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那些带给人伤害的毒11

2018-05-14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一提到毒这个字,看上去挺可怕的,但在我们身边其实并不少见,稍不留神,就可能发生意外。那些带给人伤害的毒,今天和大家说第11集——日本森永奶粉含砷中毒事件、日本雪印牛奶金黄色葡萄球菌中毒事件、广东河源“瘦肉精”中毒事件。

1955年6月,日本冈山县的医院出现婴儿奇病—患儿全身发黑、呕吐、腹泻、彻夜哭泣。这些患儿几乎都饮用过日本著名乳制品企业森永生产的奶粉。

事件曝光后,医院里挤满了忧心忡忡的抱着孩子的父母。退货的人群排到了商店外,奶农把一桶桶的牛奶倒掉。受害儿童发热、腹泻、肝肿大、皮肤发黑;年纪稍大时,又出现痴呆和畸形的症状。

消费者组织在维护消费者权益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955年森永奶粉砷中毒事件暴发后,受害婴幼儿的父母组成了日本“全国森永牛奶被害者同盟协会”,与森永乳业就受害婴儿康复以及损害赔偿问题展开了异常艰难的交涉。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全协被迫于1956年解散。除了“岡山森永奶粉中毒儿童保护协会”一直在开展活动外,各府县消费者联盟也依次被解散。

此后,日本厚生省组织5名专家组成“五人委员会”就此事件磋商和解方案,“五人委员会”出具了“关于森水牛奶中毒事件补偿等问题的意见书”但是该意见书有关治愈的认定标准过于简单,受害婴幼儿的父母对于据此得出的“痊愈”结果和没有后遗症的结论心存疑虑。

14年后的1968年,大阪大学的丸山博教授证明这起事件是砷中毒并可产生后遗症。结果在日本社会再次引发了诉讼风潮。1968年,大阪大学医学部的丸山博教授在日本公众卫生学会上发表了《第14年的访问》的调查即著名的“丸山报告”。报告根据67名受害婴儿中,50人的健康出现了不同程度异常的结果,认为受害儿极有可能留下后遗症,随后,日本全国各地展开体检,证实了多数中毒患儿会出现包括脑神经麻痹、智障、皮肤病变等后遗症。“九山报告”之后,各地的“森水牛奶中毒儿童保护协会”再次轰轰烈烈地组织和发展起来。受害家庭除了通过保护协会提出民事赔偿主张以外,还在实现受害儿童康复和社会自立等后续问题上积极与森水奶业以及政府进行交涉。该协会得到了诸多专家和社会奥论的大力支持,协会活动大大推动了消费者以厚生省和森永奶业为被告的民事诉讼运动,特别是促成了政府出台专门针对该事件的“永久性对策案”。

1973年,日本政府、森永奶业和保护协会开始了三方对话;同年12月,缔结了包括对被害者救济措施等5项内容的“永久性对策案”;并于1974年4月设立了一个公益财团法人——“光明协会”,针对森永奶制品受害者给予专门救济。根据该“永久性对策案”的约定,森永奶业集团负担全部营运资金,日本厚生省,也就是现在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则对救济活动进行全面监督。该协会的理事由保护协会推选的5名理事,以及10~15名有相关专业知识和经验的人士组成,负责有关森永奶品受害者的咨询、保健医疗、生活保障和援助,以及实现社会自立等所有事业。“光明协会”每年都要公布下一年度的工作事项以及预算报告,时至2009年仍然在运营之中。35年间,森永公司已经累计支付了410亿日元的救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