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福岛核事故真相10

2019-09-03 23:30-23:59 责编:张泽昕

00:00 00:00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太平洋地区发生里氏9.0级地震,继发生海啸,该地震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福岛第二核电站受到严重的影响。2011年3月12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和保安院宣布,受地震影响,福岛第一核电厂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到外部。2011年4月12日,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将福岛核事故等级定为核事故最高分级7级,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同级。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回顾:福岛核事故真相。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福岛核泄漏事件是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超严重核事故,事故发生以后如地狱般的500天里,专家设想过最糟的情况将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严重10倍,甚至将使日本放弃三分之一的国土。今天我们将和大家继续一起分享日本作家门田隆将编著,沈长青翻译,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图书《福岛核事故真相》。

《福岛核事故真相》首次完整披露福岛核事故处置过程中的应对和决策过程,作者门田隆将采访现场救灾总指挥吉田昌郎、第一线工作人员、前首相菅直人、当地居民及企业人员、科学家等近百名相关人员,从各种角度还原现场情况,对灾难的发生提出深刻反思。《福岛核事故真相》第10集。

昨天和大家说到,菅直人首相搭乘的“Super Puma”发出轰轰的声响,启程前往福岛第一核电站。

班目希望首相能先对事态的严重性有一定的认识,于是准备开始向他进行说明。他此行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给首相进行汇报和解说。

“但是当要就这样进行说明的时候,首相以一种‘那种事情我都知道’的感觉对我说:‘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对于那不由分说的话语,班目只能沉默不语。他把想要传达给首相的重要的内容就这样被封杀了。难得的和专家直接的对话,就这样变成了菅直人单方面的提问和回答。

于是首相开始发问:“一号机同二号机、三号机有何不同?”

班目回答道:“发电功率不一样。一号机是46万千瓦,而二、三号机是78万千瓦,是完全不同的型号。一号机是BWR-3式,二、三号机是BWR-4式。一号机利用隔离冷凝器这种应急冷凝设备进行冷却。而三号机是利用炉心隔离冷却系统进行注水冷却的。”班目又补充道:”隔离冷凝器是自然循环,所以应该很可靠,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为什么一号机要使用隔离冷凝器,而二号机用的是炉心隔离冷却系统?”首相问道。

“输出功率变大的话,利用像隔离冷凝器这种依靠自然循环的办法无法充分冷却,所以才改用汽轮机,进行注水冷却的方法。班目一边回答,一边觉得首相对核能的知识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

首相继续提问:”如果燃料熔解结果会怎样?”

“由于核反应堆燃料棒的锆合金护套是金属,熔解的话金属以及水、加上高温,反应的结果会产生氢气。”

“现在情况如何了?”

“我想氢气已经跑到存放容器内了。”

“产生氢气的话是不是就会发生爆炸?”

“不是,即使产生氢气,但是在存放容器里会被转换成氮气。里面没有氧气,因此不会产生爆炸。执行减压时,在烟囱顶端位置会和空气接触,所以只有那里会产生燃烧。”班目如此答道。

这是非常专业性的对话。从产生氢气就联想到会发生爆炸。这不是普通人立刻就能提出的问题。首相本来就已经具有了那种程度的知识。

班目清楚地记得和首相间的每一句对话,“我们一问一答,首相问什么,我就对此进行作答。”

但是,两人此时的对话中,有一个部分,之后流传于街头巷尾,那就是“不会发生爆炸”这句话。

关于氢气的部分,班目始终向首相表示“存放容器不会爆炸”。如果其发生爆炸,光凭想象都会觉得是十分可怕的事态。虽然和当时谈话内容是完全两个问题,但由于之后的核反应堆厂房爆炸,班目还是受到了严厉的指责。

终于,直升机马上就要抵达现场。

“东京工业大学没有核能专家吗?”首相突然提出了这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瞬间,班目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一国的首相竟然询问起东京工业大学有没有核能专家的事,听到这个问题后班目觉得不可思议,但随后,他马上就想到了首相本人就是毕业于东京工业大学的。“那时候我突然想起,啊,首相也是东京工业大学毕业的。然后我推荐了两个毕业于东工大的专家。‘其中一个是东电的入员……’我还说,‘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位。’

