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生命铸成的历史 非典亲历者的回忆8

2017-07-03 23:30-23:59 责编:母晨静

00:00 00:00

 

在SARS病房里,王剑医生每天都写日记,把他的所见、所闻、所感都悄悄地记录下来,现在翻开这些,当时的记忆犹如放电影一般又浮现出来。今天的《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们就再次翻开那十多年前的日记,回顾那段让人刻骨铭心的岁月。

5月1日,晴。今天,我进入SARS病房,登记分配房间,测体温,更换隔离服。下午第一次进入病房清洁区进行实地防护培训,晚上进行集中培训,分配工作小组,实行8小时工作制,共有4组。晚上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我们已经放假,我准备在寝室休整,哪里也不去;给女友打电话说一切安好,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打完电话,我心释然,决定安心入睡。

5月2日,晴。今天是下午班,一行人乘班车到达病房,复杂而又有序的更换隔离服,戴手套,进入半污染区,再穿隔离服,加戴手套后进入污染区;查看病人,主要是了解患者的体温变化、呼吸情况以及其他特殊要求;再通过对讲机将患者的诉求告诉外面的同事,等待上级医生的指示后给予处理。有的患者病情比较轻,呼吸平稳,血氧都在96%,而我却因为戴上了层层口罩,有点憋气的感觉,一测血氧只有94%。有一位年老患者病情较重,呼吸急促,看着我们去查房一点力气也没有,精神差,提出要求想见见家里人;我知道这样的要求是不能实现的,这是隔离治疗的需要,但还是安慰他好好养病,过两天就能见到家人。下班已经是晚上,回住处后报告本人今日体温,夜太深没有和别人联系。看见新闻报告全国SARS疫情,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5月5日,晴间多云。早上醒来洗脸,看看镜子里胡须长了,没有刮,因为我来之前决定“蓄须明志”。早班去时接班听说那位老人病情加重。下午听说有同事发烧,转移隔离了;希望他没事。晚上打了胸腺肽,没有什么不适。给科里领导和同事打电话,平时天天见着好像没有什么说的,现在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本想给妈妈打电话,又怕说多了让她起疑心,所以没打。想起去年这时陪女友逛街,心里一阵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