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3·21”江苏响水化工企业爆炸事故5

2019-04-01 23:30-23:59 责编:吴恪瑾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今天,继续和您关注3·21响水化工企业爆炸事故。在事故发生之后,《新京报》采写了一篇文章:《响水爆炸,生死之间:“什么钱不钱,命保住就不错了”》,也让很多人感慨不已。

龚琪琪是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的文职人员,负责销售方面工作,今年33岁。爆炸发生时,她所在的办公楼立在工厂的东南角,与固废仓库隔着分析室、配电房、氢化车间等,算是厂区里距离爆炸点最远的地方之一,她只受了轻伤。

爆炸后,破碎的玻璃片在她脸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左眼眉毛处最严重,缝了三针;胳膊、肋骨和腿上,也都是楼板砸伤的血迹和淤青;咳嗽时,胸腔和腹腔会有痛感。

路过人多的地方,总会有陌生人朝她看,也有人凑过来问一句,“是化工厂爆炸弄的吧?”龚琪琪不抬眼,闷声“嗯”一下。遇到有人问她后续的补偿问题,就冷笑一声:“什么钱不钱,小命保住就不错了。”

在响水县人民医院住院的,大多是爆炸中伤势较轻的患者,很多受伤更严重的被送往了盐城市区的医院。和厂里的其他人相比,龚琪琪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爆炸发生时,她听到巨大的声响。天花板掉落时,她抬起右手手臂护住了头部,尽管右侧胸部、腿部受伤,但头部没有大碍。“我对面的小姑娘就没有这些常识,当时就被砸倒了,伤得比较重,后来被救出来了,不知道送到了哪里。”

之后,龚琪琪和同事一起往楼下跑。当时一起跑下楼的二三十人是天嘉宜第一批“逃出来的”,办公楼东侧出去就是公路,大家一直跑了两三里路,后来被村里的三轮车送到了镇上的卫生所。因为卫生所不具备治疗条件,又被一辆公交车送到了响水县人民医院。

23日下午四点钟,从B超室出来,龚琪琪说了句“肚子里没事就放心了”,表情也跟着放松起来。再过几天,眼睛处的伤口拆线后,她基本就可以出院了,老家的房子离爆炸点不远,玻璃窗全部震碎,她打算暂住在响水县城的亲戚家,熬过这段时间。

蔡志军家也在王商村,和龚同山同村。蔡家距离天嘉宜化工厂只隔了一片田和一条路,直线距离在600米左右。

54岁的蔡志军在天嘉宜旁边的联化公司做土建维修。爆炸发生后,他从厂子里跑了出来,赶回家时发现父母住的砖瓦房已经大面积坍塌。老母亲当时刚好走到门口,侥幸躲过一劫。79岁的父亲头被砸中,不幸遇难,第二天被送到了殡仪馆。

砖瓦房旁边的二层小楼也是蔡志军家的,一楼原本用作小卖部,客厅靠墙摆着几张货架。二楼是儿子的婚房,拐角上贴的“囍”字还保留着鲜红的颜色,楼梯扶手上装饰着粉色的纱带。

两声巨响过后,一切变了样。

货架倒塌,商品撒了一地。楼梯上满是玻璃碴子,踩上去咯吱咯吱响。厕所的塑料吊顶上扎着几块被冲击波崩进去的玻璃碴子,马桶里还躺着一条毛巾。

客厅墙面上的一幅十字绣,边缘处还留着玻璃断碴,框子里是一黑一白两只天鹅和13朵粉色的玫瑰花。

除了龚家、蔡家,这个距离天嘉宜不到一公里的小村里还有许多不幸的人家。

龚家房子后面有一栋两间屋的平房,平时由在之江化工工作的一家河南人租住。事发当天,租户王宁因为请假看病躲过一劫,他27岁的女婿却倒在了厂里。

第二天凌晨两点,王宁跟随消防队员进入工厂指明方位。他给女婿打了电话,顺着铃声找到了遗体。讲述当时的惨状时,王宁压低声音,小声地对邻居嘱托“别让我女儿知道”。

同一条巷子的另一户人家,拥有两个孩子的母亲不幸遇难。再往南走,又有一户人家中有一名女性遇难。在天嘉宜公司里,她们分别是化验员和仓库保管员。

几条巷子之隔的村民王林阁,隔壁住着4个之江化工厂的外地工人,3名河南人,一名安徽人,最小的只有23岁。事发后,王林阁始终没看到隔壁有人回来。23日上午,工人们的家属来取物品,王林阁才得知,4名邻居中3人遇难,一人重伤。重要的东西拿走后,其余的东西被丢进了垃圾堆。

