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芦山地震灾区重建一线实录31

2019-05-05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作为5.12汶川地震重灾区之一的雅安芦山,五年之后再遭重创,成为4.20强烈地震中唯一的极重灾区。陈果投身重建一线,记录了芦山重建的第一战役、第一现场。在之后,地震出版社出版了陈果的灾区重建日记,每一个故事都是现场的耳闻目睹,每一篇日记都是情感的真是流露。今天,我和您回顾灾区重建日记:从伤口长出翅膀,芦山地震灾区重建一线实录。

在前往路上的路上,本计划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可以到达芦山。坦途往往是逆境的开始。

G318线,雨城区多营镇,飞仙关近在咫尺。交警法力无边,用高不盈米的一道警戒线在眼前筑起万丈雄关。

只有军车、救护车和专业救援力量可以通行,其他诸如救灾物资、大型机具一概被亮起红灯,其他社会车辆更是插翅难飞。一辆辆军车和救护车疾驰而过,在浓重的夜幕上撕出一道绵长的裂口。尖厉的警报正是幕布开裂的声响,一声紧过一声,每一声都刀锋凛冽,宰割着紧绷的神经。

原来折返雅安的努力,不过是帮助我们从一个峡谷进入另一个峡谷。我心有不甘,试图编造一个完美的谎言同值勤的交警理论。之前的几个关口,我们都是靠舌战群英,加一张行政中心车辆通行证闯过来的。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拿车挡后的通行证。恰在此时,广播里再次响起播音员恳切的呼吁:由于大量民用车辆涌入,通往芦山的道路十分拥堵,请一切车辆服从交警指挥,为抢救生命让出唯一的通道。

好心常常办坏事。好心当常有,坏事应少做。我愣了一下,将手收了回来。等,继续等。

管制点旁边有一家小饭馆,东西早卖光了,可门还开着,灯还亮着,电视还放着。等待放行的人们涌进屋里边看电视边给手机充电,素不相识的人们因为一场灾难而相亲相近。

电视上一秒不停地播放着有关地震的消息:

截至21日0时,地震已致160人死亡,6700人受伤;

习近平总书记做出指示,要求把抢救生命作为首要任务,千方百计救援受灾群众: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震后5小时乘直升机进入震中察看灾情指导救灾;

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连夜飞赴灾区参与救援;

通往芦山的道路虽然抢通,但拥堵严重,生命通道十分脆弱;

……

一条比一条震撼人心,一条比一条温暖人心,一条比一条折磨人心。

实在是坐不住了。可管制并未取消,而且更加严格:军车、救援车也暂缓通行,公路此刻只属于救护车,只属于急需转院的危重病人。

最严格的管制措施大约从凌晨2点开始执行。3点,措施不变。4点,照旧执行。

人们的情绪在漫长的等待中渐渐发酵,挺进震中拯救生命的急迫心情消解着人们的克制和隐忍。不断有人找到交警,沟通,恳求,指责,争论。交警寸步不让,态度却始终如一的诚恳。

又一次不欢而散后,在一个交警转过身去的瞬间,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泪光,看到了他们的委屈和内心的煎熬。

一支救援队、一支消防队和一支抢险队终于不可遏制地爆发了。救援队先后有一男一女两个领队模样的人和交警争论了起来。

救援队:我们争分夺秒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就是为了去震中,去救人。

交警队:灾区人民感谢你们!不过请理解,前方通行条件十分有限,让出生命通道,这是上级的命令。

救援队:上级的命令也要看合不合理!

交警队:救护车通行已经受阻,真的不能再放车进去。

救援队:就我们一个车,能给交通造成多大压力?

交警队:你们进去了,其他车辆也要进去。而且我们必须执行命令。

救援队:可是有那么多的人等着我们去救,36小时的黄金时间怎么能够错过!

交警队:你们可以坐摩托,或者徒步进去

救援队:我们的车不进去设备就进不去,没有枪我们怎么打仗!

交警队:可是救护车已经有好一阵出不来了!

