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9

2019-05-20 23:30-23:59 责编:李悠扬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相对于苦难深重的灾情来说,我们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但爱心无限。施救和被救,都需要勇气,这份勇气就是不到最后决不放弃。在灾难发生之后,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甘仁编著的一本书——《选择坚强,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更多的关注了灾难中孩子们身上发生的故事。在汶川地震11周年纪念之时,我就带着您也关注一下这本书中记录的内容,也和您一起聊聊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

一场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凸显了生命的顽强和智慧;两个女孩不平凡的生死对话,成就了两条鲜活的生命。

“她还活着吗?她在哪,我想见她。”2008年5月13日6时许,当官兵们花费无数心血,刨掉了压在她身上的一片片钢筋水泥残垣,将她救出时,初二(2)班的女生蒋德佳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念念不忘初三(1)班的女生廖丽。地震后,是这个素不相识的廖丽和她一起相互勉励,最终为官兵叔叔救助她们赢得了时间。

当医生给她输上药水后,蒋德佳哑咽着不停地问老师“廖丽呢?”蒋德佳说:“事发时,我只觉一阵地动山摇,想往楼上跑,结果没跑几步,整个楼都跨了。”她在听见同学们的一阵阵惊慌的尖叫声后就昏过去了。醒来时,白天已变成黑夜,浑身痛得要命,她想起身,但却被一块块破碎的水泥板压住,难以动弹。在饥寒交迫中,一身伤的她好几次想入睡,但上方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再疼也要忍住,千万不要睡,你一睡万一醒不来怎么办?”被碎石压在上面无法动弹的女孩告诉她,自己名叫廖丽,是初三年级学生,她和她虽不相识,但听到她的呻吟声后,担心她在疲倦中不小心睡着丢命,就鼓励她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了活下去,原本不相识的两人在废墟里不停地相互鼓劲,最终为官兵叔叔救助她们羸得了时间。廖丽先被救出,接着蒋德佳也被救了出来。蒋德佳说:“我们经过生与死考验结下的情谊,将一生无法忘却。”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座孤岛。人们需要相互扶助,相互信赖,相互砥砺。汶川大地震这场旷世灾难从天而降,摧毁了多少人的家园,吞噬了多少人宝贵的生命,这是令人悲痛的。但在灾害面前,在废墟重压之下,两个素不相识的小女生相互砥砺,顽强坚韧,共御灾难的故事,却又让我们再一次见到了人性的光辉、温暖和力量。这种守望相助、相互砥砺、百折不挠的精神,不正是我们抗震救灾的强大精神动力吗?不正是我们重建家园所需要的吗?

接着说的孩子叫邹雯,是帮老师组织同学撤离的藏族女孩。

优秀健康的你虽然远去了,却给我们留下了高山仰止般的身影。你像那喜玛拉雅山上的雪莲花,圣洁、清新。你是藏族的优秀儿女,更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身高1.6米的藏族姑娘邹雯是映秀小学五年级一班的学生,也是该班的班长和学校少先队大队长。作为一名学生,用出色来形容邹雯,一点也不过分。上学期间,邹雯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名,她的汉字写得漂亮,作文也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诵读,连班里的黑板报也是出自她的小手。邹雯的出色并不局限于学习,她不仅自学绘画和音乐,还爱好体育,就在地震发生前的半个月,她还代表学校去汶川县城参加了运动会,在100米和200米两个短跑项目上,都拿了第五名。

这个刚刚过完12岁生日的可爱小姑娘,不仅是众人眼里的好学生,还擅长短跑,但是地震来临时她却没能逃脱灾难。5月12日大地震发生后,邹丁和妻子赶到映秀小学,发现教学楼已经夷为平地,只剩下楼梯还突兀地立着。废墟里传来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当时他们夫妇俩坚信,女儿邹雯会活着出来,因为“她的心一直是那么善良,在学校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她很大方,自己有啥子吃的都会分给同学吃。老师也很喜欢她,她经常帮着老师批改作业。在家里她也很懂事,很听话”。女儿从小就身体好,跑得快,也是他们夫妇坚信女儿能活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但是2008年5月14日下午,人们在废墟里发现了邹雯的遗体,邹丁的心,就像他自己形容的那样,“一下子就碎了”。