六岗村位于天嘉宜的东偏南方向,有几处房屋距离天嘉宜仅500米左右。

相较于王商村,六岗村里砖瓦房的比例更多,大多数砖瓦房都出现不等程度的垮塌现象。也有不少平房墙体开裂。23日上午,记者看到两名村干部在挨家挨户统计房屋受损情况。

村里的家具店老板刘湘正处失去亲人的悲痛中。事发时,他的母亲被落下的屋顶所砸,不幸遇难。他的父亲在屋后的邻居家串门,倒塌的时候迅速跑出屋子,幸运地只受了点轻伤。

“4个房间,100多平米,尖顶,大瓦房。”刘湘告诉记者,母亲居住的房屋离爆炸点500余米。附近只有四五户人家。距离化工园区500米以内的房屋曾被化工园区和镇政府要求拆迁。但一些住户因为赔偿价格过低或超出500米范围之外,一直没有搬离。

62岁的朱宝贵就住在这个区域内。第二次爆炸声响起后,正在菜地里除草的他听到背后传来房屋垮塌的声音,一抬头发现邻居家整个屋顶砸了下来。朱宝贵的妻子在邻居家串门,也被压倒在废墟下,他立马冲了上去。

听到有人在呼救,朱宝贵帮忙把人救了出来,妻子却刨了半天刨不出来,所幸后来亲戚赶到,一起把人刨了出来。“那时候还有微弱的呼吸,但送到医院抢救一个多小时后,没能救活。”最终,屋子里的四人有两人遇难。

再往南去,36岁的陈丽当时正带着两个孩子在家,爆炸发生后,陈家屋顶垮塌,将母子三人压在了下面。后来,4岁的大女儿被救了出来,14个月的儿子也被救出,“但当时人已经不行了。”

爆炸发生时,12岁的徐杰正在六港小学二楼的教室上语文课。突然间,徐杰看到黑板上映出一片黄色的光亮,他以为是谁拿灯照在了黑板上。紧接着,他听到一声巨响,“以为是飞机扔炸弹呢。”课堂没有被打断,直到第二次爆炸的冲击波来袭。

一瞬间,玻璃震裂,碎片被崩得到处都是,靠窗的两个铁书柜也被气浪掀翻,一个砸在了地上,一个挺着没倒下来。老师喊着,让学生们赶紧跑。

走到楼梯下时,徐杰感觉左脚有点疼,脱了鞋子一看,发现里面钻进了玻璃碎渣。

23日上午,六港小学的教室门口、楼梯上、学校门前的水泥路上血迹依然随处可见。

3月21日下午爆炸声响起时,距离天嘉宜2.6公里外,威尔化工有限公司的李雪正在窗前的椅子上坐着,大片玻璃被震碎,她赶紧问同事哪里出事了,对方说,天嘉宜。李雪心里慌了——丈夫邱友中在距离天嘉宜不足一公里的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

电话拨过去,不通。再拨,依然不通。她转而给同在之江化工工作的姐夫打电话,同样打不通。四点左右,李雪和姐姐赶到了之江化工有限公司。

黑烟不停冒过来,之江化工被爆炸冲击波推倒,“整个厂区好像被推平了一样,管道、钢架全都塌下来了,一片狼藉,连地上的土都被炸得飞起来,翻得到处都是。”李雪说。

听说有伤员被送到了医院,李雪叫上姐姐和一名同事,开车去了响水县城。发动了家里的亲戚,把每个急诊楼的每个病房都扫了一遍,始终没发现丈夫和姐夫的影子。

当天晚上11点多,几个人又回到了陈家港。路口被封,八九个消防员头上戴着探照灯,搜救幸存者。

丈夫邱友中是电工,姐夫在合成车间,找不到具体方向,只能打着手机电筒,一点一点往工厂里摸。没有找到家人,途中却救出了之江化工的一位陌生员工。

后来,几人再次去了响水县城的几家医院,还是没有找到亲人。22日凌晨两点左右,他们开车到了盐城市,继续在医院里寻找,直到凌晨五点多依然无果,只好重新返回工厂。

22日清晨,消防员陆续从之江化工厂区内刨出三名公司员工,其中两人已无生命体征,另一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严重脱水,但活了下来。

