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6

2019-05-17 23:30-23:59 责编:李悠扬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相对于苦难深重的灾情来说,我们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但爱心无限。施救和被救,都需要勇气,这份勇气就是不到最后决不放弃。在灾难发生之后,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甘仁编著的一本书——《选择坚强,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更多的关注了灾难中孩子们身上发生的故事。在汶川地震11周年纪念之时,我就带着您也关注一下这本书中记录的内容,也和您一起聊聊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

在地震后,有一个叫王亮的孩子,他说:我觉得自己离英雄很遥远。

对荣誉保持一种谦卑的态度,在没有多少人能做到的今天,一个孩子却做到了,而且是那样的真诚,那么的纯粹。这个让人们致敬的少年就是来自偏远农村的、北川中学高二(10)班的羌族学生王亮。

一名年仅17岁的少年自己刚从地震的废墟中爬出来,谁能想到,成功脱险的他居然重返废墟,不断在强烈余震扬起的尘埃里、在垮塌的教学楼中穿梭、奔跑,为同学鼓劲,还数次爬进“死亡洞穴”,帮助营救出多名被压在垮塌教学楼下的同学。

2008年5月12日地震发生时,王亮正坐在位于北川中学主教学楼二楼的高二(10)班教室上下午的第一节课。他感到桌子有些摇晃,没有在意,以为是一般的小地震。这是许许多多震后幸存的北川人共同的感受:由于近两年当地经常发生这种小地震,几乎所有的人在最初的震动中都没有多大的反应。然而这一次,伴随着轻微的晃动,接踵而至的是剧烈的震动,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门位置的王亮一看不对,转身对同学说:“地震了,快跑!”他和同桌一起从教室后门冲出去,跑向楼梯。这个时候,教学楼开始沉陷。王亮和同桌,还有一名同学被垮塌下来的水泥板压在二楼至三楼的走道间,所幸的是三人都只是被挤在空隙间。“到处是灰,但我们看得到外面的光亮。”王亮发觉左手方向有光亮透进来,看到了逃生希望的他和同学一起奋力推开头上的水泥板,几根裸露的钢筋挡住了他们。他们用力把钢筋弯曲,挣脱水泥板,从缝隙中爬了出来。爬出废墟后,王亮才发现身后的五层教学楼变成了三层楼:一楼和二楼被上半部压得不见了。爬出来的时候钢筋把他的后颈划了一条口,直到19日才缝了针。但当时极度的惊恐让他忘记了伤口的疼痛。

成功脱险后的王亮很快镇定下来,开始四处寻找是否有生还的同学。废墟中的一名男生十分幸运,很快就被王亮救了出来。王亮班上一共有61个人,女同学人数要多些。可是他只看到几个男同学,“糟了!很多同学还没有出来”。于是,他和爬出废墟的几个男生开始在废墟中来回奔跑,大声呼喊同学的名字,他们的呼唤立即引来废墟下面无数的回应。他发现了同班的女同学刘芳园。刘芳园被几块巨大的水泥块压住了胸部,和她一起被压在下面的还有同班的任丹丹和魏敏两个女同学。刘芳园被压得太紧了,他没有办法;他想救任丹丹出来,可她被埋得太深,也没有办法救她出来;而魏敏同学仅仅是左腿被水泥墩压住,王亮赶紧上前,想将她左腿周围的水泥板挪开,没有工具就用手创,一分钟、两分钟,六分钟后,仍不见任何进展。无奈之下,他只得寻找大人帮忙。半个小时后,王亮找来两个大人,大家一起才将魏敏从废墟中救出。可刘芳园、任丹丹两位同学却在大人到来之前没了气息。

地震之后的整个下午,王亮都不断地往返于废墟之间,每逢有余震袭来,他便敏捷地跳下高高的废墟,因为他明白,只有自己没事才能救出更多的同学。

奔跑中,王亮听见废墟一个洞穴下面传出同学龚悦的声音:“王亮来救我!“他赶紧跑过去,透过缝隙,看见里面有龚悦、徐羽和史林艳三个女同学,垮下来的砖块、钢筋和水泥板困住了她们,黄悦的腿被砸伤了。“龚悦,你们怎么样了?“他问。“我受伤了,快找人来救我们!”王亮搬不开上面的东西,束手无策,看来只能等待了。

通过平常从电视和书本上得来的常识,王亮知道被困在废墟里的人、尤其是受了伤的人必须打起精神,一旦昏睡过去就很难醒来。为了避免龚悦等昏睡,他就一直蹲在缝隙面前,和埋在下面的同学不断说话,等着人们来救援。

疼痛和绝望让龚悦灰心,她说:给我一把刀,让我杀了自己·,一直在耐心劝慰的王亮火了:“你拿刀杀我吧!好好活着,马上就有人来救你了!”

