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唐山大地震救援回忆录12

2017-04-12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头一天两天,白海明还喊,过了几天,一是没了力气,二是没吃没喝,逐渐昏迷了,什么也不知道了。被救出来时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白海明说,这里还得插一段,他的父亲是唐山煤矿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大夫,医疗水平挺高,口碑很好,28号发生的地震,他的父亲正好不在唐山,他是26号去石家庄开会的,会议是河北省卫生厅组织的。到石家庄之后,听说地震了,然后连夜赶上最后的一班火车,坐到了北京。那时候路上全是赶往唐山的各种车辆和急匆匆的救援人员,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但到唐山这边的客运火车已经没有了,铁路根本不通。他就打听有没有到这边的过路汽车,挺凑巧,唐山一个自行车厂的拉电石的车,老爷子还挺幸运,坐上了这辆车,司机还和白海明父亲认识,到唐山走了24小时。

到了之后,白海明的父亲就开始自己扒,找爱人、白海明的弟弟、妹妹。白海明老家在秦皇岛,老家有奶奶、姑姑、大叔、姥姥、老叔什么的,都是在秦皇岛这边,知道地震之后,跟白海明家失去了联系。之后,到了8月2号,白海明老家的大爷跟五姑,就背着工具、干粮到唐山找来了。他们2号到了,第二天,3号早晨,五点多钟,就继续扒白海明,还是没有找到。早晨,白海明迷迷糊糊地听到大爷、姑姑和父亲在唠嗑。白海明小时候在秦皇岛长大,对大爷的说话声印象很深,他听到亲人的声音,就用力喊,刚开始他们还不相信,没太注意。然后他们突然说,好像听见小明明在喊,然后他们就喊白海明。白海明确认后,使劲喊亲人的名字,这样一来,才肯定白海明还活着,而这时,已经是第七天了。白海明说,虽然才10岁,那天早晨长辈们在那唠嗑,一边扒白海明,一边唠,白海明一喊,长辈们听了还不信,白海明的父亲也怀疑。那个时候,父亲把埋葬白海明的土坑都挖好了,被埋了好几天,哪能活啊。白海明小时候是运动员,爱穿运动鞋,父亲已经给新买了一双白球跬,想着跟白海明一块儿埋了,直到听到声音,才有燃起了一丝希望。

8月3日早晨,也就是第七天早晨五点多钟的时候,白海明父亲一听,他们哥俩就赶紧根据声音的来向在废墟上扒白海明,然后发现不行,白海明父亲就说,赶紧找部队。就这样,找到了部队,正好赶上一营在附近。具体地说是197师589团一营一连一排的战士,他们的一排排长叫郭来。人来了以后大家一起扒,扒的过程,是后来听郭来排长和白海明父亲说的。扒到最后,已经看到白海明了,废墟上的砖石瓦块量挺大,土挺多,怕把白海明呛着,战士们就一边泼水降尘一边扒。他的父亲白景儒说,明明出来的时候都脱水了,大便都是干的。幸亏被埋的时候里边空间小,要是大一点,他能活动,在里面连喊带折腾,体力早就消耗没了,也就没命了。

白景儒说,当时没有工具,如果是碎石头,就往外捡;大石头,能扛动多少就搬多少,后来郭来教导员说这样不行,会把孩子呛着。大家就想办法找水降尘。那个时候哪有什么自来水呀,包括喝的都是水沟里的脏水,放点黄宁苏就对付着喝了,吃的更没有。他们从水沟里找到水,边扒边泼水。遇到碎石头就用搪瓷洗脸盆一盆一盆往外端,那时候都是搪瓷盆,没有塑料盆。遇到大石头,就想办法往外撬,撬的时候就用木棍就行了,没有别的工具;有铁楸,也不敢用,没有缝用不上,有縫也怕伤到下边的人,不知道当时里面是什么情况,所以用不了,都是用手扒。扒着扒着,有一块预制板落下来了,一个战士赶紧冲过去,拿肩膀硬是给扛住了。这么多人,费了这么大的劲,就这么给扒出来了。孩子救出时,周围围了好多人。人救出来之后,就赶紧吊液体,输液。那时的白海明意识已经是不清醒了,血压基本测不到,心跳得很快,嘴巴那里都是干的,只剩下皮包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