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生命铸成的历史 非典亲历者的回忆19

2017-07-14 23:30-23:59 责编:张泽昕

00:00 00:00

今天的《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继续和您回顾曾经,今天要说的主人公,和SARS之间的关联也非常大。徐庆医生,他现在的身份是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SARS发生时,他是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回忆那段特别的岁月,徐庆医生留下了这样的文字——SARS记忆,徐庆。

算起来,SARS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仿佛弹指一挥间。虽然SARS病毒还会在局部地区偶然出现,虽然还有不少感染了SARS的幸存者在为治疗期间使用大剂量激素后出现的并发症付出代价,但是我对SARS的记忆,在被时间滤过了大部分不良事件又蒙上了一层粉红色的面纱以后,留下的居然都是些积极有趣的回忆。

2003年的春天像往年一样悄然来临。2月底的时候,我的一个几年不见的大学同学从美国回来探亲。她出国后,先是做实验室,然后学电脑、写程序,当时她正准备参加美国医生执照考试,想在美国做医生了。见面的时候,她总是说“还是你们在国内好,多稳定,旱涝保收的。尤其是你当麻醉医生,肯定更好”。我想说“我恨不得学电脑、写程序呢”,但我没有说,稳定不假,旱涝保收也不假,但是收的只是三五斗,糊口而已,而且跟付出根本不成比例。说出来没多少人信,我也学会了不去解释。

同学走后没几天,就听说广东有一种传染病,感染者高烧不退,呼吸衰喝,然后全身器官衰竭而死,死亡率很高。大家都议论纷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接着就有专家出来说,这只是一种常见的病毒感染,被感染的人也不多,而且都被严密监控隔离起来了,没什么可怕的。后来又说,北京并不算是疫区。于是,传言平复了,我们都没往心里去,照常生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