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乡宁山体滑坡,母亲手机中22个未接来电

2019-05-10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山西乡宁发生山体滑坡后,多家媒体把视线放在了这里,采写了很多让人深思的报道,其中,新京报的一篇内容在网上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关注。今天,和您关注乡宁山体滑坡,母亲手机中22个未接来电。

山西乡宁从2019年3月15日晚发生山体滑坡后,现场立刻展开搜救。此前在救援中,救援人员发现一名8岁的男童被压在废墟下不停哭喊。消防员冒着落石的危险,钻进被多种杂物积压的混凝土楼板下,用手一点点挖出一条5米长的生命通道,磨烂了手套,终于将孩子成功救出。

当时救援人员发现孩子掩埋得比较深,因为上面覆盖的是彩钢瓦、房顶、水泥板、玻璃等,到达现场后先清理,清理后在孩子上部进行了保护措施,然后逐步一层一层进行挖掘。

“当时孩子不停哭喊找妈妈和奶奶,其实在孩子的身体旁边已经发现了两具女性的遗体,但是我们不能告诉孩子,我们心里也非常难受,但是必须给孩子生还的希望,我们鼓励他要坚强,平复他的情绪。”救援人员王岳说。

前往解救男童的通道越靠里越小,成人无法钻进去,更别说用破拆工具作业了,三名救援人员只好用手拽、挖,并接力将杂物送出去。

“我们就用手刨,手套都磨烂了,然后小心翼翼把他身边的碎石、玻璃渣子给清走,然后中间还发生了小落石,外面的人也给我们发出了撤离信号,但是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我们选择在里面继续对他进行施救。因为就感觉像在救自己的孩子一样,心里就特别着急。”救援人员王如荣说。

经过争分夺秒的抢救,孩子终于被救出。被救的男童因挤压综合征,开始入院接受治疗,伤情平稳。

3月18日傍晚,在乡宁县枣岭乡的山体滑坡救援现场,全部搜救人员以及救援指挥部工作人员都在现场肃立默哀3分钟,汽车停止行驶,同时鸣笛,悼念遇难人员。到18日18时,虽然救援黄金期即满,但救援指挥部决定继续组织现场搜救,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付出百倍的努力。

3月21日,山西乡宁“3·15”山体滑坡最后一名失联人员的遗体被找到,现场救援结束。此次事故共造成20人不幸遇难,13人受伤住院,其中4人已出院。随后,山西已紧急部署全省范围内的安全隐患大排查,防止此类事故发生。在救灾现场,对超过60000平方米的区域进行消毒,防止灾后疫情发生。

在临汾市中心医院普通外科病房,有记者前去探访,9岁的张声其刚刚睡着。枕头旁,一个小洋娃娃陪着她入睡。值班护士陈彩霞告诉记者,她在网上看到被救后主动伸手与消防员击掌的小姑娘,衣服、发型与刚送到医院时的张声其一样,“怕影响孩子心理,没敢问她”。

“昨天来的时候,小女孩有几个指标比较高,血淀粉酶、转氨酶特别高,到了‘危急值’。”狄丕文告诉记者,现在,张声其多项指标明显下降,病情平稳,精神状态和之前相比明显好转,医院还在继续严密观察。

45岁的郑心禾和她84岁的母亲都住进了骨科病房。山体滑坡发生时,郑心禾正带着父亲和母亲在枣岭乡卫生院看病,三人都在卫生院的院子里。

“天旋地转,以为是地震了。我一手抓着爸爸、一手抓着妈妈。”郑心禾告诉记者,山体滑坡发生后,他们三人膝盖以下都被黄土埋住,她立即打电话向家人求助。经过二十多分钟,三人从山体滑坡处对面的一个土坡爬到一条公路上,家人已到达那里,现场也已有救护车到达。

狄丕文告诉记者,郑心禾的母亲本来住在胸外科,16日下午,老人病情稳定后,转到了骨科,“为了家属照顾方便,母女在一起也有利于心情的平复、病情的恢复”。目前,郑心禾的父亲正在临汾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病情平稳。

但是,灾难中也有一些人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的家人。2019年3月20日,家人去拜祭张小平。在乡宁县“3·15”山体滑坡事故中,张小平及其弟弟、弟媳不幸遇难。

