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粉丝“应援”拥堵通道影响值机怎么办

2018-09-29 11:00-12:00 责编:曹梦雨

00:00 00:00

主持人:北京时间来到了上午的11:31,马上来关注一下这一时间段的路面通行情况,那目前这个时间段的整体来看事故还是比较集中的,马上来关注一下,在环线方面,东南三环分中四桥到外环方向目前是有一起刮蹭事故,现在队尾已经排过了方庄桥,在西边西三环莲花池桥的南侧南向北方向同样也是有事故,目前在现场是占用了最外侧的行车道,西四环在南沙窝桥的南侧南向北同样也是有事故,后车有短暂排队情况,另外在东边东五环大黄庄桥的南侧还有小交亭桥的北侧,这两个路段的南向北方向目前是分别发生了一起事故,队尾已经排过了五方桥附近。再来关注其他路段,在西四环南沙窝桥南向北的中间车道目前是有事故,南四环马家楼桥东向西方向有事故,南二环玉蜓桥东向西的方向目前事故已经清理开了,不过交通也是正在恢复当中,提示大家一定要耐心等待了。

感性观察,理性分析,半点过后欢迎回来,这里依然是修奇陪伴各位的国家应急广播高速加油站,您正在锁定收听的频率是FM99.6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交通广播,节目之外想了解更多的应急新闻和应急知识,也欢迎随时关注国家应急广播的微博,微信,客户端,好了话不多说,马上进入咱们今天下半程的节目。

进入今天的第一调查,近年来营销电话扰民,恶意电话骚扰等等问题日益突出,各式各样的骚扰电话不仅严重扰乱正常的生活秩序,更可能造成财产损失,近日有媒体报道,在相关部门严厉整治的背景下,让人不堪其扰的骚扰电话却有回潮之势,让人防不胜防,这扰人的骚扰电话为何又呈现出了新的特点呢?来听央广记者杨博宇的报道。

记者:根据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网站各月举报受理情况播报显示,今年4月份以来,涉嫌骚扰电话举报次数有明显的增加趋势,今年4月和5月的举报次数分别为3.3万件次和4.2万件次,六七月份的涉嫌骚扰电话举报次数却突破了六万件次,相比之下去年7月的举报涉嫌骚扰电话只有1.6万次,以今年7月份为例,12321举报中心共收到的举报涉嫌骚扰电话6.3万件次,其中内容为贷款理财类,违规催收类和房产中介类的举报信息居前三位,占比分别为30.9%,21%和14%,北京的牛女士告诉记者,近年接到骚扰电话的次数的确有所增多。

我这两天基本上接到的那个电话都不重复,一天最多的时候可以接到十几个,包括我今天上午都已经接了有四五个吧,一般就是什么买不买房?炒不炒股?贷不贷款?基本上就是这些吧。

记者:在牛女士看来,这类骚扰电话还有很强的指向性。

一般买房的比较多,什么贷款的也不少,目标性还是比较强吧,一般我觉得你只要去过一个楼盘,你留过一次电话,差不多就会接到很多各种中介,房地产推销,频繁接到这种电话,觉得这种信息的泄漏,可能你就是在任何一个地方留过你的资料,很可能就被很多推销就都知道了。

记者:不少被骚扰的用户反映,以前骚扰电话的号码特征比较明显,接到之后还可以在手机上标注进行拦截,现如今各种骚扰电话都改头换面,骚扰号码涵盖了手机,座机,95号等等,让人防不胜防。

有的时候接到电话,手机号那个号段,因为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我都觉得以为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存她的号什么的,她还有那种带区号的座机号码打过来的,17几的也挺多的,还有18几的。

