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北京721暴雨——城市之殇5

2017-02-01 23:30-23:59 责编:王吉华

00:00 00:00

 

  “平日里的高速路成了一条大河,一辆616公交车的顶上黑压压坐满了人,几十辆小轿车几乎看不到了。”王学爽说,“我们赶紧跑回来报告情况,叫工友。”在宿舍区听到有人大喊“快起来救人”的时候,23岁的钢筋工李川南正躺在床上玩手机。

  和其他150余名工友一样,李川南毫不犹豫地冲到了大雨中。来自四川南充的他水性颇好,自告奋勇冲在了第一线。“我负责从‘河边’游到大巴车上,把拴了绳子的救生圈扔给被困的人,再牵着绳子回来。“我很急,很怕水涨上来,总想一次多拿几个救生圈。”李川南指着裹着纱布的双脚笑着告诉记者,当时脚被高速公路的护栏扎出一个洞,一直流血都不知道。

  冒着危险,工人们从东到西架起了一根大绳,跨过了这条6车道宽的高速公路,在空中搭起了一条“生命救援线”。拴绳子、游泳、救人……往返了不知道多少趟。终于把3辆大巴车和附近的人都安全送上了岸,事后统计留下过夜的被救群众共182人。

  90后的陈晓伟说,“当时脑子里什么也没想,你看到有人哭喊的样子,不可能不去伸手救。”记得有一个刚做完手术的小伙子不能沾水,我们就用塑料板做了一个“担架”,几个人把他抬回来。

  “万分感谢工人们不顾生命危险,在我们绝望的时候涉水赶来。”25日一早,被救群众张霞给工地打来电话,“我是在公路上被救的一个北京市民,救人后工人们不留姓名、不要酬谢,太令人敬佩了。”

  2012年7月22日凌晨,惊魂未定的被救群众被临时安置在工地的宿舍里休息,换上了工人们干净的工服。回忆起当晚经历,被救群众秦历仁在一条长微博上写道:“当天,我和女儿北京旅游,回驻地的路上,大巴被迫停了下来。我们下车逃生,但被大水冲得根本站不稳。水很快就到了腰部,我拉着女儿,拼命往小车顶上爬,再通过小车爬到大车顶上。很快,水位已经没过小车顶了,周围有了哭声,很多人大喊‘救命’”。最绝望的时候,有十几个工人出现了,拿着救生圈!

  “女儿是工人抱着游过去的,我拉着救生圈自己游过去。这一趟,胳膊上、手上、腿上多处有划伤、淤痕,那些工人身上就更不必说了。晚上,工人们找出所有的衣物,给我们御寒,走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还穿着蓝色的工服。”秦历仁写道。

  在工地项目部办公室,保留着一份被雨水浸泡过的长长的被救人员名单,他们来自山东、山西、保定……很多名字背后还标注着“儿子、孙子、妈妈”等备注,以帮助丢失手机的被救群众寻找亲人。

  救命之恩,永生难忘,这不是一个“谢”能表达的。“到家后,我把我和孩子身上穿的写着‘京久安’的工服挂在了衣架上,作为永久的纪念。”秦历仁写道,这个微博是我和孩子含泪完成的。

  令人难以置信是,参与救援的150名工人中,没有人接受过专门的救援训练。他们能在危急时刻有条不紊,迅速找到了正确的救援方法,令网友们充满敬意。

  被问起为何不顾安危去救人,工人们七嘴八舌,却都露出了羞赧的表情。23岁的湖南小伙陈宇说:“平时在电视里看到好人好事,觉得挺了不起。亲身经历后明白,救人是内心的第一反应,没别的想法。”

  “打工在外,似乎更能体会亲情。有一辆大巴是从山东营口到北京的游客,其中不少人带着孩子,一看他们为亲人揪心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来自四川南充的李川南说,2008年汶川地震时,他正在青岛打工,整天盯着电视看家乡的灾情和救援。

  “长期的安全意识,与储备充足的救援物资发挥了重要作用”。冲在一线的项目部工作人员薛国义说,“当天下午,我们按照惯例刚刚检查过防汛物资。所以救人的时候可以迅速拿出30多个救生圈,5条150米的长绳,以及多个强力探照灯和手电筒,在周围断电的情况下救人。”

  据丰台区水务局介绍,河西再生水厂施工工地是今年4月份刚刚开工的一个重点项目工地。工地尽职尽责,按照要求制定了《雨季施工安全预案》《防汛预案》等防灾预案,在6月份刚刚利用工地的“积坑”(水厂生物池)做过一次全员防汛演练。

“其实,这只是一个人的本分与良心!”从江苏来京打工的47岁的金广明认真地说,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任何人也一定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