一方要救人水火,一方是坚守使命,共同的目的是托举生命,心里装的是同一个地名。两只高尚的手握在一起,本该开出最美的花来,如今,手里握着的却是怒火,是苦水,是水火不容,是刀枪不入。

救援队气呼呼地走了,抢险队又雄赳赳地补位。交警换了一个人,态度却不见丝毫变化:雅安感谢你们,可眼下的命令我必须执行。

灭火是消防队的看家本领,可火一旦燃在自己的脑门上,也就有些“业务不精”。一群血气方刚的土兵排成两列,试图用他们的血肉之躯为消防车打开一个通道。

我一直在旁边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从最初到最后,从温和到激烈事到如今,我不禁为自己一意孤行的所谓“好心”而脸红起来,正是因为这样的“好心”添堵,造成了眼前的误会和纷争。要知道,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争吵,受伤的绝不仅仅是争论双方的感情。

双方的情绪都到了失控的临界。

“你们这是为灾区好吗?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争论,是秩序!”一个声音突然在夜空里响起。

激动的人群怔了一下,目光齐齐射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大家现在想的都是救人,但是不能各自为政。在救援现场听消防队的,在路上就听交警的,不然,我们就是在帮倒忙!”

人群的情绪平复了不少,现场开始变得安静。

“时间就是生命啊,兄弟们!前方的部队千难万险抢救出来的人却被我们堵在了路上,如果他们因此延误了治疗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大家会做何感想?我们让出一条路来,本身就是在抢救生命!”声音嘶哑,却坚定有力。

话音甫落,女领队领着救援队站到了一边。抢险队的人三三两两回到了车上。消防队员把车开到路边停好,熄灭了引擎。

不久后,一辆救护车呼啸着从刚刚腾出的唯一通道驶向城区方向。

刚才扯着嗓子说了一通话,喉咙干得有些发痒。我回到车中,扭开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下去。广播电台里的抗震救灾直播节目仍在进行,播音员告诉我,此时已是凌晨4时。

凌晨的梦境是多么美好,如果没有地球这猝不及防的一抖。2013年4月21日凌晨,在雅安,在通往芦山的交通管制点,除了渐渐松弛的夜幕和摇晃不定的灯光外,我感觉不到夜的存在。人们的心是痛的,是苦的,同时又是充满善念和感恩的。刚才争过吵过的交警和消防官兵又站在了一起,一起都在等待。更多等待放行的人来来回回踱着步子,不能用手用力,就用心中的析念为芦山加油。车轮停止了转动,前进的脚步却一直没有停歇,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新闻记者和从外地返乡的芦山人、宝兴人弃车步行,一队一队,一步一步,踏碎夜的死寂。

6:35,微微晨光中,蓝天救援队出发了。车仍不能进去,他们想办法从芦山找来开着私家车的志愿者接应。有了车,他们终于可以带上部分设备进入震中。我记下了前来接应的几辆车中一辆的牌照:川A928FA。

川A928FA,感谢你成全一群伟大的勇士朴素而高尚的心愿,愿你带给他们好运和平安。

一个多小时后,放行依然无望,我们不得不离开多营。回家洗了一个澡,一看时间,8:03,距离地震发生刚好24小时。

“去芦山,马上接你!”刚刚躺下,电话响起,耳机里传来了李蓉的声音。

芦山,我终究是要来了。

前往芦山的救援者实在太多了,当事情结束,我们讲述的日记结束,我们却不应该忘记他们。

在地震发生后,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立即启动救灾预案。4月20日上午8时20分,2,120名抢险救灾指战员带领救护车、挖掘机、装载机共173台以及4架直升机紧急出动,奔赴灾区展开救援。

4月20日10时后,空军11252机组与海军航空兵4101机组先后抵达震源地上空展开作业;11时左右,陆军航空兵编队在灾区降落。重庆也派出4个救援队伍赶赴灾区。 

2013年4月20日11时40分左右,成都军区铁拳师炮兵团第一支救援力量300余人到达芦山县。芦山县人民武装部也集结了200余名民兵分赴各主要交通要道,开始抢修生命通道。同时,成都军区部队派遣第二梯队2,000余人前赴芦山县救灾,出动救援车辆216台,两架直升飞机也同时起飞。

据四川省公安消防总队报告,至2013年4月20日12时,雅安市公安消防支队芦山大队已完成对县城主城区的第一轮搜救,救出29名被困群众,其中27人生还。

截至2013年4月20日15时40分许,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投入雅安灾区震区第一线的救援兵力达7491人,成都军区和武警部队还有一万多兵力随时可以增援。截至16时,陆军航空兵部队已经派出9架直升机,另有35架各型直升机做好准备工作。此外,空军出动了两架侦察机。海军也出动了一架遥感飞机赶往灾区。