两个小时后,涌进北川中学抢救学生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中有心急如焚自发赶来的学生家长,也有地震后及时组织起来的北川县政府人员和公安干警、武警战士。

人们剪断横七竖八的钢筋,用铁锹等工具费力地在废墟上挖开了一个小洞。这个洞口实在太小了,大人们无论如何想尽办法,也钻不进去。王亮站到人们面前:“我去“就在人们犹豫着该不该让这个才从废墟里爬出来的少年又钻进废墟下面去的时候,他已经趴下身子向洞里爬去。他的后颈,一条淌着血的伤口很明显。他先创开了徐羽身上的砖块和水泥板,向洞外示意。然后,他费劲地把徐羽送出了废墟。但是,他没有办法挪开压在龚悦和史林艳身上的重物。他只好又爬出来,把里面的情况报告给外边等候的人们。

随后,他就一直守候在这个洞口前,等待自己的同学被救出来。人们继续努力,尽可能地把洞穴上方的重物搬开。夜幕降临后,他再次钻进洞穴。由于上方的压力减轻,史林艳身上的重物终于被他挪开了。晚上9时,史林艳被救出废墟!洞穴里只剩下左腿被死死压住的龚悦一个人。

夜幕下,废墟中的龚悦越来越感到绝望,王亮留在洞穴里陪在她身旁,不停地说着话,他还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垫在她头下,尽量让她躺得舒服点。爬出洞穴后,王亮对焦急等待在外的龚悦的母亲说:“没事,她精神挺好的。“而此时,王亮背部在营救同学时被严重划伤,一直淌着血;其右脚踝在不断发生的余震中被震伤,一直着脚前行。

第二天凌晨时分,救援战士和医疗人员出现了,清晨7点,在缺少必要器械的情况下,医生果断地为龚悦截肢。隔着栏杆,王亮听到龚悦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叫声,难过得哭出声来。事后,他帮忙将躺在担架上的龚悦抬出来,将她送上了救护车。

王亮并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伟岸高大,似乎还显得有些瘦弱,很难想象在遭遇突如其来的灾难时,他是凭借怎样的一种勇气在不断地余震中往返于废墟间,帮助救出一名又一名同学。王亮说:“我当时只想能多救一些同学,到现在我还在后悔当时没能救更多的人!

“我不是英雄,我觉得自己离英雄很遥远。”王亮说,如果单纯以成绩来评价,自己并非一个优秀学生。由于英语不好他的总体成绩在班上只是位居中等。平时偶尔会违反班规,比如,上一些不重要的课时,会小声哼唱流行歌曲。

但是,这场灾难改变了他。

王亮所在班的班主任这样评价他:这是个单纯的孩子,也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孩子。在老师眼里,虽然他成绩平平,但为人豪爽,重情重义,所以灾难发生时,他第一个念头不是逃生,而是救人。

是什么样的土地养育了如此勇敢的孩子?曾几何时,很多人担心80、90这两代人担不起祖国的重任,他们被呵护得已经不成样子了!可是,在灾难面前,王亮和无数的少年所表现出来的勇敢和互助,向先辈们证实他们并不是被宠坏的宝宝,他们一样有倔强的头颅、不屈的脊梁和一颗炽热的心!我们为他们骄傲!

