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云南富宁隧道坍塌事故救援纪实2

2017-12-28 23:30-23:59 责编:张凌

00:00 00:00
  2014年7月15日凌晨4时30分许,云桂铁路富宁1号隧道一个斜井外,这里的一个施工营地改成了临时救援指挥中心。来自当地安监、武警、消防等方面的400余名救援人员在现场参加事故救援。
  2014年7月15日,中铁二局昆明应急救援队装备部部长蓝昌绪向媒体记者介绍救援方案,现场施救采取多种方案:一是在碴堆顶、掌子面左侧拱腰处采用C6钻机打钻,打通后向里面送食物并通风;二是在碴堆顶、掌子面左侧拱腰处由铁路总公司昆明救援队采用620大口径钻机打钻;三是在碴堆顶、掌子面左侧人工开挖三角形小导洞,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打通救援通道,救出被困人员。6天6夜的努力之后,14名被困矿工成功获救。
记者电话联系上被救后在富宁隧道施工工地上休养的洛阳人张福乐,他讲述了在隧道内被困的6天6夜里,14名工友相互鼓励,经历了等待、煎熬、绝望,直到最后获救的惊心动魄求生记。另一名生还的洛阳人丁某正在休养中,未接受记者采访。
24岁的张福乐是河南省洛阳市嵩县人,在富宁县这个工地上从事隧道测量刚满1年零1个月,他的作息时间一般是工作24个小时后,休息12个小时。2014年7月13日晚,福乐上了一夜班,次日上午又上了半天。大概11点左右,他从隧道出来,又累又困,赶到距施工隧道约500米的生活区休息。
  下午3点40分,接到上班电话的福乐从床上爬了起来戴上安全帽,将上身T恤搭在身上,赤身与负责测量的主管负责人(也是洛阳人)一起乘卡车进入隧道,开始测量工作。“隧道已经打了有千余米了。”福乐说,下午4时15分左右,突然听到工友吼了一声,他下意识朝洞口看了看,“不妙,隧道拱顶往下掉石块,有坍塌迹象”。福乐立即拉了正在测量的主管负责人朝隧道内跑去。跑了15米左右,突然听见一阵闷响,眼前一片漆黑。福乐扭头一看,洞口已被封死了。“黑,真黑,伸手不见五指。坍塌发生得太突然了,到安全位置后,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福乐说,感觉身体像真空状态,当反应过来时,两腿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隧道的突然垮塌,引起开挖面轻微坍塌,正在该处施工的多名工人,也立即掉头朝洞口方向跑去。
事发突然,福乐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黑暗中听到工友们的声音,有工友把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打开,大家聚到了一起,一查共14个人。“我们共有4个手电筒,但只能轮流开。”福乐说,大家情绪很低落。后来,一40岁的施工员对大家说,他曾有过类似经历,鼓励大家不要担心,让大家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们被困的区域水平长度约有20米,宽12米。”福乐说,在这名工友的指导下,大家靠着手电筒微弱的光在洞内找到一些矿泉水瓶。隧道内的高压水管、风管没被压断,他们立即打开阀门,用矿泉水瓶储备水。每隔段时间,大家就用锤子敲打高压水管,试图让外面的人知道洞里边还有人,但没回应。后来他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高压水管拆掉。”水管里的水来自隧道外一个大水池子,高压水管拆除后,让水一直流,外面的人看到水池里的水有变化,可能会想到洞里边有人。“让水流一会儿,然后再堵上,周而复始,但依然没有奏效。”
洞内一片漆黑,工友们情绪变得越来越低落。福乐说,2014年7月15日凌晨刚过,他特别困,可又不敢睡觉,坍塌地方还不停地掉石块。“每次要睡着时,工友就拍我,每个人都高度紧张。”没食物,只有高压水管里的水,浑浊有沙子,还有一股铁锈味。“为让工友们提神,一根香烟同时让4个人一起抽。”福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