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15

2018-12-03 23:30-23:59 责编:张泽昕

00:00 00:00

 

左看右看再没有找到大树,不时照见挣扎在泥石流里的人影,身边不时有残缺不全的尸体在泥浆里滚动,一瞬间,活的也好死的也罢全不见了踪影。张红红几乎绝望,心想,听天由命吧!滑行了近百米,反而冷静下来,脑子清醒了许多,四处探照,希望能找到下一棵可以救命的树。所幸的是泥石流被几个大石头分解成两股,他被冲到了一家人的房背后。仿佛一下子从地狱中返回人间,本能地,他赶快先爬上了这家的平房,平房旁是二层楼房,又用尽力气爬上了二楼顶,看到再无高处可去,顿时瘫软下来,没了一丝力气。趴在房顶的张红红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没有漂移时那么害怕了!但他清楚地记得铺天盖地的泥石流大浪头统共下来了6波。借着亮如白昼般的闪电,张红红看见除了倒塌的房屋和人畜尸体外,足有两层楼高的巨石也在泥浆里翻滚。

8日凌晨3点多,大水渐渐变小,周围越来越清晰地传来人们的号哭,对面隍庙山上人声嘈杂,庙门前闪着很多手电光,大雨中手电光显得那么微弱那么无助,惊慌失措的人们跑出家门纷纷往高处避难。张红红遍体伤痕瑟瑟发抖,衣裤全被泥石流撕扯只剩腰间皮带扎住的一圈。天刚蒙蒙亮,他下到地面找了件泥浆里的裤子遮住羞丑。泥浆里行走十分危险也很困难,他找来两块木板铺在泥浆表面交替挪动向自家方向行进。他不知道家和孩子们是否完好,更不知道妻子母亲兄嫂在哪儿,他想尽快看到他的亲人。在两块木板交替铺就的道路上,张红红来到了月圆村的鳌爷庙旁边,因为他的家就在那里,儿子闺女侄儿侄女全在那里,母亲、妻子、兄嫂如果活着也会朝那个方向走。可是,月圆村已被夷为平地!

张红红弟兄三人的房子就在月圆村鳌爷庙脚下,相对来说处全村最高地段,却没能幸免地全淹没在几丈深的泥浆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12点才终于赶到家的位置,令他绝望的是,家变成了废墟,他没有看到8个孩子的丁点踪迹,没看到母亲、妻子和兄嫂的身影。一向认为自己坚强的中年汉子顿觉五内俱焚,束手无策,口里连唾沫都没了,发了呆一样再也迈不动半步。

当夜母亲和三个儿媳妇跑向了三眼村,进入村庄婆媳砸门叫人,边跑边喊,“山水来了,山水来了”,告知人们山洪暴发,洪道旁百十号人在她们的喊叫下跑出家门,得以逃生。8日傍晚,婆媳回到家的位置。老大张庚成差点送命,被泥石流冲到地边,浑身创伤,脖子肿得比大腿还粗,得到解救后被直升机送往天水急救。老二张武成也从迭部辗转回到了家。跌跌撞撞从亲威家赶回的老父亲语不成句词不达意,武警战士按他所指方向把他背到了家的位置。

三世同堂,父母,三弟兄三家室,共16口人,8个大人全存活,孩子们却未能幸免一个,像恶狼虎豹猛然间将小生命从人世间叼走了一样,几小时前还活蹦乱跳的8个孩子无影无踪了!

人常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没有了孩子几个大人痛不欲生,水都喝不下一口。最先知道消息的几位亲戚来看望,张红红躺在父亲隍庙山磨坊的空地上一动都不想动,他也想打起精神安慰父亲母亲,可是怎么都想不起说啥好。家没了,米黄色的便携式手电筒是唯一幸存的家当,它依然是泥浆中的模样,浑身泥巴静立墙角,废墟里再也没有完整的东西可珍藏,想到那是家里唯一幸存显示过日子的信物,而且在危难关头给了自己光明和依靠,张红红开始视它为救命宝贝。

8日早上第一个回到“家”的张红红,没有去找大人,找了把铁锨,那一刻他认为,房子也许还有空间,8个孩子中也许还有活着的正等着长辈来解救,铲过石头泥浆,就能把他们救出来。周围走过许多人,泥浆黏性强,污水滩一个连着一个,搞不清深浅,要下脚就得先铺路。张红红和大家找来木头木板铺成一条小路,费力小心地走过,跨过泥里的一个沙发,再踏上一台液晶电视、终于站在了他家的位置!深达3米多的泥石流,淹埋了兄弟三人的一栋平房和两排二层小楼,里面是他们亲亲的8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