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洛克比空难1

2019-07-18 23:30-23:59 责编:吴恪瑾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今天,让我们一起回顾洛克比空难,回顾事件的丝丝线索。

洛克比空难,发生于北京时间1988年12月22日3点03分。当日,泛美航空公司PA103航班执行德国法兰克福-英国伦敦-美国纽约-美国底特律航线。它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飞机在英国边境小镇洛克比上空爆炸解体。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苏格兰小镇洛克比的谢伍德新月广场上,航班上25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一幸存,地面上11名洛克比居民死于非命,史称洛克比空难。这次空难被视为是利比亚针对美国的一次报复性恐怖袭击,是9·11事件发生前针对美国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此次事件也重挫了泛美航空的营运,该公司在空难发生的三年之后宣告破产。1998年8月24日,美国和英国分别宣布,同意在荷兰海牙审讯涉嫌于1988年制造震惊世界的洛克比空难的两名利比亚人。

PA103A航班在德国黑森州法兰克福起飞,前往伦敦希斯罗机场。乘客在那里转机,然后航班改名为PA103继续旅程,飞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在炸弹袭击当晚飞伦敦至纽约一段的客机属波音747-121型,机身编号N8844PA,命名为“海之侍女快帆号”,是波音为泛美航空制造的第十五架747客机,于1970年2月交付泛美航空,配备4台普惠JT9D-7A。该机于1988年进行过一次大修。

在英国格林威治时间19点03分,也就是飞机起飞后38分钟、才进入苏格兰领空数分钟、航行高度9100米时,前货物舱里面大约280至400克塑胶炸药被引爆,触发起连串事件,令飞机迅速毁灭。

虽然机上的爆炸相对不大——在67米长的机身旁边炸出一个大约130平方厘米的洞,飞机的解体十分迅速。航空失事调查人员报告道,机翼可能在炸弹引爆三秒后已跟主要机身分离。

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的官方报告指出,虽然飞机放下了氧气面罩,没有证据显示飞机曾发出遇难呼号。由于爆炸已破坏通讯装置,并迅速将飞行纪录仪的电力截断,因此机组人员对身边发生的事情作出的最后反应并没有被记录下来。

747客机的航电设备舱中安装有所有航行及通讯系统,位于驾驶舱下两层,和前货物舱只有一道隔板之隔。调查人员相信,爆炸力冲破这道隔板、冲击飞行控制线路,令机身的前面部分开始扭动、上下颠簸及偏航。这些突然而猛烈的剧烈运动将保护机身前段的加强带扯下并使之拍向左面一排窗子,并令它开始脱离机身。与此同时,爆炸引起的冲击波打中机身后反弹回爆炸的方向,跟正在从爆炸中心发出的冲击波汇合,形成马赫波,在机身中来回反弹,随著空调管道传至整个机身,造成机身断裂。机身的前面部分脱离。乘客和机组人员被抛出冰冷的夜空。

机身的主要部分连联通被安全带固定在座位上的乘客继续向前飞,直到机身高度掉到5793米、开始垂直下坠为止。

有好几年时间,调查人员怀疑是否有内应牵涉入恐怖计划,原因是他们相信,如果炸弹不是放在前货物舱、而是在机上任何其他位置的话,这种相对较小的爆炸不会摧毁飞机。曾有喷气式客机在类似爆炸后安全著陆。最终的结论是,恐怖分子没有如此准确地放置炸弹;装有炸弹的行李箱被放在那里纯属不幸。

事件发生后,联邦航空管理局建议航空公司加强那道分开前货物舱和航电舱的隔板,以及为飞行纪录仪装上后备电力装置。

在随后两名被控放置炸弹的利比亚人的审讯中,法官接受苏格兰警方所提供的证据:那个装有爆炸品的棕色硬手提箱,是马耳他航空航班KM180上另外托运的行李,由马耳他鲁卡机场运至法兰克福。它由KM180转至PA103A,再在希斯路机场转机。