“我的妈妈不得不孤独地踏上归途,她满眼不舍,却又无可奈何,她满腹关怀,却来不及为我们留下只言片语……”

2019年3月20日下午,山西乡宁县枣岭乡层层叠叠的黄土坡下,四口土窑前院落里搭建的灵堂中央,作为长子的张永康在前来祭拜的亲朋面前,缅怀母亲张小平。遗像里的张小平短发长脸,皮肤白皙,看起来依然清秀。

厄运来得让人猝不及防。3月15日下午6时许,乡宁枣岭乡山体滑坡致多栋建筑楼坍塌及数十人死伤、失联。张小平和多位亲人、乡亲随着坍塌的房屋,翻入10余米下的山腰遇难。

事故之后,山西乡宁县“3·15”山体滑坡抢险救援指挥部通报,已搜寻到最后一名遇难人员遗体,经DNA比对就是最后一名失联人员。至此,这起事故已致13人受伤,20人遇难。

滑坡发生前的10分钟,张小平的二女儿刚刚下班,她从山西太原拨通母亲的电话,安慰她注意身体,“姥姥、姥爷刚刚过世,担心她心情不好”。电话里,母亲告诉她,她刚到小舅家开的洗浴中心,正与舅妈聊天。通话简短。

张小平的弟弟张建峰开的洗浴中心,位于枣岭乡卫生院北侧,两层的楼房东与卫生院家属楼相邻,西侧紧挨4层的信用社家属楼。这些建筑同在山顶的一块平地上,临近山坡边缘。

3月15日,厄运降临前平静如常。多位幸存者回忆,黄土丘陵地带,出行不便,有家长趁着周五放假,带孩子到洗浴中心洗澡,张建峰的小儿子在收银台前打游戏,隔壁卫生院食堂工作的大厨李兰青刚刚做好晚饭,医院的家属楼里有护士在家照看着孩子。

下午6时12分,房子突然震动起来,从西侧向东延伸。据张建峰女儿回忆,张建峰喊家人往外跑,但他自己还没有跑出去,楼就塌了下去。李兰青听到,79岁的父亲李广兰喊了声,“这是咋了”,于是应声往父亲所在的屋里去,还没跑两步,就感觉到房子已经在下坠。

住在卫生院家属楼的24岁青年师尚泽刚刚睡醒,拉着窗帘的房间遮蔽了他的视线,“当时以为地震了”。大概30多秒,震动稳定下来后,他到楼外才发现,整栋楼已经从山脊滑到了半山腰,楼梯口堆满了黄土,周边已如同废墟。

“我儿子还在里面!”跑出来的师尚泽听到对门护士的呼喊,从外面破窗进入卧室,“灌入的黄土几乎快埋住了孩子的脸”。把孩子从窗口递给邻居,他赶紧往山坡上跑,“逃命一样,坡很陡,爬到上面,几乎瘫软在地”。

周边的村民不断地赶到事发现场,李兰青清醒过来时听到,寻人者的口中喊着不同的名字,“都在找家属。我只知道我的父亲和弟媳,在这里面。”

张小平的二儿子张全康在朋友圈里看到消息,在未能联系到母亲后,从30公里外的河津市赶回家。

天近黑下来时,张全康已赶到事发现场,他从另一侧山坡绕到坍塌处,不停地给母亲打电话,但无法接通的电话,总是被呼叫转移到别人的手机上。张全康曾因此很生气,“如果不转移,我或许能听到铃声,就找到母亲了”。

其实,张小平和她的手机,一起被埋在黄土和砖块夹杂的废墟里,早已接收不到信号。

张全康看到,人们拿着千斤顶和铁锹,在自发地救人。他的二舅,也已从十几公里的枣岭乡西掌坡村赶到现场,寻找他小舅一家。小舅的二女儿的腿,被水泥板压住直喊“疼”,她让二爸帮她“把水泥板挪开”。

压在这个高一女孩腿上的水泥板,让张全康的二舅很无力,“我根本搬不开,水泥板上面还是水泥板,再往上还是水泥板,一层一层的,我救不了孩子,只能抓住她的手,安慰她。”