在事态如此紧急的关头,东京工业大学时代的校友被首相任命为内阁官房参与,受邀并来到首相官邸,之后成了非常有名的事。由此可以了解菅直人首相特别的思考模式,不知他是否以母校为傲,还是出于除了母校毕业的人之外都难以相信的考虑。

直升机目前飞行在海上,班目从首相身后的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发电站的烟囱。那是位于福岛县双叶那广野町的东电火力发电站。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南面约20公里。

“从首相的身后看出去,我看到了火力发电站。所以我答道:‘那是广野火力发电站。’我一直望着首相左后方窗外的景色。由于当时直升机飞到了磐城市附近,我心想,啊,现在在磐城的上空,那是广野火力发电站。所以当首相一发问,我就能脱口而出。我来过这里好几次了,看到广野火力发电站之后,应该马上就是福岛第一核电站了。”

飞机上的人都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看着这幅景象的。然而,现在这片土地,并不是之后核反应堆厂房上部被氢气爆炸炸飞的悲惨画面。尚且还是白色建筑物,仍在绿色林木中整齐地排列。大海的苍蓝以及核电站周边浓浓的绿意让人印象深刻。

然而,当直升机接近作为着陆点的操场之时,海啸造成的种种惨况映入眼中。从核反应堆厂房到重油油槽、还有厂房林立的临海区域都淹没在瓦砾之中。那景象无声地向他们诉说着海啸惊人的威力。

然而,现在并不是沉浸于感伤的时刻。在这里,当下正在展开着一场关乎性命的修复战斗。

直升机着陆,刚要下飞机的班目,却发生了一件令其不快的事。

“先让首相下飞机,其他人请稍等片刻再下。”

同行的被要求不要马上下飞机,那是为了拍摄菅首相前来现场视察的情景。班目对这在核电站生死存亡的关头,还优先进行摄影的思路感到无比惊讶。

“为什么不进行减压!”

前来迎接首相一行人的,是现场对策总部长池田、福岛县副县长内堀、东电副社长武藤,以及和池田一起来到现场的经产省审议员黑木等人。他们在第一核电站的停机坪等待直升机的抵达。

从5公里外的大熊町外部应急中心驱车前来的池田等人,无言地望着越来越近的直升机。他们此刻都站在“辐射污染”之中。

武藤原打算先到避震指挥楼听取吉田报告目前的状况,然后再去迎接首相。

“我先去了避震指挥楼。然而由于辐射已经外泄,在大楼入口处,每个进入大楼的人都要一一接受辐射测量。队伍排成长龙。在那里排队的话会浪费很多时间,所以我只好掉头离开。看看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就直接去等首相的直升机了。”

此时和负责避震指挥楼辐射测量的关矢胜进行了交谈。关矢胜是新县相崎羽核电站的辐射安全指导,是辐射管理的专家,直到两年前都在第一核电站工作。这次大地震发生之后,柏崎刈羽核电站立刻决定派人前往福岛支援,关矢等人就在当天半夜赶到现场,当即在辐射剂量开始升高的避震指挥楼展开辐射管理工作,其成员包括福岛第一和柏崎刈羽两个核电站辐射管理部门的职员。

“要怎么把首相带进来?”武藤问道。

关矢回答说: “将巴士停靠在这里,然后请马上进来。”

要尽可能减少被幅射量,只有这个办法而已。

“其实在那之前,我们被要求测量首相直升机降落位置的辐射剂量。他们希望能事先测量那个位置是否有污染,以及污染程度如何,因为首相要穿自己的鞋走过来。虽然我派人前往测量了,但是在得到汇报前,首相一行人已经降落了。”关矢回忆道。

现场一边要忙于事故对策,同时还要准备迎接事宜。然而在准备工作完成之前,首相一行人就已经抵达了。从东京飞过来还不到一个小时,可想而知陆上自卫队直升机的速度。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法听到进展消息,也就是说在一直没能见到吉田的情况下来到这个停机坪。我是最早到的。虽然想打电话给吉田,但那时手机已经没办法接通了。那里有警卫的警备车,于是我向他们借用了对讲机。我问警卫员现在无线对讲机可以和哪边通讯。他们说可以联系到紧对室。于是我呼叫吉田,说我已经在等着接首相,等一下会带首相过去,请把会议室准备好。吉田简短地回答道:‘我知道了。