调查人员推算,那土制炸弹由280至400克塑胶炸药,可能是塞姆汀,一种捷克制的强力炸药、还有一枚电池和一个电子计时器组成,藏在一部东芝收音录音机里。虽然找不到任何塑胶炸药,他们在相信是炸弹所在行李集装箱的金属碎片上,发现太安和黑索金。太安和黑索金是塑胶炸药,包括塞姆汀的成分。

英国鉴证专家从一颗在洛克比找到的10公厘粒子及中央情报局提供的资料——从塞内加尔恐怖分子手上找到一批类似计时器,鉴定出炸弹的计时装置。中央情报局的资料帮助调查人员追溯出那计时器的来源:一家位于苏黎世的瑞士生产商埃文·保利亚。人们在审讯中发现,保利亚在炸弹袭击前向一名利比亚情报官员售出二十个这类计时器。这些计时器的可设定时间是1分钟至999小时。

恐怖分子可能将引爆时间设定成让飞机在爱尔兰海消失,但当晚的强风令PA103迟了30分钟才飞越苏格兰北部上空而不是平时西面路线的爱尔兰上空。在陆地上空爆炸意味着调查人员可获得飞机残骸。数以百计的苏格兰警察在坠机地点进行地毯式搜索。他们接到的指令是:“只要不是长在地上的东西也不是石头,就把它捡起来。”细致的搜索终有回报——一小块纤维里藏有残余炸药的碎布将调查方向指向利比亚。

洛克比空难炸弹袭击一共夺去了270条人命。机上259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全部丧生,其中189人为美国人。其余11人在洛克比地面被波及丧生。注满燃油的机翼撞上地面爆炸、在舍伍德新月广场造成一个巨坑,而上面原本有几间房屋;另外有21间房屋因损毁严重而须拆卸。调查人员找寻左机翼,最后发现它已经在火球中消失。住在那些被气化了的房子里的人,只在巨坑深处留下数以千计家族照、圣诞卡与陶器的小碎片。飞机残骸遍布在一条142公里长的走廊地带上,面积达2,188平方公里。

驾驶舱在苏格兰村庄中一间小教堂旁边的田野着陆,里面发现机师、高级副机师及一名机舱服务员。一个苏格兰公共调查法庭后来得知,那名机舱服务员被一名农夫的妻子发现时仍然生存,但她在召唤到救援前死亡。

检查验尸证据的法医威廉·G·埃克特医生向苏格兰警方表示,他相信机师及其他243名乘客在炸弹爆炸后、及可能在撞击时仍然生存。乘客当中无人有在爆炸中受伤的迹象。虽然遇难者可能已在30,000英尺高空上因缺氧而失去知觉,鉴证人员相信他们可能在落到氧含较高的高度时重获知觉。

苏格兰公共调查法庭在审理空难时得知,一位母亲被发现抱着她的婴儿、两个朋友握着对方的手、以及部分乘客紧握着十字架。埃克特医生告诉苏格兰警方,机师拇指上的明显痕迹间接显示,他在飞机坠落时仍紧握操纵杆及可能在着陆时仍然生存。有10名乘客永远无法确认,他们其中8人被分配到机翼上的经济客位,相信他们在机翼着地、爆炸前附在机翼结构上。

在头等及商务客位的乘客中,最少有一人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马可·甘农,一人是临时调任美国国防情报局的陆军官员查理斯·麦基少校,以及两名分配给他们其中一人的保镖。麦基少校当时正从贝鲁特回国,相信他在当地参与找寻被恐怖组织真主党胁持的美国人质的行动。

英国鉴证专家确认在洛克比发现的蓝色婴儿连身套装碎片含有炸药,显示它被装在放了炸弹的手提箱内。

部分蓝色Babygro的标签残存下来。苏格兰探员根据标签追溯至一批送住马耳他斯利玛一家服装店“玛丽屋”的Babygro。

1989年8月,苏格兰探员飞往斯利玛会见服装店的老板东尼·高斯。高斯忆述,在炸弹袭击前两星期,他向一名貌似利比亚人、操利比亚口音的男子卖出那套Babygro。

高斯清楚记得那宗买卖,因为那名顾客看来不大在乎他在买什么。他买了一件高斯老早就想甩掉的旧粗外套,还有其他不同款式、大小的物品。

高斯还记得,在那顾客临离开服装店时,外面开始下起雨来。他开玩笑地问他那位利比亚顾客要不要还买把雨伞。结果他买了。

直觉驱使下,探员向高斯买了把雨伞,跟那名利比亚顾客所买的一模一样。他们将雨伞带回洛克比、与坠机地点找到的雨伞作比较。结果他们找到一把雨伞,跟高斯卖给他们那把一模一样。

