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汶川记忆 应急心理救灾纪实23

2017-11-20 23:30-23:59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大约下午5:OO左右,我写完了3000多字的稿件,准备发往编辑部。这时麻烦又来了:本来打印部的宽带网络是可以上网的,但是不知什么时候断了。想传真,固定电话也打不通。尝试用手机上网,但连了好多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我想到了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去平武县抗震救灾指挥部。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设在平武县委大院的指挥部,我找到了指挥部宣传的负责人。我对他说,我想发稿,不知道你们这边能不能上网或者发传真。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为当时整个平武的通讯又中断了。“有没有别的办法,比如打电话。”“座机是没法打的,不过,你可以打卫星电话。”他把我带进指挥部的帐篷,帮我找到了一部卫星电话。我在灾区的第一篇稿子,就是通过这部卫星电话发出的,我在这边念,后方的同事在那边记录。等到最后一个字念完,我特意看了一眼电话显示屏,持续时间达一个半小时。

凌晨2:00左右,我碰上在外露宿的第一场余震。睡得香甜,突然感觉地面一阵剧烈的晃动,与此同时,耳边传来狗吠,声音凄惨至极。被惊醒的我迅速坐起,脑子里一片空白。环顾四周,发现与我同住的专家也全都起身,有人已经冲出了帐篷。几秒钟后,地面恢复了平静,我穿土鞋子,走出帐篷看了看,发现并无异样,于是回去继续睡觉。后来才知道,这场余震其实发生在我之前呆过的江油市,震级达6级。上午8:30,我跟随专家组的王义强、汪永光、马宁祥等3位心理医生去了平武最大的灾民安置点,报恩寺广场。不久,赵国秋也赶到了这里。大约1O:OO左右,赵国秋说要去平武县入民医院,为一位失去10多位亲人的女护士单独做心理危机干预,我便跟他一起上了救护车。平武县人民医院几乎找不出一处可以单独做心理危机干预的地方,于是便将地点选在救护车上。担心女护士对我的存在产生反感,影响心理危机干预的效果,赵国秋没有向她透露我的真实身份,说我是他的学生,记录和拍照是为了积累资料。

做完这例心理危机千预后,我们回驻地吃饭。在吃饭时,专家们聊起了当地政府在灾民安置过程中的不足之处,决定写个书面建议递交给平武县抗震救灾挥部。下午,专家们再次去报恩寺广场,我则留在帐篷里写稿子。太阳很大,帐篷被晒得像个火炉一一我不得不提一下,平武的天气一日三变,也许是发生大地震的缘故,白天热得要命,晚上则冷得要命,套两个睡袋都不能御寒,温差非常。当地老乡也认为是大地震的缘故,他们说在地震前,天气没有这么反常。我坐在“床”上,把一张凳子当做书桌,在笔记本电脑上码着字。晚上,与平武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宣传组人士联系,得知宽带网络已经恢复。于是我赶到那里,用电子邮件把稿件发回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