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唐山大地震后的空中生命线25

2017-05-21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直升机来到预投空域,位置大概在火车站以东,这是个人口稠密的重灾区。飞机的飞行高度低,地面看得一清二楚,市民们聚集在废墟上,仰望天空,双手不停地摆动着。机务人员把舱门打开,系好安全带,将一箱箱一袋袋食品投下去。

由于地面道路、桥梁的严重损坏,救援部队和物资受阻,机场便成了抗震救灾的生命线。指战员们顶着烈日,穿着背心裤衩,用目测指挥着飞机的起降,一天最多时起降达350多架次,共指挥了数千次飞机的安全起落。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地空运到唐山机场,机场的停机坪上堆积如山的医药、帐篷、油毡、塑料布、食品等救灾物资,又从这里用汽车运送到各区县,有些应急食品进行了空投。

作为空中大通道的唐山机场,通宵达旦,引擎轰鸣,各种飞机呼啸着,像穿梭一样起飞、降落、滑行。机场上出现了空前的繁忙景象。落地的飞机卸下各种救灾物资,起飞的飞机满载着伤员兄弟姐妹们。在停机坪上可以看到有十几种飞机,大型飞机有“安—2”、“安—26”、三叉戟、“安—24”、“依尔—18”等,小型飞机有“依尔—14”、“里—2”、还有直升机“米—8”、“直—5”、云雀等。

我见到从一架大型飞机上下来100多人,上前询问才知道,他们是从上海飞来的医疗队员。据说上海市在几个小时之内,就从65所医院抽调870多名医务人员组成了56个医疗小分队,将陆续飞到灾区。不久我看到在机场营房的周围,医疗队摆开了阵势,在架起的顶顶帐篷旁插着白色的红十字旗,上面写着:解放军总医院、空军总院、上海六院……

白衣天使们,他们不辱使命,在这场自然灾害面前努力履行着救死扶伤的崇高职责,他们夜以继日地抢救生命。每个医疗队的帐篷外面都是人声嘈杂,伤者在亲人们的护送下,在医疗队的帐篷外面排起了长队,而且队伍越排越长。重伤者不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声,有的则昏死过去,亲属们纠缠着医生,都想尽快把自己的亲人送上手术台。

我在帐篷外,见到一个受重伤的男子,他发着高烧,两眼烧得红红的,嘴唇干裂,爆起了一层白皮。他极力地克制着伤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失声地叫起来,疼得他浑身颤抖着,身体紧缩成一团,双手不停地捶打着地面,不一会儿就昏迷过去,看他与死神只有一步之遥了。可帐篷里的医生正忙着抢救一个比他还重的伤员。

许多重伤员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想到了死。他们认为,如果死了就不用再承受这样比死还要痛苦的煎熬了。

医务人员,如同处在战争状态下,在极其简陋的条件下,做着大医院里都罕见的大手术。帐篷里的一切与医院手术室内截然不同,照明用的汽灯,消毒用的水是游泳池里的水……就是这样,医护人员也不敢有半点怠慢和一丝马虎。他们利用手头少而简陋的医疗器材,在最短的时间里抢救最多的人。

就是这些无私无畏的白衣天使,阻止了伤员们伤势的继续恶化,把成千上万的伤员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广大医护人员尽管对灾区人民怀着极端负责、极端热忱的精神,然而条件毕竟有限,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仍不能挽救众多伤员的生命。离帐篷不远的草坪上,停放数十具尸体,作为医生,没有比这更让人痛心和惋惜的了。

停放尸体的草坪上,大部分死者被装进了深灰色的塑料袋子里,少部分尸体则用棉被裹着,并用几道绳子捆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