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10

2019-03-19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阪神大地震在日本地震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它直接引起日本对于地震科学,都市建筑,交通防范的重视。另外,此次地震也对日本政坛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专门介绍这次地震的书籍《日本阪神大地震研究》,对这次灾难做了详细记录,也分析了其中我们需要借鉴的经验教训,今天,我们继续和您聊聊发生在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第10集。

在淡路岛北淡町,采取了租借受灾区域周围私人土地的方式,在阪神之间的芦屋市则灵活利用学校校园等土地,以努力确保受灾地区周围的临时住宅。然而另一方面,神户市由于被迫建设大量的临时住宅,无法确保全部建在受灾地区周围,不得不将临时住宅建设在较远的地方。建设在较远地区的临时住宅数量,兵库县一栏中的其他地区有4318户,其中除了姬路市和加古川市之外,还包括大阪府的泉佐野市和八尾市。

建设在著名的“地震长条带”的受灾地区周围的临时住宅,只占神户市临时住宅总体的大约20%。大多数临时住宅都被建设在位于六甲山背侧的西区和北区的郊外住宅区附近或者人工岛屿和六甲岛屿的新开发区周围。

租借受灾地区的私有土地建设临时住宅不违反任何法律条文,而且在过去发生的灾害中也实行过这种办法。但是在这次震灾中,迫于建设量巨大的压力,采取了在较远地区确保大片土地进行建设的方式。如果遵循“保存原社区”的灾害复兴原则,那么在远离社区的地方建设临时住宅的行为本身就具有很大的问题。

日本《灾害救助法》中规定,必须在灾害发生后20日内开始临时住宅的建设工。最迟也要在一个月内确保受灾者能够入住临时住宅。分析过去的灾害事例发现,在酒田大火灾,日本海中部地震和北海道西南海面地震等灾害中,虽然出现了直到灾害发生一个半月后才完成最后一批临时住宅的建设工作,但是大部分都是在灾后两周到一个月后竣工。

但是此次地震中,迫于处理应急避难的需要,且因确保建设用地和建材时手续繁杂,建设工程被迫大大推迟。地震发生一个月后,人住临时住宅的工作毫无进展。两个月后大约三万所临时住宅竣工,三个月后大约四万所临时住宅竣工。七个月后终于完成了所有临时住宅的建设工作。最先入住临时住宅的是淡路岛五色町的四个家庭,然而那时离地震的发生也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

被迫推迟临时住宅的建设工作直接导致关闭避难所的日期被迫延迟,从而导致失去住宅的受灾者被迫长时期生活在避难所里。

此次地震发生后,由于必须建设前所未有的五万户临时住宅,致使临时住宅建设地和临时住宅的形态和形式出现了与以往情况不同的各种特征。

第一,临时建筑场地规模极大。从数量上看,大部分都是50户以内的住宅,然而引人注目的是超过400户的住宅竟然有16处,这些临时建筑地高度密集,人为地造成了令人震撼的而且具有强烈压迫感的环境。

第二,单调统一的住宅类型。在过去发生的自然灾害中,虽然说平均每户临建只有8坪,然而通常情况下都是根据入住家庭的规模而建设各种不同类型的临时住宅。在云仙等灾害中也提供了四种类型的临时住宅。但是在此次的地震中,大多都是同一种类型,这是由于为了尽可能快地大量提供临时住宅从而回避了多样化住宅的结果。

第三,大量进口和建设外国生产的临时住宅,出现了与传统住宅稍微的结构和规模。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韩国进口的315所住宅,被建设在西区和北区等郊区的新兴城镇内,在这些进口建材中发现了带有虫卵的材料,由于居民担心是否会发生虫灾,曾经一度引起混乱。

