、渔港设施等被毁,宫城县的水产业整体损失将达3742亿日元。

截至2011年4月14日,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的初步调查显示,此次地震对于日本农林水产业的损失已经达到14298亿日元。其中,水产业大约6026亿日元,主要是渔船、渔港以及养殖设施等被毁;农业损失超过7000亿日元,主要是农业用地以及农用设施损失6907亿日元、农作物损失471亿日元;林业损失将近1000亿日元,主要是林地被毁、相关设施被毁以及林业加工损失。

旅游产业:损失巨大、触及冰点

日本不仅是个经济大国,而且还是个旅游大国,其旅游经济年收入超过900亿美元规模,占GDP比重将近2%,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然而,此次大地震却给日本旅游业带来巨大打击,这不仅仅是因为地震和海啸摧毁了东北及周边地区部分旅游设施,据宫城县灾害对策本部的统计显示,该地区商业店铺及商品损失高达1200亿日元,而该地区的旅馆住宿设施损坏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也达到200亿日元;而且,更严重的问题是来自福岛核危机,如今,不仅大批外国驻日人员已经撤离日本,即便是日本人也陷入核恐慌之中,因为日本政府将福岛核事故等级调整为与切尔诺贝利相同的7级。

东北三县并不是日本的旅游热点地区,其旅游收入并不占很高比例,即使排名靠前的福岛县,其旅游收入也不过50亿日元左右的规模。但是,临近周边特别是东京等地,却是日本旅游的热点地区。如东京市的年住宿规模达3351万人次,占到全日本的11.4%。如今,东京旅游业遭受了毁灭性打击。不仅那些平时价格高昂的外资宾馆门可罗雀,因为核泄漏造成大批欧美商务人员离去,就是亚洲商务人员热衷的日本普通宾馆也陷入困境。客房入住率长期高达八成左右的帝国饭店,如今也骤降至四成左右。就连最受亚洲各国人士欢迎的京王子广场饭店,其客房入住率也只徘徊在50%的水平。

此次大地震的影响非常深远,它还对炼油、食品、饮食以及服装等其他产业造成了冲击。如麒麟啤酒公司在此次地震中受损严重,其宫城县的仙台工厂和茨城县的取手工厂都出现建筑受损现象。仙台工厂内有四个存储库被震塌,短时期内都难以修复。该公司被迫扩大了神奈川县横滨工厂的生产能力,并紧急调整了东北全境以及关东部分地区的物流通道。

对于饮食产业的打击,除了地震直接冲击之外,还有来自因地震而陷入低迷的经济状况的影响。在关东北部等地经营回转寿司的元气寿司公司,其该地区全部158家寿司店有117家店因铺面受损而停业。该公司常务董事须藤恭成指岀,地震损害加之电力供应以及生活基础设施等重建问题,联系到食品卫生等问题,估计停业店铺范围还会扩大。

服装产业也遭受到了与饮食产业类似的冲击,闻名世界的日本优衣库服装公司,在东北地区有57家店面歇业。而以开设沿街店铺为特征的岛村公司,在宫城、福岛、岩手三县的127家店铺中,在地震发生后很久仍有店铺联系不上。受海啸袭击的宫城县名取市、石卷市等地,都有其所属店铺。

突发的地震和巨大海啸以及其后的火灾使得石油天然气等设施直接被毁。其中大规模火灾两起,一是仙台市附近的JX日矿日石能源的仙台炼油厂,再就是千叶炼油厂。JX仙台炼油厂内是因为油罐车装载柴油时,加载设备起火而导致火灾。当地消防机关与公司共同采取措施进行灭火,15日下午终于扑灭大火。千叶炼油厂是原油精炼汽油过程中起火,从而引发了10座液化石油气大型储罐发生接连爆炸。该公司在全国共有四大生产基地,而千叶则是其东日本地区唯一的炼油厂,日炼油能力24万桶,是公司最大炼油厂,占到公司整体业务的四成左右。

此外,石油化学产业遭受打击。如茨城县神栖市三菱化学的鹿岛事业所,地震导致其乙烯设备紧急自动停止,该事业所是用粗挥发油生产加工乙烯和丙烯,是三菱化学的重要基地。它为花王、旭硝子以及信越化学工业等近20家化学品厂商供应化学产品,此次地震预计需要1个月以上才能修复。丸善石化学公司的千叶工厂也受损停产,它与三菱化学的乙烯合计产能达130万吨,占到日本整体的15%份额。

