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生命铸成的历史 非典亲历者的回忆20

2017-07-15 23:30-23:59 责编:张泽昕

00:00 00:00

 

我的请求被批准了。

给了2天的准备时间。先回自己家。据说带进去的东西可能就不让带出来了,毕竟进的是感染区域,那我就准备什么都不带了。

自从7年前母亲去世,老爹就一直一个人。自从SARS发生以后,我只周末回家一次。这要是进了SARS病房,可能要两三个月以后才能出来。到家直接跟老爹说了我要去SARS病房的事,老爹稍微沉吟了一下说,去吧,这事你应该去,但要注意防护啊。老爹退休前是个军人,虽然是文职,但是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也非常清楚这时是他作为医生的女儿服从命令的时候了。虽然老爹不说,看得出他还是很担心的,我只好尽力宽慰他,告诉他进去以后我会天天打电话回来,那里的生活都由医院负责,应该很不错,而且医院肯定会尽量保护我们的……

想到到了感染病房,我的过肩长头发恐怕会比较麻烦,扎不紧露出来,不符合无菌要求,也容易带菌;而且估计到了那里每天都要洗头洗澡,长头发太麻烦,于是决定把头发剪短。我的头发又细又少,长得比较慢,所以自从大学把头发留起来以后,一直舍不得剪短,这次下定决心要剪得短短的。3个小时以后,新造型终于出炉了:一头短发,略略卷曲,头发拉开来有2寸长,真短了。我意气风发地走在空旷的街上,阳光明媚的,感觉头上的重量轻了很多,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风吹着头皮,还有些许凉意。很快就来到了报到处,北京惠侨饭店。因为我们是全面隔离,人又比较多,所以住宿地就选在了离中日友好医院不远处的这家饭店。我们平时是住在饭店里的,吃饭在餐厅,随时有自助餐;当班的时候,有汽车把我们拉到中日友好医院的SARS病房,下了班再拉回来。我住在3楼。抱着东西上楼,碰到了同学力,大喜,立即扑了过去,就像看到了亲人,眼泪都快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