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塞医疗队抗击埃博拉疫情纪实28

2018-09-26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我是百宁。从丝绸之路到万隆会议,从中国重返联合国到中非合作论坛,中非之间,一直保持着特殊的友谊,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在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中,我国军地医务人员组成的援非医疗队,奔赴抗疫前线,不畏艰险,救死扶伤,用实际行动体现了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中非友好情谊,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好评。今天,我们继续回顾那场救援中的点点滴滴,回顾那些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塞医疗队中和埃博拉病毒抗争的勇士们,今天播出第28集——总有一些瞬间让你感动永远!

第二批援塞医疗队医疗保障组队员刘立明,在事后也回顾讲述了那段特殊岁月。

在塞拉利昂,我的工作主要是两部分:一是协助塞拉利昂疾控中心完成埃博拉的筛查任务,二是负责所有中方人员的医疗保健。当时塞方医疗卫生系统完全瘫痪了,中国驻塞大使馆的参赞夫人连续发烧一个多月都没有地方查,结果我检查出她染上了恶性疟疾,马上就用药,过了一周就好了。我还给塞拉利昂的中资机构留守人员进行身体检查,排查一下埃博拉,还有疟疾。在塞拉利昂,疟疾一年四季流行,当地人因为反复感染疟疾,有一定的免疫力和适应力。但是亚洲人到了那里,蚊子一叮,就很容易感染,感染了就会发烧。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中心的患者不见得都是埃博拉,可能有一部分是感冒或是疟疾,这样的发烧患者所占比例也是挺大的。

在中塞友好医院埃博拉留观中心期间,我带着一支采血队去采血,他们是塞拉利昂当地的医疗人员,大概有六七个人,采完血以后,我负责确认哪些血需要复查,哪些血高度怀疑。当我判断某个血样确实是阳性,马上就上报塞拉利昂疾控中心,病人就被转到其他治疗中心。

塞方有一个采血队的人员叫瑞尔,算是我的同事。有一天他对我说,刘医生,我胸口有点儿疼,医疗队能不能给我拿点儿药。我问他能不能去周围的其他医院看看,他说周围的医院都停了,拿不到药,他已经忍了好久了。当时我咨询了医师组组长金波,他说,很有可能是长时间高强度工作导致的,那个时候天特别热,一天不干活浑身都是汗,而且穿脱防护服有36道程序,他们人也不多,一天要进去两次抽血,工作强度很大。胸口疼肯定与心脏有关系,建议他注意休息,又给他服用了阿司匹林,后来就没事了。

因为我们诚心诚意地帮助他们,他们有什么事儿,有什么话,都 愿意和我们交流。我与塞方采血队这帮同事关系处得很好,临走时,他们非常舍不得我们,还给我们送了一些礼物。我们对采血队这些人也得进行筛查,其实当时我们还是挺害怕的,因为他们与患者直接接触,根本搞不清哪个人会被感染。所以在两个月任务期里,我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首先害怕得疟疾,吃完抗疟疾药后,整个人头重脚轻的,我觉得这药对身体伤害挺大的。再者,我们整天跟他们接触,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们交给我的,甚至他们拿过来的纸,我也要接触。防不胜防,心理障碍肯定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