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汶川记忆 应急心理救灾纪实13

2017-11-10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在地震救援之后,参加了地震救援的很多人都感慨良多。杭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曹日芳医生也到现场参加了救援,她主要从事的是心理应急疏导,在事后回忆时,她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我从平通中学的废墟往回走的路上,意外地碰到了浙江老乡,省文联的作家黄亚洲老师,也许是由于我们有同样的感受,在交谈中我们很投缘,仿佛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他向我介绍了他了解到种种情况,对我们心理危机干预工作表示非常认同:“灾区群众确实非常需要你们,心理危机干预与喷洒药水同等重要。”黄老师采访到一个平通中学九年级(2)班学生小杨,小杨说,地震时他曾经大喊“有地震,快跑!”可是大多数同学不相信,跟着他出来的只有五六个人。在他走出教室后仅过了半分钟,地震就发生了,整个教学楼就塌下来了,结果他班上43个同学,遇难了24个,同桌都死了,还有一些是受伤的,他很伤感,虽然很后悔,但也很无奈,后悔当时自己感觉到了地震来临,却没有极力规劝大家跑出教室,避免灾难。无奈的是,大多数同学不听他的而是听上课铃声,因为在那一刻之前,很严肃的上课铃声刚刚响过。

黄老师还跟我讲起了在都江堰市聚源中学见到一个逢人便唠叨的中年妇女,她坚信压在废墟下面的女儿还活着,每天骑车从崇义镇赶到聚源镇,整日守在废墟前,对所有在场的人介绍她的女儿,反复叙述自己的女儿还活着,同时一遍遍愤怒地质询教学楼的“豆腐渣工程”。真是一个令人心酸的母亲。黄老师说,在绵阳还有更加令人震惊和深思的一幕,一个从伤亡惨重的北川中学迁到的高三学生,误认为又发生地震了,由于惊恐从二楼跳下,导致左足跟骨碎性骨折,据说这辈子都要残疾了。黄老师还了解到,在学生中惊恐情绪普遍存在,许多同学总是觉得反应迟钝,记忆力差,以前的学业都忘得差不多了,在听到什么响声心里就会特别紧张,与地震有关的一幕又一幕场景便会在中浮现。

分手时,我们的手握得紧紧的,黄老师说:“你们的工作太有意义了,疫情是外在的,当然要防治,要不停地打药水。但是,驱散心灵的阴霾也同样重要,有些东西不能让它长久地占据心灵,更不能让它繁殖和蔓延。汶川大地震的那些溅入人们心灵深处的“残片”必须与10万平方千米的地震废墟同步清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