“她是他们班跑在最后面的一个,发现她时,她的手还紧紧搀扶着一位同班同学,一看就知道是她在帮老师组织同学撤离。”邹丁边哭边说:“她都跑在二楼楼梯上了,要是她不帮助老师救同学,以她那么快的速度,自己一个人跑下来,肯定就不会出事啊!她本来是可以活着的,都是为了救同学啊!她的心太好,太善良了!我们平时一直教育她跟同学要和睦相处,要爱别人,只有你爱别人,别人才会爱你。她要是’自私’一回,就不会”

最让邹丁懊悔不已的是,女儿曾经跟他说过学校教学楼是危楼,想转学,但他没有答应。“她跟我说过好几次,今年春节后她又跟我说映秀小学教学楼出现裂缝,是危房,想转学到都江堰去,但我们家经济条件不允许,我就没有答应。她也很听话,没说什么。哪晓得会”

后来,邹雯的妈妈最后一次给女儿穿上了她最喜欢的衣服——灰色长袖体闲服,蓝色长运动裤。她拿出半个月前给邹雯拍的照片,“她过12岁生日,我给她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这却成了她的遗照。”

没有眼泪,眼泪在心里尽情地流滴;没有哭泣,哭泣只是放声的歌唱。我们歌唱你,歌唱你的奋不顾身,歌唱你的舍生取义,小邹雯,你永远活在大家的心中。

还有一位年仅10岁的董玉培,自己带伤去营救同学。

其实,她刚刚转到这个学校不到三个月;其实,她还有好多老师和同学没有熟悉;其实,她太爱他们了所以勇敢地坚持下来并奋力救出素不相识的同学。

初见董玉培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瘦弱的10岁女孩,竟然能在地震中不仅自己逃生还救出低年级的两名学妹。

董玉培原本在四川省汶川县威师附小读书,在地震发生前三个月前转到映秀镇小学读四年级。地震那天,董玉培她们班正在二楼的教室上科学课,当时上课的老师是胡老师。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楼忽然抖动了起来,同学们还以为是有大型的货车经过,所幸正在上课的胡老师意识到了这是地震,赶紧冲同学们大喊:“地震!快跑出去,快!”董玉培和同学们这才慌乱起来,连忙向外跑。

当她跑到走廊的时候,楼房就坍塌了,董玉培重重摔到地上。董玉培说起当时的情况,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她说当时摔下来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当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肚子边趴着一个同校二年级的女同学,头部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废墟,自己的左手边也躺着一个女同学。董玉培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右肩膀剧烈疼痛,后来医生检查是肩膀脱臼,其他的感觉很正常。董玉培连忙使劲推开自己身边的一些小水泥块,连滚带爬地从废墟里钻了出来。

出来后的董玉培发现往日那个熟悉的校园已经彻底地改变了模样,到处是废墟和喊救命的声音。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刚才和自己压在一起的两个女孩子还没有出来,于是她又爬到自己刚才脱险的地方,发现压在自己左手边的那个女孩正在向外爬,但是双脚被卡在两块大水泥块之间,越使劲爬得就越紧,她根本无法逃脱。一旁的董玉培看到了她的脚被卡的位置,小心将这个小女孩的脚从水泥的缝隙中抬高然后拿了出来,然后拼命忍着剧痛用自己的左手将这个女孩子拖了出来,拖到安全地带。救出这个学妹之后,她又去摸了一下刚才躺在自己肚子边的那个女孩,发现女孩一动不动,头部流着鲜血,但是身上还有体温,于是她又奋力推开这个女孩身上的一些水泥块,将她也拖了出来。但是把这个女孩拖出来以后董玉培就发现她已经没有呼吸了,身体也慢慢变冷开始僵硬。

