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一场148天的绝望求生与营救行动,冰封之时31

2018-04-17 23:30-23:59 责编:母晨静

00:00 00:00

 

斯皮纳催促蒙特韦德打开手电,在隧道入口附近照一照,这样贝斯特也许能看到光束并循着它走回来。蒙特韦德借着光朝门口走去,但还没等他走到入口处,就传来了“咣”的一声。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的贝斯特被莫名其妙地绊倒,并一头摔进了隧道里。他的同伴们冲了过来,看到他的脸上和手上呈现出死一般的蓝色阴影,蒙特韦德把贝斯特拉进来,并在斯皮纳的帮助下将其塞进睡袋盖好。

一半害怕,一半生气,情绪爆发的蒙特韦德和斯皮纳对着贝斯特大喊,他开始哭泣。仍然沉浸于妄想的他告诉他们说他刚出去取他们的汽车,因为他们俩都没想到要在发动机冻结之前将它开进车库。在那之后,对蒙特韦德和斯皮纳来说,很难再向他发火了。

飞行员、机械师和贝斯特彻夜未眠,他们祈祷着特纳能在早上带着补给、建议和有关下次救援尝试的消息飞来。特纳的B-17的确来了,但还没等他们用步话机联络上就投下补给飞走了。蒙特韦德移去入口的遮盖物并在几步之外发现了一个包裹,仿佛特纳和他的机组成员是把东西送到门前台阶的送奶工一般。里面是罕见的好东西:烤牛肉三明治、饼干、糖果和带着牙膏的牙刷。蒙特韦德和斯皮纳解冻了三明治,并似乎刷了几个小时的牙。贝斯特的精神状态仍然没有改变,依旧精神错乱的他不吃东西。蒙特韦德和斯皮纳只好整日整夜轮流看护着他。

特纳在第二天再次飞来,这一次蒙特韦德和斯皮纳在步话机中描述了贝斯特的精神崩溃。特纳说他会和“布鲁依东2号站”的军医商量并带着药品和使用说明回来。离开前,特纳投下了腌肉、火腿、糖果和香烟。一件包裹里还有蜡烛,他们需要助它们在晚上看护贝斯特。

药品正如所承诺的那样被送来了,但安定药物在1943年还没有被完全研制成功,所以特纳投下的药丸也许是当时广泛用于强力镇静剂和抗痉孪剂的巴比妥类药物。吃下药丸之后,贝斯特睡了好几个小时,并停止了颤抖和出汗。当他醒来时,他看上去似乎更像原来的自己了。贝斯特狼吞虎咽地吃下了培根三明治,仿佛在宣告其心智已正常。

那天晚上,贝斯特重新扮演了营地厨师的角色。他刚开始为他们做饭时一切都还好,但随后他又变得安静而不自然。蒙特韦德喊他,但没有得到回应,所以他又把贝斯特塞进了他的睡袋里。意识到他正在沉沦于一个新的幻境中,贝斯特告诉了他们“他的脑袋又串线了”。如斯皮纳所说的那样,他又要了一个药丸,让他昏睡过去。

由于贝斯特的精神崩溃,而且斯皮纳的手臂仍然境况不佳,蒙特韦德成了唯一一个能够寻找补给飞机或出去倾倒垃圾和排泄物的人。2月里的大雪堆积在他们居所的顶部,把通向地面的隧道走廊变成了一个狭窄、结冰的烟囱。一天,当他尝试爬上去到外面去时,蒙特韦德在半路上被卡住了,他的胳膊被别在了体侧,而他结冰的衣服让他无法自由扭动身体。贝斯特没法唤醒自己来帮忙,所以斯皮纳用他的好胳膊拉住了蒙特韦德来回乱踢的一条腿,并将他拉了下来。

另一次,蒙特韦德出去了一会儿,所以斯皮纳探出头来找他。当他除了无尽荒凉的冰川之外什么都看不到时,几分担忧拂过斯皮纳心头。他大声召唤蒙特韦德,但听不到任何回答。近乎恐慌的斯皮纳认为蒙特韦德已经落入了冰隙中。被斯皮纳的喊叫所惊醒,一个目前清醒的贝斯特告诉斯皮纳不要出去。贝斯特知道斯皮纳在过去3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PN9E尾段或雪洞里,所以他可能没有办法辨认出潜藏的冰隙。

国家应急广播—应急档案,今天,为您讲述:一段真实的救援历史,一场148天的绝望求生与营救行动——冰封之时,第31集,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明天,咱们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