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一场148天的绝望求生与营救行动,冰封之时29

2018-04-15 23:30-23:59 责编:母晨静

00:00 00:00

这是一段真实的救援历史,传奇故事围绕着3架二战期间失事于格陵兰岛的美军飞机展开,一场跌宕起伏的冒险历程中的悲惨灾难,幸运者与命运的抗争,救援人员的勇于牺牲。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本期带您关注:米切尔.扎考夫编著,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应急救援真实案例——冰封之时。

最初的9名机组成员已有4人获救,2人遇难,还有3人仍在等待救援。继续回顾PN9E营地,那个时候,蒙特韦德、斯皮纳和贝斯特正处于再次放弃的边缘。

泰特利留下的炉子已经在1月底熄灭。最后3名PN9E坠机幸存者回归到更远一些的安全地带,虽然具有含铅汽油,但为了防止把避风的冰雪房子弄塌,他们通常在户外使用。

同时,特纳机组终于收到了一部可以空投到PN9E的步话机。在它近旁是一张手写的字条:“小伙子你们好,马上使用我们和这张字条一起投下的步话机。咱们聊聊?”下面是设备的示意图,带有详尽的说明。字条结尾写道:“我们不会放弃,直到你们和我们在一起。”

步话机在落下时被摔坏了,但几人从泰特利留下来用不上的那部步话机上拆下同型部件,又把它修好了。当他们联系上时,特纳机组把在救援尝试中使用PBY“卡特琳娜”的计划告诉了他们。在后来的一次对话中,特纳告诉PN9E那里的人们,他们的战友已经成功离开了冰原。

步话机刚送来不久,位于PN9E处的3人除了彼此之外就没有可供交谈的对象了。在二月的大部分时间里,格陵兰的天气仿佛被巴尔肯的计划和邓洛普飞行技艺的大胆所激怒。暴风雪肆虐咆哮了三周之久,在此期间没有飞机能够升空。

随着炉子的损坏,余下的3位PN9E幸存者没有了可靠的热源。很快他们就用光了蜡烛,所以他们要在黑暗中度过很长一段时间。迫切需要温暖和照明的他们让在投弹器外壳里生的火保持燃烧着。没有通风口,有毒的烟气充满了他们的冰洞,并把他们的皮肤和衣服熏黑。没有其他方法来解冻他们的口粮,蒙特韦德、斯皮纳深深钻进他们的睡袋,并把罐头和包装夹在腋下。如此这般,要8小时才能让食物软到可以嚼得动。有些口粮罐头在从特纳的B-17上投下来时摔裂了,汤汁在解冻时漏到了寝具上。腐坏食物的气味混杂着燃烧的汽油、体味和排泄物的恶臭。

斯皮纳骨折的右臂继续让他感到疼痛,但他冻伤的左手恢复了一些感觉和活动。然而,他所有的手指甲都已经脱落,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他用指尖触摸东西时都会觉得疼。蒙特韦德的双脚依然疼痛,但他尽可能来回走动。在生理上,贝斯特是他们当中最健全的一个。

他们从坠机后就没洗过澡或者刮过胡子,但特纳投下了新的制服,所以他们尝试至少每两周更换一次他们的衣服和内衣。他们厌恶在严寒中脱衣服,但干净的内衣和袜子总能让他们觉得更暖和。他们一换衣服就爬回到自己的睡袋里。斯皮纳把头枕在一个5加仑的狗粮罐上。雪橇犬没能来到他们身边,所以罐子还是满的。蒙特韦德和贝斯特每人用一只飞行皮靴当做枕头。

为防止患上幽居病,他们玩着单词游戏。他们叫出能想到的所有国家、河流首都、岛屿和所有其他地理特征的名称。他们一遍又一遍讲述着他们的生活经历,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最后他们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所以又在沉默中度过了很久。孤立、狂风、洞下移动的冰川和残酷的严寒折磨着他们的神经。他们似乎轮流陷入堕落,每个人都盼望着他们的折磨能以某种方式尽早结束。每一次,另外两个人就会安慰那个痛苦的人。当这个循环打破时,3人同时沉浸在绝望之中。他们商议了一个自杀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