武藤还来不及了解昨晚以来事态发展的详细情况,就不得不和菅首相见面了。不久后,池田、黑木等人也都来了。终于,首相的直升机着陆了。

依然一脸严肃表情的菅首相下了飞机,就朝武藤他们走来。

“他看着我,觉得好像要向我打个招呼说声‘哟’之类的。”池田说道。

但是当武藤问候首相的时候,气氛突然就变了。

“我是东电的武藤,您辛苦了。”武藤有礼貌地问候。

首相却严词问道: “为什么不进行减压?”

“什么?

不只是武藤感到惊讶。首相连声问候也没有就大声发问,让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菅直人首相非常激动,或许是这个能让他发泄愤怒的人终于身在眼前的关系吧。

“为什么不进行减压?”

在这被辐射污染的第一福岛核电站的操场上,菅直人首相对着身高一米九的武藤,喊出了这样的第一句话。

站在武藤身边的池田,大约在20年前曾经担任由国会议员江田五月创办的政策团体“天狼星”的副代表,此时就与菅有过交往。池田也曾见识过被称为“暴躁菅”的菅直人雷霆大怒过好几次。但是就连他也没想到,首相居然会在刚下飞机,就对着武藤这样大吼。

“后来,我们就那样坐上巴士。首相在驾驶座位后面第二排,边上坐着武藤。我坐在隔着走廊的左边,首相的后面是班目先生。座位是我定的。然而,首相的怒火非比寻常。”

跟着走而坐下的池田没有办法听到首相的谈话。

“就像机关枪一样,首相朝武藤先生说了什么。看起来语气很重,但是说了什么完全听不清楚。”池田描述首相在巴士中的情形。

坐在后面的班目也没听到首相的讲话内容。“我也没听见。他用严厉的语气对东电的武藤先生讲了什么,但是内容我就不知道了。”

抵达核电站后,菅首相的态度和在直升机里明显不同。或许到现场之后,气氛就亢奋起来的缘故吧。

武藤如此回忆道: “突然就问我为什么不进行减压,后来则不断重复怎么不早点进行,到什么时候可作业,为什么不实施之类的问题。我记得他好像始终在说:到底有什么问题。感觉不像是在了解情况,而是在发怒:你们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

巴土开了大约3分钟后到达避震指挥楼,就停在大门口。武藤已经事先和关矢讨论过位置,所以巴士停在了距离入口只有两三米的位置。

避震指挥楼的大门有着两道自动门。首先打开外侧的一边,进入大约五坪左右的房间,然后关上外侧的门,才会打开里面那道。为了防止辐射污染,所以尽可能不让外面的空气进入到大楼内部。然而,这两道门都因前一天的剧烈震动而扭曲变形了。虽然仍通着电,但是只能以手动进行开关。负责管理大门的关矢在此分别部署了两位员工,负责迎接以及手动开关门。

首相一行人来到大门口后,为首相引路的是在巴士里被他一路大吼来的武藤。高大的武藤此时在这一群人之中鹤立鸡群。他带队、随后跟着首相、池田、班目、黑木等十几人依次进入手动开启的外侧大门,来到中间的房间。

关矢确认人员到齐后,示意工作人员“可以开门了”,于是打开第二道门,带领一行人进入。

避震指挥楼的门口有一条宽约两米的走廊,这边站着负责测量辐射的检查人员。必须先在这里检测是否被辐射污染之后再上楼。

关矢对首相说道: “早上好!”一脸严肃的菅首相并没有回答。

 “请把鞋子脱下后,拿在手上。”关矢对着一行人如此说道,“里面有检查人员,请先到那里接受辐射污染检查。”

一行人为了接受检查正要往里走,突然又响起了怒吼声: “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没时间做这种事情!”

