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犯罪心理学档案系列之四十一

2016-04-23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包呢?她的包哪去了?”叶曦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说,“穿的这么暴露,必然要有个包装手机钱夹什么的?是被凶手带走了吗?这跟他在上一起案子中的表现可是大相径庭啊!”

“也许......”韩印抿了下嘴唇,面色骤然严峻起来,迟疑地说,“也许这一次他想让我们费点力气去确认死者身份吧!”说完这句话,他张了张嘴,看似还有话要说,但不知为何又生咽回去。

叶曦没太注意韩印的欲言又止,随即开始分派任务,眼下两大任务:一是要确认死者身份,二是要确认死者失踪时间。

既然冯文浩昨天夜里没有异常举动,那么暂时先撤消对他的监视,叶曦命令康小北用手机拍下死者头部,然后带着照片沿酒吧一条街逐店走访,看能否有人认出死者;同时吩咐姚刚将酒吧一条街以及广场附近所有能搜集到的民用监控摄像,全部收集到队里,时间跨度限制在一周之内即可;指派重案组的另一位警员赶赴交警指挥中心,调阅近几日广场附近的交通摄像记录,从中寻找死者以及可疑身影;另外又吩咐一名警员立即与各分局、派出所取得联系,查阅失踪案件记录,寻找与死者年龄、性别、外貌相符的案例......

任务分派到最后,韩冷主动要求协助康小北走访,叶曦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何有此意,但是也只是一闪念,她现在可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便挥挥手示意韩印自己看着办。

此时在酒吧一条街走访,时间点不太合适。在这条街上开的店,包括酒吧、KTV、夜总会、歌厅等基本都是晚间才开始营业,最早的也是午后才开张,何况现在还不到早晨六点,实在有些难为康小北了。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总不能干坐着等到晚上才来查吧?眼下康小北也只能敲开一家是一家,冀望在一些值班店员或者下班没走住在店里的服务员当中,找到认识死者的人,尽可能争取早些确认死者身份。

康小北依次走了十几家店,有的店门紧闭,有的有服务员或者老板应声,但要么表示不认识死者,要么说没什么印象。对此种局面康小北有一定思想准备,他也不气馁,继续耐着性子挨家店敲门。

这一路韩印都是默默地跟在康小北身后,板着脸始终一眼不发,偶尔康小北开冲他开两句玩笑,想活跃活跃气氛,他也总是面无表情。康小北不是傻子,感觉得出韩冷对他的态度很冷淡,多少也能猜到些原由。他很清楚,有些事情是瞒不过韩印那双犹如X光的眼睛的。

嗫嚅了一阵子,趁着敲下一家店的空隙,康小北终于绷不住,试探着说:“咋了,韩哥,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韩印依旧面无表情,淡淡的说:“我在等你说。”

“等我说?”康小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不一直都在说吗?”

韩印注视着康小北的眼睛,片刻之后,长长叹息一声,语重心长的说:“小北,我刚刚在叶队面前没有点破你,是想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我知道你是个好警察,但难免不会有疏漏,我不希望你用谎言去掩饰你的过错,尤其是与案子有关的方面。”

韩冷说完这番话,继续紧盯着康小北。康小北垂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表情极为不自然。末了,他尴尬的轻咳两声,道:“印哥,我错了,我不该擅自脱离监视现场。我......”康小北终于鼓着勇气抬起头,咬了咬嘴唇,满面愧色的说,“昨晚,晶晶是‘十点’的班,我寻思接她下班把她送回家再回冯文浩那儿,耽搁不了什么事情。可、可到她家,她说爸妈去外地旅游了,让我上去坐坐,我就......”

“你在她那儿待到早晨?”韩冷问。

康小北“嗯”了一声,低下头。

昨天晚上康小北在叶晶晶的家里一直待到了转天早晨,也就是说冯文浩昨天夜晚的活动情况他根本就不清楚。康小北的头垂的更低了。

韩印提高声音问:“这种情况你先前有过吗?”

“断断续续的有过几次,这阵子比较频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