甯加驰,就是那个让同学躲在自己肚皮下的男孩。

鸡妈妈用翅膀保护小鸡,那是生命的本能;少年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同学撑起一片天空,那是生命的礼赞和升华。甯加驰,15岁,都江堰聚源中学三年级二班的学生。地震中为了掩护同学让同学躲在肚皮下面,自己则去承受落下的瓦砾沙石。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甯加驰和同学们正在二楼教室上着物理课。突然,一阵轰隆轰隆的声音从脚底传来,教室开始剧烈晃动起来,物理老师当场愣在了讲台上,而班上一位同学大声喊道:“地震来了,快躲到桌子下面!”他和同学们就蜷着身体躲在了桌子下面。还没来得及再多做什么,甯加驰和大部分同学就被坍塌的教学楼掩埋了。他的身上压着其他同学的脸,自己的腿又卡在了别人的身上,而这些都没有让这个男孩恐惧,身为体育委员的他反而安慰周围的同学,要大家坚持。

“我要活!”甯加驰虽然被掩埋在废墟里,但强烈的求生的本能支撑着他。他双膝跪在地上,左手被死死地压着,丝毫不能动弹,头也被紧紧压住,无法呼吸。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一堆相互架起的预制板之间露出了一个可容一人的洞。甯加驰不停地扭动脖子,在左脸擦破一块皮以后,他终于将头侧了过来,鼻子可以自由呼吸空气了。

还来不及平静一下,一个惊恐的声音从甯加驰右边传来。“甯加驰,救救我。”这是女同学曾婧求救的声音。自己都已经动弹不得了,还怎么救同学呢?甯加驰观察了周围的形势之后,发现自己身下还有一个空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甯加驰对曾婧说:“那你到我肚皮底下来吧。”于是他摸索着用唯一可以活动的右手拖住了曾婧的手,一边安慰她不要害怕,一边忍着痛将曾婧一点一点移动过来,躺在自己蜷起的膝盖和肚子之间的空隙里,并用手护住了女孩的头,希望这样能够保护她不再受到伤害,能给她一点力量。“我摸到她的头发,全部都是湿的,可能头受伤了,全部都是血。”

和甯加驰一起被埋在废墟下的还有一个男同学,叫祝样。刚被掩埋时,甯加驰的头靠在祝祥的屁股上。“我先是听到周围有人在叫,像牛叫一样,祝祥也叫了一下。”祝祥身体的上半部分被压住,动弹不得,但是还能和甯加驰说话。为了麻醉身体的疼痛和心里的恐惧,甯加驰和祝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但随着被掩埋的时间越来越久,祝祥的体力在消失,聊着聊着,祝祥逐渐迷糊起来,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竟毫无声息了。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怎么让祝祥保持清醒呢?急中生智,甯加驰赶紧掐了祝祥一把,祝祥有点反应了。得到鼓舞的甯加驰一边一下接一下地掐着祝祥,一边拼命大声喊话,让身旁的同学保持清醒,还大声叫祝祥的名字,直到祝祥再次开口说话。后来甯加驰又想到一个让同学保持清醒的办法。甯加驰说:“我就给他说,我给你唱歌吧。”甯加驰本来就很喜欢唱歌,当时脑子里灵光一闪,就唱开了,一首接一首地唱下去,既给自己壮胆,同时又可以刺激祝祥,让他保持清醒。但是,渐渐地,甯加驰的歌声不能再让祝祥保持清醒了,他又一点一点地迷糊起来。“他一晕,我就开始掐他,最怕他晕了。”“我没办法就一直拿手掐他的腿,然后想办法弄醒他。”甯加驰说。在甯加驰的努力下,祝祥再次醒来。甯加驰就让祝祥和自己一起唱歌,一遍一遍地唱,翻来覆去地唱。在黑暗中几个人开始相互鼓励,歌声一直在废墟下回荡。“唱得最多的就是《团结就是力量》。我们是同学嘛,想要大家都活着。”5个小时后,甯加驰和两个同学都被人从废墟下救了出来,他们终于安全获救了。甯加驰被人从废墟下救出来时,还不忘告诉曾婧的爸爸:“曾婧就在我肚皮底下藏着的,没得事。”其实,在他被救出来之前,曾婧就已经获救。祝祥也先于加驰获救。

曾婧说,地震后,她、密加驰、祝祥三个人,已经不仅仅是同学了,更是生死之交。

一个15岁的孩子有多大的力量?一个在地震中受伤的15岁孩子能做什么?甯加驰给了我们答案。他的临危不惧,他超越年龄的风度,他在天灾面前的大从容、大智慧,他展现出来的惊人的勇敢、博爱、自信、坚强,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向你致敬,孩子,你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