在玄关回响着的怒吼,是来自菅首相的。可能接受污染检查这项过程触动了他的神经。

没时间来接受污染检查。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许多完成作业工作回来的人听到吼声后吓了一跳。

“这可真麻烦了。我想着。沿着走廊有许多作业员,还有上半身打着赤膊的人。”

当时就在菅首相身边的池田回忆道,“作为一国首相,对于刚从现场完成作业回来,等待检查的作业员们,对他们说的不是慰劳的话语,而是‘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来!’,这是相当糟糕的情况。”

怒火中烧的首相使得大家驻足而望。不可能进行污染检查了。

“请把鞋子放着这里,穿上这个进入。”关矢立刻请首相一行人换上被称为“蓝鞋”的避震指挥楼内部用鞋。大家都默默地换着鞋。

武藤所带领的一行人,就这样从入口左手边的楼梯走上了二楼。

爬上楼梯到了二楼,一行人进入走廊尽头右边的会议室。中央是会议桌,是个勉强能容得下在场全员的小会议室。

首相在右边坐下后,池田、班目、黑木等人分别在两边的座位就坐。坐在首相对面的是武藤。此时,吉田所长还没有来。

“为什么不早一点减压?”

在吉田到达之前,约有一分钟左右的间隙。就在此期间,菅直人首相依然如此责问着武藤。对于正在回答的武藤,他又说道: “我不是为了要听这些才来的!”态度相当严厉。

此时,刚好吉田进来了。

在离开紧对室时,吉田对大家说: “我去和首相会面。如果发生什么异常情况,就来找我,没有关系。”由于和现场交代了一些事,所以晚了那么一分钟。

“我是核电站的所长吉田。”吉田如此问候道。

首相和吉田昌郎,第一次见面了。

首相于1970年毕业于东京工业大学理学部应用物理系,而吉田则在1977年同样毕业于东京工业大学并进入研究所。以大学学历来说,首相是大吉田七年的学长。

在此之前,还在与武藤对话的菅首相,此时看了看坐在武藤身边的吉田,开口第一句话就问: “现在状况怎么样?”

在旁观者看来,都觉得这下首相把原本对着武藤的矛头转向了吉田。

而此时,吉田回答道: “由于电源全面丧失,所以尝试了很多办法希望可以进行减压,但现在现场的状况还是相当不如人意。”

他还想要具体说明情况的时候,菅首相又问道: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首相依然在怒气上,显而易见。

“那是因为……”吉田打开事先准备好的图纸,“请看这个。海啸把这一片区域都淹没了。海水灌入厂房,造成停电。泵组和马达都在地下,无一幸免。到现在还是无法工作。”

菅首相听着吉田的详细说明。

“用于炉心冷却的紧急核反应堆冷却系统几乎无法运转,只有少数几个在发挥作用。”首相应该能理解事态的严重性。吉田继续说明。

“就没有预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吗?”听了吉田的说明,首相问道。

由于首相一直怒气冲冲,旁边的人都无法插话,吉田此时已经从会室的气氛中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再次说明,这是由于远超预想的巨大海啸,袭击了位于海面十米之高的重要设施而造成的。吉田平日就是对着上司也直言不讳的人。在此时,他依然不卑不亢地对菅首相说明着。

看着两人的对话,现场对策总部长池田回忆说: “虽然之前认为东电有些人善于搬弄是非、搞阴谋,但是吉田给人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他可以说是个非常有想法的男人。”

同时在场的班目也对此有印象: “起初,武藤先生拼命想要说明,首相却说‘我不是为了听这些才来的’。尔后大怒。后来首相的枪口又指向了吉田。于是变成了首相和吉田间的交谈。但是吉田所说的话,首相似乎都能听进去。”

先前首相多次向武藤质问的“减压进行得如何?”此时朝向了吉田。

吉田答道: “我们一直在尝试。由于失去电源,电动阀无法开启,现况还是相当不乐观。必须派人前往手动打开阀门,目前正在进行相关作业。”

核反应堆厂房辐射泄露,而且在漆黑一片中,必须以手动进行作业的情况,首相应该在此之前就有所知。不过吉田还是详细说明了。

“总之赶快进行减压作业。”首相提出要求。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福岛核事故真相》,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是百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