对于日本产业而言,此次地震给其造成了巨大损失,而且诸多深层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其一,东京电力公司所辖区域的电力供给不足问题,不仅揭示出日本能源安全方面存在重大隐患,特别是福岛核危机爆出的安全问题,更对“日本核安全”形成了巨大冲击。其二,此次地震导致日本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全国范围停产,这也暴露出日本在生产组织管理层面存在的重要问题,曾经长期被奉为主桌的日本式JT管理方式是否存在问题,已经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其三,此次地震也揭示出长期困扰日本产业进化的老龄少子化、政府债务等问题,对于如何实现产业灾后重建,这些都将成为企业考虑的重要问题。

此次大地震以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造成整个日本东部的电力紧张。2011年3月14日开始,东京电力公司所负责供电的1都8县地区实施了三小时轮番停电计划。受核危机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6个发电机组470万千瓦时、福岛第二核电站4个机组440万千瓦时,总计910万千瓦时的核发电中止。此外,东京电力所属的广野、常陆那珂、鹿岛等三座火力发电站,也因地震海啸受损而停止状态,三座电站的总发电能力为920万千瓦时。也就是说,此次地震总共导致东京电力公司发电量减少了1800万千瓦时,这相当于其总发电能力6400万千瓦时的28%。

而且,由于日本东部和西部电波不同,东日本为50赫兹,而西日本为60赫兹,因此难以实现西部日本向东日本的电力支援。东北电力公司原本可以向东京电力提供支持,但是,由于其同样遭受地震损害,发电能力受损,因此难以向东京电力援助。

因地震而导致供电紧张,这对于东京为主的首都经济圈还是首次。此次大规模停电计划,直接导致支撑首都经济圈大动脉的轨道交通系统运行时间的大混乱,企业也不得不根据该计划作出各种准备,如错峰调整工作时间、购置小型发电设施等措施。然而,由于当前尚未真正进入到用电高峰季节,8月份的盛夏将成为东京圈供电系统的真正考验。以历年经验来看,炎热的8月份是用电高峰,峰值一般出现下午的2-3点时段,主要原因是空调系统用电导致。届时东京电力公司所辖区域的用电量最高将超过6000万千瓦,然而,大地震之后,东京电力的供电能力已经下降至3500万千瓦,形势非常严峻。今后,即使东电公司修复了被地震毁坏的火力发电系统,其供应能力最高也就达到5000万千瓦,距离需求还有1000万千瓦的差距,也就是说电力缺口仍然达16.7%。

在这种形势下,保证家庭用电将成为基本准则,而如果对产业界实行强制限电的话,那将对整个制造业造成极大冲击。仅东京经济圈与东电公司签署《供需调整合约》的企业就多达80家,这些都是用电大户,该协约规定这些企业可以享受较低的用电价格,相反,在电力紧张时东电可以对其进行拉闸限电。这些企业又都是日本经济的支柱,如果真的进行供电限制,将对经济造成极大影响。根据USB证券公司的测算,如果对上述企业削减25%供电而持续两个月的话,将使日本经济下降0.4%。因为尽管这些企业仅占整个日本制造业的两成左右,但由于都是材料等上游产品企业,其关联影响涉及汽车和电机等众多产业。而且,如果实施大规模计划停电也将影响到交通以及销售等行业,这种混乱甚至直接会打击消费心理,从而造成消费层面的缩减。

如今,日本核电已经占其总发电量的30%左右,日本政府还计划到2030年把核电比例提升至总发电量的40%以上。然而,日本这种严重的“核电依赖症”却未能经受此次大地震的考验。

截至2007年,日本已经建成使用55座核电站,另外还有2座在建设中、11座正在着手筹建之中。在核电设备能力上,日本已经跃居世界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法国。但若要考虑到国土因素,总面积仅有37万平方公里且呈条状分布的岛国日本,则堪称世界上密度最大的核电国家,平均每1万平方公里就有2座核电站。如同经济发展一样,日本核电发展也堪称奇迹。二战时日本还不具备核技术,战后也曾一度被禁止发展核技术,但日本最终说服美国,美国不仅同意其发展核电,还向其输出了最初技术。

核电曾经帮助日本纾解了能源困境。起初,日本在能源上严重依赖石油,其依存度甚至高达78%。这与国际石油的廉价和稳定密切相关。然而,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之后,原油价格由每桶3美元骤升至11美元,暴涨了近4倍。为了缓解能源困境,日本决定大力发展核电。

早在1965年日本就建立了第一座核电站,但缘于廉价石油的挤出效应,其核电事业并没有获得实质性发展。石油危机之后,日本政府投入大笔资金发展核电事业。以核电开发为例,1970年政府投入390亿日元,1975年增至50亿日元,1980年达到1700亿日元,1985年更是达到2600亿日元。核电不仅纾解了日本能源困境,还为日本催生一批技术先进的核电企业,如东芝、日立、三菱重工等,它们已经成长为可以与美国西屋、GE、法国阿海珐公司等相抗衡的核电巨头。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黑色311,日本阪神大地震,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