地震发生后,芦山县人民医院成立医疗指挥中心。由于医疗条件有限,很多伤员被转送至成都市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进行救治。包括四川省人民医院在内的多家医院均启动应急预案,设立了临时指挥部,明确了地震病人的救治流程,也疏散了各个临床科室轻微病人,为接治伤员做好准备。

中国红十字总会从中国红十字会成都救灾备灾中心调拨500项帐篷到受灾地区。重庆、贵州、山东、广东等省及香港、澳门红会来电准备参与救灾。当地民众自发将从家中拿出的粮食做成一大锅一大锅的粥,免费发放给伤员和救援人员,也有各种义工在街头,在各个岗位参与救援。

2013年4月21日上午,不断有来自灾区的救护车赶到华西医院急诊门口,送下一批又一批震区伤员。11时左右,一辆黑色的轿车飞驰而至,来自芦山的唐洪军跳下车大喊:“医生,快来救我老婆……她是为了救我和娃娃受伤的,已经20多个小时了,快救她……”

这是一位勇敢的母亲。

像往常一样,4月20日上午8时,住在天全县老场乡的刘春艳起床到卫生间洗漱,丈夫唐洪军正在床上逗4个月大的小女儿玩。唐洪军是个包工头,带着三四个人在这一带安装高压电线。一家人日子过得挺滋润。

2分钟后,刘春艳突然感觉到屋子在抖,于是跑出去看个究竟,到了屋外才发现是地震了。慌乱之中,以为孩子和丈夫还在屋子里,刘春艳想也没想就往瓦片乱坠的屋里跑。刚进到屋里,房子后面山坡上的围墙轰然倒下,两块大石头压在了她身上。

其实,就在刘春艳出门后,唐洪军也感到两层高的老式木楼开始剧烈晃动,立即抱起两个女儿往外面跑。冲到门外后,唐洪军发现没有妻子的踪影,“我才反应过来我老婆跑进楼找我们了”。唐洪军赶紧跑回倒下的屋子里,把被压在石头下的刘春艳挖了出来。

刘春艳受伤不轻,腿上流血不止,“胸口疼得很,呼气吸气都钻心地疼”。

把小车改装成简易救护车,带上妻子女儿赶往成都。

就在赶往医院的路上,刘春艳的状况越来越糟糕,腹部开始水肿,而且疼得厉害。上午9时左右,唐洪军赶到了医院,医生初步估计刘春艳是脾受损,但是医院设备有限,只能留院观察。

唐洪军安慰着呻吟的妻子,心里牵挂着两个女儿。把大女儿委托给自己的师傅照顾,他带上小女儿唐欣回到医院照顾妻子。

当妈妈看到哭闹的小女儿,顿时心痛起来,刘春艳忍住疼痛,把女儿抱在怀里安慰。在妈妈熟悉的怀抱里躺着,小婴孩顿时安静了下来。看着妻子受伤了还要照顾孩子,唐洪军又心疼又心酸。

当天晚上,思考再三的唐洪军决定自己开车送妻子到成都接受治疗。天刚亮,唐洪军夫妇俩、唐洪军的师母杨阿姨抱着唐欣,一车4人便全速赶往成都。

4个小时后,他们到达华西医院。

左手打着点滴,挣扎着给4个月的女儿喂奶。

从20日当晚刘春艳病情恶化开始,小唐欣就没有喝过奶。杨阿姨到了医院后赶紧兑奶粉喂孩子喝奶,可娃娃一直都吃妈妈的奶,不会用奶瓶,也不愿喝牛奶,饿得大哭。

21日下午,刘春艳接受完初步的治疗。根据初步检查,刘春艳胸腔发炎,估计脾脏有损伤。

看到丈夫怀抱里哭闹的小女儿,尽管左手还打着点滴,刘春艳挣扎着用右手抱着女儿喂奶。饿了大半天的唐欣趴在母亲胸前,大口大口地吸着乳汁,不一会儿就安然入睡了。

站在一旁的唐洪军转过头,悄悄把眼泪抹去。

唐洪军和妻子是在广州打工时认识的,他不停地安慰妻子,“我们生活好了,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两个娃娃都等到你教她们读书生活。”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灾区重建日记:从伤口长出翅膀,芦山地震灾区重建一线实录,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