那把雨伞被火速送到英格兰的政府鉴证实验室作检验。雨伞的纤维上含有那蓝色Babygro的痕迹,显示它们都曾经在那放有炸弹的手提箱内。

东尼·高斯似乎将衣物卖了给那洛克比炸弹袭击者,或者是一个亲近他的人。对苏格兰当局来说,那是第一个突破。他们有了目击者。

利比亚阿拉伯航空公司的前保安主管阿卜杜拉·巴塞特·阿里·迈格拉希和他的助手阿明·哈里法·费希迈于1991年为那次袭击而被指控。费希迈于1988年12月21日在马耳他的机场工作,而那时迈格拉希探望他,并涉嫌使用假护照进入该国。

1998年,当数个阿拉伯及非洲国家开始无视联合国因空难而对利比亚实施的经济制裁,利比亚政府作出让步,同意在中立国进行审讯;经卡扎菲同意,在1999年4月5日将嫌犯移交苏格兰。

中立地点位于荷兰,在前美国空军基地宰斯特营成立苏格兰法庭。根据英荷两国签订的协议,审讯期间苏格兰拥有该处地方的主权,在苏格兰法律下管治。在各方同意下,1998年8月,联合国制裁暂停,但并非解除。

法庭设有一间审判室、一间监狱和为传媒、死难者家属而设的办公室。审讯其间,基地由苏格兰警察和狱警把守。

审讯在2000年5月3日开始,共有三位法官:萨瑟兰、麦克林和高斯菲尔爵士,没有陪审团——这是利比亚方面的条件。

法庭于2001年1月31日达成裁决。迈格拉希罪名成立,被判终生监禁,建议最少服刑二十年。法庭没有解释为何在炸弹袭击当日迈格拉希身在马耳他、或他何以使用假名往来不同地方,但他没有采取自辩,故很多人认为他的利益受损。

费希迈被判罪名不成立,并在第二天回到利比亚的家。2002年3月14日迈格拉希的上诉被驳回。他被移送到位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巴连尼监狱。那里他住在一个特别兴建的公寓式囚室,内有数个房间,狱方供他食品。他说自己是误判受害者,他的支持者视他为第271个洛克比受害人。

1989年1月中旬,西方有些报纸报道说,泛美103次航班的失事,很可能是以色列的“摩萨德”制造的一起惨案。叙利亚国防部长塔拉斯将军在1月21日接受科威特《火炬报》记者访问时支持这一说法称:“以色列‘摩萨德’的一名特工将一个藏有炸药的袋子交给一位美军,让他带上飞机,并给他30万美元作为报酬。这位特工说,袋子里是价值50万美元的钻石,需要偷运入美国。”据一些人士分析,以色列炸毁泛美103班机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嫁祸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破坏美国和巴解的对话,离间美国和巴解的关系。然而以色列却断然否认此事,并指责叙利亚国防部长的指控是荒谬的。不仅如此,以色列的“摩萨德”反而通过一些渠道散布消息说,在以伊拉克为活动基地的一个巴勒斯坦游击队组织中,有一位出身工程师的领导人。多年来此人一直在研制精巧的起爆器和塑料炸药。言下之意是说泛美103班机的爆炸失事与这个组织有关。有关塑料爆炸物的来源问题,线索纷繁复杂,互相矛盾,所以根本搞不清楚。

1989年12月29日,美国悬赏50万美元,捉拿造成洛克比镇空难的凶手。据说美、英、联邦德国的情报机关和保安机关使用了包括卫星在内的多项高技术,对恐怖分子及他们的组织经济活动的场所用微波进行了千万次窃听,然后进行计算机的分析处理。