第四,建设了专门面向老年人的临时住宅和附带看护服务的临时住宅。专门面向老年人的临时住宅属于“地区型”,以两层楼的方式建在受灾地区内。神户市建设了1500所这种专门面向老年人的临时住宅。房屋室内安装了充分考虑老年人和残疾人身体状况的共浴室等设施。然而由于厕所也是公共的,反而出现了令人难以适应的情况。此外,芦屋市建设了配备看护人员的附带看护服务的临时住宅,曾经被评价为福利型临时住宅的模型。这种类型的住宅中设置了公共厨房,方便共同生活。

相对于10万户申请入住的家庭只能够提供5万户的临时住宅,在严峻的竞争环境下,采取了老年人以及残疾人优先入住的方式,因此出现了大量只有老年人和残疾人的临建居住地。分析户主年龄在65岁以上的家庭后得知,大部分家庭要么是老年人独自生活,要么是老年人夫妇俩的家庭。由此可见大多数入住者都是没有周围的帮助就不能生存下去的人口。同时,年收入不满300万日元的家庭占了70%,这表明不仅谈不上如何从经济上重建生活,许多人连维持日常生活都十分困难。

在受灾者中,得以入住临时住宅的人在那里治疗自己的身心创伤,同时谋求早日构筑起生活重建的基础,然而在临时住宅中相继发生孤独死亡的现象说明在实际生活中,临时住宅不一定能够作为生活重建的基地发挥应有的作用。

分析住宅的环境功能,超过一半的居住者都抱怨“能听到隔壁的声音”、“使用浴室和厕所不方便”等问题。隔壁的声音妨碍精神上的放松,使用厕所不方便妨碍肉体上的放松,这些是后文所述的引起健康恶化的一大原因。

出现抱怨浴室和厕所使用不便的现象,是由于虽然老年人得以优先入住,然而入住后的住宅并不符合老年人生活习惯的缘故。最初,行政部门对临时住宅的使用采取了租赁方式,因此坚决不允许改造室内设施,甚至连一颗钉子也不能钉。由于出现了老年人极力抗拒洗澡这种严重的局面,志愿者团体出面要求改变临时住宅的使用方式,并自己动手拆除了高低不平的阶梯,安装了浴池的扶手等。

但是,还是出现了因排水不畅导致污水积存,虫子爬进室内,车辆通过时剧烈摇晃等问题,除了住宅结构上的问题之外,许多人还抱怨周围的环境也导致日常生活不便。

此外,在重建生活方面出现的问题,40%以上的人抱怨购物不便。许多临时建筑场所离最近的超市至少有30分钟的路程,因此有些人懒得去超市购物,只待在家中等待配给的方便面的到来。

与云仙和奥尻受灾后相比,许多人抱怨“没有朋友,没有谈话的对象”,“担心地震和火灾”。经过详细分析,估计前者可能是由于搬迁到了远离以前生活圈子的缘故,后者可能是由于在地震或者火灾中经历了悲惨遭遇的缘故。

然而当问及有无生活上甚感不便的服务设施时,28%的人指出是政府办公点,27%的人指出是超市,26%的人指出是医院。应当引起注意的是许多人都指出了是政府办公点的现实。为了使人们恢复生活,不仅需要心理方面的关怀,也同样需要生活方面的关怀。

在临时住宅中进行访问治疗的医生发现,15.4%的人都是急需治疗的患者,这个比率超过了普通市区的五倍。感觉疲劳和睡眠不良的人占到了70%。

灾害不仅导致慢性疾病的恶化,而且新的环境加重了身体上或者心理上的负担,加上过度饮酒和服用安神药物,导致健康问题越发严重。医学研究发现,临时住宅中的居住者体内防止癌细胞的免疫细胞数量极其低下。

可以说在临时住宅中居住的期间越长,越可能出现精神和肉体逐渐崩溃的这种恶性循环现象。

为什么临时住宅没有成为重建生活的基地,却反而成了产生临时安置环境病的温床呢?只探明其中的原因而不尝试去除的方法,就永远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可以简要列举出以下三种原因。

