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犯罪心理学档案系列之一百零七

2016-06-30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韩印在侧写中当中确实指出过,前后非同一凶手作案,两个人可能有着某种交集,这个赵亮突如其来的冒出来,身份的确是相当敏感,但是韩印想象不出他有何种作案动机。当然,对于刘队提出对其全面调查一番的建议,他还是觉得很有必要的。

可是这世界上的事情总是瞬息万变的。

刚刚让人万分棘手的事可能马上就变得再简单不过了;或者刚刚还觉得拣到了一个宝贝,转瞬就变得一文不值。

在两个人从医院返程的半路上,刘队接到了队里来的电话,说是单熊业的儿子“单华明”出乎意料的独自来到刑警队,表示愿意配合DNA检测。难道案件就此就要峰回路转,两个人经不住好一阵兴奋,案件难道就此柳暗花明了吗?非也,两人愉快的心情还没保持多久,就又来了个大反转。几个小时之后,DNA检测比对完毕,结果显示,单华明和凶手并非是父子关系,这就表明他父亲单熊业与前面八起作案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如此一来,与单熊业有交集的赵亮也就失去了调查的价值。

千辛万苦锁定的重点嫌疑人,最终却被排除嫌疑,意味着兴师动众耗时一个多月的排查行动,到头来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是遵循侧写继续排查下去,还是及时终止行动另寻侦破方向,面对来自外界和内部上上下下的压力,刘队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尽快做出抉择。

不单单是他,到了眼下的光景,韩印自己也在反思,是不是应该适当的调整一下侦查方向?其实自打确认后一名凶手的人格特征之后,他就一直在斟酌一个前摄策略,但中心点是要激怒凶手,因此他心里很是踌躇,担心就好像是上一起案件一样,凶手最终会把愤怒发泄到无辜者身上,所以他只是在私下里和英雄讨论过,对其他人并没有提及。

目前的局面让支援小组在整个办案团队中的地位十分尴尬,再拖些时间,如果这个案件仍然没有进展,恐怕所有的责任都会被归到支援小组头上,连带着也损伤了整个重案支援部的声誉,所以除了韩印、组里的另外三人也是异常心焦。接下来咱就看看那三个人有什么动作,顾菲菲先前变换思维,通过假定凶手身份反向的来推理凶器种类,由此他想到了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和超市送货员在提供上门服务时,有的会随身携带移动POS设备,而这个POS大都是方方正正的,是可以造成上一起受害人头顶部四边都是直角的骨折轮廓的。通过多方走访调查,整个富平区只有两家超市提供上门送货服务,但都只收现金,而整个冶矿市能够提供货到付款、刷卡服务的快递公司共有三家。

经比对之后,这三家公司为快递员统一配备的POS机都与骨折轮廓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