张全康和亲属们以及赶到的救援人员,没有找到母亲张小平、小舅张建峰和小舅妈杨秀萍。

第二天,张全康接到乡里的电话,失踪亲人均已遇难,到县殡仪馆认遗体。张全康说,母亲身上尚有余温,应该是被抢救过,小舅妈的身体已经冰冷。被证实遇难的,还有李兰青父亲李广兰和弟媳刘彩琴。张小平的手机里有22个未接电话,还有儿媳发来的短信,“妈,你在哪?快回电话。”

事发的3月15日,是张建峰的洗浴中心歇业数天后开业的第一天。此前,因为年迈的父亲去世,张建峰和妻子回家操办后事,张小平也从太原的二女儿家匆忙赶回。“为父亲办后事时,患有心脏病的母亲,又跟着走了。”张小平的二弟说。

直到把父母的后事办好,张建峰和妻子赶回洗浴中心。数天里的操劳,也让租住在镇上的张小平觉得有些体力不济。吃完早饭后10点多,她到乡卫生院领取了一些感冒药拿回家后,又回到卫生院去输液。

事后,张小平的家人拼凑起各自的信息,张小平下午1点时,还在卫生院输液,三点左右到医院对面的一家食堂吃了午饭,然后回家休息,直到事发前不久,才到小弟张建峰家的澡堂里,“应该在商量父母的事儿吧”。

“在黄土坡生活了一辈子,谁会想到在自己家里出事儿了。”张小平的丈夫称,15日那天早上,他和妻子还在相互安慰,年龄大了,要注意身体,还商量起了以后的打算。

张小平和丈夫,那天聊起了修缮老家窑洞的事儿,聊了想去北京旅游的事儿。

“我俩都没有去过北京,想去看看,说了好几次了。”张小平的丈夫说,家里老人的事儿办完了,孩子们也基本都成家立业,辛苦了一辈子,正是该享福的时候,却发生了这样的事儿。

得知3月15日滑坡的消息后,张小平的大儿子张永康就从千里外的成都,连续驱车16个小时往家赶。到家时母亲的遗体,已经被救援人员从滑坡处,送到乡宁殡仪馆。

“母亲分明已经看见了幸福就在眼前,可无情的灾难过早地夺走了她的生命,也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愧疚和终生的遗憾。”20日的祭奠仪式上,张永康悲伤不已。

也在这天,张建峰和妻子杨秀萍下葬,留下三个孤儿。他们幸存的二女儿因塌方时被水泥板压到腿,被救出后送往医院截肢,住进重症监护室里。

在张永康的记忆中,母亲性格要强,思想新潮,是当年为数不多的高中生。为了他们四姐弟接受更好的教育,父母带着一家从村里辗转搬到枣岭乡。

“母亲是我们前半生的指航人。”张永康称,枣岭乡的中学比谭坪乡的中学好,父母就把那边的生意转出去,带我们到枣岭上学。我们姐弟四人的成绩,几乎都在全乡排在前面。

张永康的姐姐在以全乡第二的成绩考上山西一所中专学校后,在母亲的要求下又相继考上大专、本科,最终在太原一家国企工作,“她把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希望我们能走出黄土坡”。

2003年时,张小平还开起了枣岭的第一家网吧。当时还不认识26个英文字母的张小平,每天跟着女儿学认字母。后来,张永康学了计算机专业,为了节省下维修电脑的费用,张小平还在张永康的远程指导下,学会了安装“还原精灵”、清理内存等操作。

在开网吧之前,张小平还曾随丈夫一起开过醋厂、收过药材、开过服装店、小商店。直到4个儿女都结婚生子,张小平才算闲了下来,她和丈夫到山西太原的女儿家照顾外孙,到四川成都照顾孙子。忙碌半生,终得清闲。

张小平曾向女儿提起过自己的打算,一个多月前,告诉二女儿,想在太原盘下一间小卖部,做些不劳累的小生意。一来能照顾外孙,又不用问儿女要钱,“她不想靠我们”。

在2月26日,张小平还曾发微信询问儿子,“儿媳圆圆说她去韩国,带我去,你让我去吗?”。

张永康没有同意,他想等家人聚齐了,一大家人一同出去旅行。这成了张永康的遗憾,“以后,再也聚不齐了。”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乡宁山体滑坡,母亲手机中22个未接来电,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