临时住宅的结构和设施以及住宅区内的环境都极其简陋。行政部门自身也提出需要改善临时住宅,关爱中心开始在社区内安装设备,这些正说明了灾害救助法中规定的临时住宅的标准已经不再适合当代的日常生活水平,也不符合长期化的大规模灾害的要求。邻居的噪声和心理压力等问题,体现了居住环境对于健康和精神造成的影响。

“存续社区”是灾害发生后谋求复兴的原则之一,无论是重视历史的记忆以求复兴,还是为了唤醒复兴的信念和力量,社区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从避难所搬至临时住宅,从临时住宅搬至公有救灾住宅甚至到自主重建阶段,都需要考虑怎样继承和创建社区的问题在此次的临时住宅中发现了严重缺乏社区交流和因孤独引起的抑郁症以及浑身无力的问题,甚或为了排解忧愁开始大量酗酒的现象。在进行的调查中,通过比较身边有可以依赖的人和没有可以依赖的人的情况后发现,身边没有可以依赖的人时心理压力比较大。

大部分人都对临时住宅之后的新住宅不抱任何希望。许多人都认为自己将一直过着目前的生活直到死亡。失业、没有收入来源以及对未来的担心等导致受灾者的身心极其疲倦。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克服心理创伤后的压力障碍不是简简单单的咨询劝告就能解决的。必须采取具体措施如确保住宅、工作等生活基础的恢复。这是必须对受灾者提供公共救援的理由之一。

也有专家对如何减轻临时住宅中的生活艰辛的程度、恢复健康以醒重建的信念和力量等方面提出了几条建议。

最为重要而且居于核心地位的是早日创造条件搬到更好的住宅或是永久性住宅,确保良好的住宅结构和功能、建设场地和周边环境。可以采取“三种类型的社区”来实现永久化。

第一种,返回受灾前居住的地方重建受灾前的社区。第二种,集中在临时住宅生活中逐渐熟悉的人群,在临时住宅周围进行重建或者把他们集体转移到别处,以求继续维持临时社区。第三种,如同在临时住宅中努力创造新社区一样,采用在新环境中开辟崭新社区的方法。

由于各人所处的环境不同,能够选择的社区类型也不尽相同,因此应该制定创造各种社区的制度和政策。第一种类型的社区要求加快在受灾地区内建设公有住宅,第二种类型的社区要求制定集体申请公有住宅的制度以及利用目前的临时建筑场地进行二次开发的制度,第三种类型的社区要求建设集体住宅。

其中更为重要的是努力完善使这种选择得以顺利实施的住宅咨询体系。在争取早日恢复重建的思想指导之下,采取在临时建筑场所长期设置咨询室,定期访问临时住宅并与居民交流等办法。

即便这样,许多人还是难免在一定时期内生活在临时住宅中,为了阻止这种临时住宅环境症频发的恶性循环,需要推进临时住宅及其周边的改善,在临时住宅里创造社区以及谋求同临时住宅周围地区的联系,这些施应该和建设永久性住宅的任务同步进行。

有人担心改善临时住宅及其周边的环境后,是否会导致临时居住变为长期居住的问题,然而,即使改善这些环境的力量和创建下一个永久性住宅紧密相关。复兴所需要的是健康的活力而不是病态的消沉,为此不仅需要改进已结束使命的临时住宅的结构和设备,还需要灵活利用空房,积极创办临时店铺和临时工厂,临时店铺的繁忙工作,能够提高入住者的自力更生能力。

开展创造性复兴活动时可以采取以下具体做法,例如用鲜花装饰或用油漆粉刷房间重唤生机,铺修砖瓦和木材提高道路的功能性和安全性灵活利用帐篷和藤萝架提高空间性能以确保临时住宅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阃的连续性。这需要由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来承担改善临时住宅场地并将这种动力引向为建设永久性住宅而工作。

不言而喻,为激活这种行动,强化临时住宅内的自治会活动并通过这种活动创建社交圈是极为重要的。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