说到这里的时候,董玉培又流泪了,她说自己刚刚转到这个学校上学还不到三个月,周围的老师同学还认不全就发生这样的意外,尤其是听说那个疾呼同学们快跑的胡老师已经牺牲,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董玉培的头部受到了挤压导致额头和眼睛受伤,大腿的肌肉和右肩膀也有伤。等病愈出院后,她还要仔细端详那美丽的校园,还有那刚刚结识的小伙伴,呼唤他们的名字那个亲手救出的学妹还会叫她姐姐吧,失去的已经失去,握在手中的,我们要更加珍惜。

唐富文,是为救学友受重伤的男孩。

为了挽救伙伴,他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危险留给自己;为了生死情谊,他选择承担痛苦。没有侠肝义胆,没有义薄云天,但结成的深情厚谊千金难换。

唐富文,16岁,北川中学高一学生,腰椎骨折。2008年5月12日地震后,为救面临窒息的学友谭勇,他让其他同学推倒砖石,结果砸中腰部,这位腰部、右下肢被压伤的唐富文,亲眼目睹了好多同学在地震的那一刹那从他的眼前消失的悲惨情景。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这个原本活泼可爱的小男孩沉默了。

唐富文回忆,当时,课桌挡住砖石,他情况较好。同桌学友谭勇则被砖石死死压倒在他身后。谭勇传来沉重的呼吸声,并艰难求助:自己被手臂堵住了鼻孔。唐富文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这时是2008年5月12日14时30分。他伸开手臂,试图帮助谭勇,但手够不着。

一起被埋的,还有唐健、杨菲等同学。唐富文说,大家听到唐勇求助后,都试图伸手将谭勇堵住鼻子的手拉开,但都够不着。

谭勇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唐富文非常着急。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同桌、同住一个寝室、同用一张饭卡。

为给谭勇腾出点空间,以便抽离堵住鼻子的手,唐富文移了移自己的双手,然后让谭勇和几名同学一起用劲,推挪一下谭勇前边的砖石。这些砖石,就靠在他腰后。

砖石被推动了,而那些砖石却重重地压到了自己的腰部。腰部很痛。但身后的谭勇,由于腾出了窄窄的缝隙,情况有所好转,沉重的呼吸声变轻了些,而唐富文的腰部却渐渐麻木了。他看了看手表,已是17时。地震过后约3个小时,8名同学开始互相鼓励: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

从缝隙漏下的最后一点天光消失了,废墟一片漆黑。唐富文昏昏沉沉,随后睡去。

13日,他记忆里的情景有两个:去了趟欧洲;武警叔叔赶来营救他。

14日早上,唐富文突然清醒过来。

真有武警叔叔在营救他。“我在这里!唐富文大喊。随后,他看了看手表,是7时02分。身旁其他同学不见了,只有好友谭勇和杨菲还在废墟中,已无声息。唐富文被救了出来。他又一次看表,是14日1时许。此时,离地震发生已过去约44个小时。

他被救出去之前,大声喊谭勇、杨菲的名字,但他们没有一点声息。后证实,谭勇、杨非已经死了。

由于唐富文没有亲人照顾,护士程兰娇就负责起他的生活了。“我叫程兰娇,比你大,你叫我姐姐,在你住院期间,你的生活有什么不便,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程兰娇与唐富文见面的开场白一下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了。她帮唐富文洗头,特别是洗澡,小男孩还有些羞涩,说啥都不同意。“我是你姐姐呀,你亲姐姐帮你洗澡你会不同意么?”唐富文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顺从了这个情似亲姐姐的护土的“摆布”。后来,唐富文不但有了话语,而且还让这个姐姐给他找些理化方面的教科书来,他要补习,把地震造成的学习损失夺回来。

虽然没有挽回伙伴的生命,但他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他将没有遗憾,没有包袱。乐观的唐富文将重新投入到正常的生活中。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汶川大地震中的孩子们,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