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犯罪心理学档案系列之一百零七

2016-06-30 23:30-23:59 责编:王丽阳

00:00 00:00

进入了四月底,这天气有彻底转好的迹象,春风和煦温暖,不再有箫瑟的感觉,冶矿市终于有了点春天的味道。而排查工作也取得了重大进展,因为原供电局家属楼区域拆迁改造彻底完工了,被拆迁人陆续的进行回迁登记,一些先前辗转大半个城市都无法找到的供电局老职工,也就是家属楼的老住户都纷纷露面了。符合侧写的嫌疑人也终于浮出水面,只是他已经去世半年多了,让人情何以堪。

该嫌疑人叫单熊业,冶矿本地人,出生于1944年,身高1.65米,性格温和,大学本科文化,妻子于1987年六月因病去世,留有一女一子。他的父母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供职于电力系统,也是冶矿市供电局正式成立后的第一批职工,便理所当然的与20世纪70年代末供电局家属楼建成后的首批入住者。单熊业为冶矿公司总厂的仪表工人,工作时间为倒班制,于1998年正式下岗,后以开面的谋生,2005年,其父母因年迈相继过逝,去年9月中旬,其本人也因患睾丸癌去世。

此前这个人曾经进入过某排查警员视线,但一直未被纳入重点调查对象,究其原由是因为当时获取的信息不够详细,而且他本人的部分信息与侧写范围出入较大,在韩印的侧写中,认为凶手出生在人民路周边,并且一直生活在此区域,但是该嫌疑人实质上于1963年就离开冶矿市赴外省求学了,而且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并娶妻生子,直到妻子病故,才于1998年初调回到冶矿工作,与父母共住在供电局家属楼。

其实如果该组侦查员多一些了解的话,早前是不应该忽略此人的,一方面,犯罪侧写作为侦查的铺助手段,并不完全严谨,它的功效必须要结合现实情境。另一方面,该组办案人员也应该想想,他妻子的病故以及他调回冶矿的时间点,与首起凶案发生的时间如此接近,二者会不会就是他作案的刺激性诱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