1991年11月14日美英两国宣布了洛克比空难的调查结果:空难是由两名利比亚人制造的。他们是前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办事处主任拉明·哈利法·弗希迈和利比亚特工阿卜杜勒·巴塞特·阿里·迈格拉希。他们将藏有炸弹的行李从马耳他送上103次航班,准备于爱尔兰海上空爆炸。这样,爆炸产生的碎片将沉入汹涌的爱尔兰海。美英两国政府要求利比亚政府把这两名利比亚人交给美英审讯。次日,法国总统密特朗也公布了1989年法国航空公司772次航班爆炸事件的调查报告。密特朗宣布,有4名利比亚人涉嫌此案,并向利比亚提出了引渡要求。11月27日,美、英、法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利比亚在三国调查飞机爆炸事件时与三国司法部门合作。但是卡扎菲对西方三大国的指控并不在乎。他的理由很简单:利比亚政府与洛克比空难没有关系。

美国把此事提交联合国安理会。1992年,安理会以利比亚拒不交出洛克比空难事件两名嫌疑犯为由,对利比亚实行全面制裁。1998年,美英和利比亚都同意把荷兰作为“中立的第三国”,在荷兰海牙设立法庭审讯洛克比空难的两名利比亚籍嫌疑犯。阿拉伯联盟和非洲统一组织要求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对这两名嫌疑人进行公开审判,并要求取消对利比亚的制裁。1999年4月5日,两名利比亚籍嫌疑犯被押至荷兰,联合国宣布从即日起停止对利比亚的制裁。

PA103的袭击有两个明显动机。第一个动机是美国在1986年4月15号轰炸的黎波里和班加西,令卡扎菲夫妇收养的一名小女孩丧生。第二个动机是1988年7月3日美国巡洋舰温森斯号在波斯湾击落伊朗航空655班机,该航班满载的290名乘客,其中包括63名儿童全部罹难;战舰误将客机当作来袭战机对其发射了两枚地对空导弹。

我们可能无法得知到底哪件事导致炸弹袭击。可能两者皆是,由利比亚及伊朗雇用的人员合作、又或者在德国人包围在法兰克福附近的成员时,一个组织将工作交予另一组织。

一些曾参与调查的中央情报局人员对记者说,他们相信是在伊朗的吩咐下策划袭击;因为策划成员一旦被德国人拘捕即无法完成任务,他们在1988年10月后把袭击计划转移给利比亚情报机构。其他调查人员相信无论谁资助炸弹袭击,他也安排了两个同时进行、性质相同的任务,以肯定最少其中一个会成功。

很多留意洛克比空难事件发展的人发觉美国只是在萨达姆·侯赛因于1990年8月入侵科威特后才转而指责利比亚。美国需要叙利亚支持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所以理论上,美国不想指责一个以叙利亚为基地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由于这个缘故,卡扎菲被指当了替罪羊。这个理论幼稚在以下两方面。第一,虽然美国是在1990年8月后才首次为炸弹袭击而公开指责利比亚,知情者知道早在1989年10月调查焦点已在利比亚。第二,即使以大马士革为基地的巴勒斯坦反抗派恐怖组织要为袭击负责,那不一定会损害到叙利亚。PFLP-GC与其他巴勒斯坦反抗派组织只不过将总部及新闻发报处设在那儿。没有证据或暗示指叙利亚政府会为回应美国对利比亚或伊朗的攻击而赞成对美国发动攻击。

社会一直有呼声要求上诉及让迈格拉希在一个穆斯林国家服刑。非洲联盟一个委员会批评迈格拉希定罪的基础。2002年6月纳尔逊·曼德拉探望迈格拉希以示同情。

2003年8月15日,利比亚政府致函联合国安理会本月主席、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赫巴,正式宣布对1988年发生的洛克比空难负责。利比亚同意向空难事件中遇难者的家属提供总额达27亿美元的赔偿。根据安理会有关决议,提供赔偿、对空难表示负责、谴责恐怖主义并交出涉嫌制造空难的嫌疑人是解除对利比亚制裁的一系列条件。

2003年9月12日,联合国终止对利比亚十一年的制裁。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洛克比空难,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