这两天,李雪找过医院,患者名单上没有和邱友中相关的信息;找过公安局,DNA和唾液都留了样本,但一直没有收到消息。

有同事说,看到李雪的姐夫被抬出了工厂,但医院和殡仪馆都没有找到,生死未卜,直到3月23日下午,邱友中依然处于失踪状态。

据李雪介绍,爆炸发生时,园区内的很多工厂处于停产状态,厂里工人不多。之江化工也在停产中,此前只有机修工、电工等30多人在检修,但最近厂里在安装自动化设备,部分员工从本月18日开始到场培训,因而事发时场内达到70多人。

爆炸发生后,有失联人员的亲友来到了距离响水县三十多公里外的邻县滨海。

由于响水的医院床位有限,部分伤者被送到了这里。在滨海县人民医院,头上裹着纱布的病人正靠在病床上和家人闲聊。

滨海县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有一部分遇难者遗体被送到了此处,其中男性居多,家属可以到公安局录入DNA寻找失联的亲人。

殡仪馆外的街道上,墓碑店、水果摊、猪肉铺和鞋店一字排开,有商贩说,22日上午,有13辆车开往殡仪馆运送遗体。当地居民回忆,共有二十余位响水爆炸遇难者被送来,但由于滨海县殡仪馆容纳不下,只有17位遇难者的遗体留在了这里,响水县的居民介绍,除了本县和滨海县的医院,还有一些患者被送往南边的阜宁县、盐城市或是北部的连云港市。

一家医院的电梯里,家属提着水果和饭菜挤来挤去,年轻的义工穿着红色马甲,病人们被搀扶着、推着送去检查。得知病人们是在同一场灾难中受的伤,大家三言两语问候着对方。

还有许多寻人启事在微信、微博上迅速传播,扩张到了更远的地方。失联人员的姓名、年龄、照片等个人信息被发布、转载,有人黯然:“找到了,人不在了”;也有人沮丧:“依然没有消息”。

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随着众多媒体的报道,爆炸事故背后的一些“魔鬼”细节也逐渐浮出水面。

此次发生爆炸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可以说是劣迹斑斑。过去三年时间内,它曾受到六次行政处罚。

去年2月,国家安监总局一度列出了该公司的13项安全隐患,而且其中几条涉及危险源苯罐的操作不当,正是此次爆炸的源头。

去年年底,盐城市委书记在响水调研期间,曾专门前往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视察,了解企业的整改落实情况;再往前的去年6月,爆炸发生的盐城以及南通、连云港,辖区内的所有化工园区都被要求停工整治。

就在爆炸事故发生的几天前,响水县县领导还曾通过走访调研的方式,多次强调工业安全生产,全面排查各类隐患。

2016年9至11月期间,南京绿石环境保护中心曾在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的周边地区,对园区周边地区涉及的所有住户或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员工进行公众环境满意度调查。居民普遍对响水生态化工园的环境不满意。绝大多数被调查者都认为,化工园区主要的污染问题是废气,一半以上的被调查者认为存在废水污染问题。

而据了解,当地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类似事故了,2007年11月27日,该园区另一家化工企业在重氮盐出产过程中发生爆炸,造成8人死亡。

8年前,陈家港工业园区曾传出爆炸谣言,引发当地近万名居民连夜逃离,发生多起事故导致4人死亡。

8年后,谣言竟成为现实。3月21日,位于陈家港镇生态化工园区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爆炸引起2.2级地震,相当于2吨多的TNT爆炸威力。

统计显示,2018年全年全国爆炸化工事故一共28起、死亡82人。单这一次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2018年整年的化工爆炸事故死亡人数的一半。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3·21响水化工企业爆炸事故,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