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猛兽区中的老虎、黑熊,以及动物园中的人2

2017-08-20 23:30-23:59 责编:蒋梓苑

00:00 00:00

 

去年10月,赵菁出现在媒体前时,是一个戴着口罩、被老虎咬过的女人。她在车里准备了一包口罩,戴着去了医院、律所、各家媒体的演播间。起初,戴口罩是为了防止伤口感染。后来伤口逐渐愈合,但为了遮住嘴上的伤疤,她还是坚持戴。

偶尔,在关系较近的媒体人面前,她会展示伤口:围绕着唇边的黑褐色针脚、红肿的下巴。

去年11月,赵菁向延庆区法院递交起诉书,向八达岭动物园索赔155万元。赵菁认为,自己下车存在过失,但作为经营方,动物园应当在东北虎园内设置更显眼的警示牌,因此需承担大部分责任;而园方公开回应,事故认定要依照《事故调查报告》,愿从道义上垫付15%的补偿。

面对舆论,赵菁多次解释,下车是由于丈夫驾驶技术不佳,想换自己来开。丈夫虽然性子慢,但夫妻俩向来彼此尊重,有事好商量。

频繁发声,宁波被老虎咬死的男子家属找到她,咨询维权意见。

“你如果想争口气,那就打官司,如果你想拿钱,那就私了。”赵菁觉得,对方比她幸运太多,他们没买票,还得到了园方赔偿。那阵子,她情绪波动很大。

在一家省级卫视台的节目录制现场,编导临时要求她对母亲说段话。她亲自撰写讲稿,坦露对母亲的愧疚。节目剪辑播出后,一家人大失所望:对母亲的愧疚,被剪成对动物园的愧疚。手机上客户端不停发送弹窗信息,“被老虎咬女子向动物园道歉”。

消息每弹出一次,赵菁就被父亲责备一次。“就像比赛,你刚扳回一局,又被打回去。”赵菁说。

疲惫的父女俩决定不再把主要精力放在舆论上。他们卸载了微博,拒绝了大部分媒体,希望好好准备打官司。

大半年过去,赵菁试图让一切归于平静,让伤口自然愈合。“每天这么多事发生,指不定哪天,人们会忘记我。”

延庆的春天特别晚,湖里依旧是厚厚的冰。3月,赵菁开始坚持每天跑步或快走。每次锻炼时,她耳边仿佛总有个回音:好好活着。

“抛开事件对错,这是我人生经历的一次破坏性地震,我需要重建,家人也需要重建。”赵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