记者:根据媒体报道,在大量骚扰电话中,假实名的虚拟运营商电话卡也有卷土重来的趋势,所谓虚拟运营商是从拥有移动通讯网络的基础电信运营商处购买通讯服务,重新包装成自由品牌并销售给用户的电信服务,市场上的170,191号段就是虚拟运营商号码,此前虚拟运营商号码因为实名制不够严格,一度成为电信诈骗的重灾区,然而有媒体调查发现,网络上售卖假实名的虚拟电话卡也不在少数,记者通过QQ搜索添加了一名电话卡卖家,在简单咨询之后,卖家发来了报价,联通230元一张,移动220元一张,电信200元一张,卖家声称这些卡已经实名,买回就可以用,170,171号段的虚拟卡也同样可以销售,买的多价格也会更优惠。卖家表示,购买这类号码的多为一些公司做电话营销,为了避免被封号,有的一次性购买可以达到几千张。

主持人:随着我国信息通讯业的发展和提速降费的深入推进,低成本高收益的电话营销已经成为了商家推广业务,吸引客户的重要手段,在市场竞争激烈的行业尤其凸显。再加上我国法律目前对骚扰电话没有明确的界定,实际中对骚扰电话难以判断,只能通过号码的多方投诉,认定是恶意的骚扰电话,用户依靠自身之力界定和取证更是难上加难,另外追责和处罚标准尚不明确,不能对这些违法行为形成有力的震慑,也导致了骚扰电话屡禁不绝,那么究竟如何从源头上铲除骚扰电话呢?我们继续来听记者的报道。

记者:骚扰电话往往源于公民信息的泄漏乃至被兜售,成为灰色交易品,有媒体此前暗访中发现,花费500元便可以从网上买到一万个北京的手机号码,有信息贩子称,电话号码资源一万个起卖,按照质量和时间的区别价位在500元到2400元不等,骚扰电话屡禁不绝,也凸显出公民信息泄漏及非法商业化用途的症结,有电话卡卖家表示,一些骚扰电话除了商业推销之外,甚至还以收集信息为目的。

打广告的他是用那个机器自动打出去的,自动打的,不用人工打的,很快的,一张卡一天都不够的,而且他一两百台机器同时打,那个机器就自动记录你的电话号码出来的,有些人是卖资源的,收集这个资源,因为你这个是针对性的资源,是比较值钱的。

记者: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表示,通过非法渠道买卖个人信息涉嫌刑事犯罪,而获取这些信息大量拨打骚扰电话也是一种民事侵权行为。

一些特定的行业,像银行,保险,房地产,那这些行业是最突出的,个人信息倒卖是非常严重,去购买或者通过其他的方式获取用户的手机号码,这种个人信息,卖的这一方他只要是没有经过合法的授权,去倒卖个人信息,然后量达到法律规定的条件之后都涉嫌刑事犯罪,但是如果说通过非法渠道去购买去获取这些信息同样也有可能构成犯罪,那么这些做推广的机构,那么他在获取用户个人信息之后,给用户不停的打电话发短信来进行推销,那这种行为是一种民事侵权行为。

记者:据了解,针对日益突出的营销电话扰民,恶意电话骚扰等问题,7月30号,工信部等13部门印发了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决定自2018年7月至2019年12月底在全国开展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此次专项行动将通过采取法律,行政,经济和技术等多种手段,重点整治商业营销类,恶意骚扰类和违法犯罪类骚扰电话,规范通讯资源管理,加强源头治理,打击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的行为,合力斩断骚扰电话利益链,实现商业营销类电话规范拨打,恶意骚扰和违法犯罪类电话明显减少的目标,在赵占领看来,整治骚扰电话更需要多管齐下,多措并举。

我觉得最关键的,对于这里面涉及到违法犯罪的,那公安机关要进行严厉打击。第二个就是说电信运营商在治理骚扰电话中他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技术上要想办法去拦截好去识别好,比如说像某一个电话号码在短时间内大量去拨其他号码,就通话时长非常短,然后这种拨打次数很多,像这种就是说被判定为骚扰电话几率更高。那么另外一个方面实际上这里面也需要发挥一些第三方机构,比如说安全软件厂商的作用,通过大数据的方式提高对骚扰电话垃圾短信拦截成功几率,特别是手机号码,像这些个人信息的保护,这个意识应该加强,涉及到刑事犯罪的或者是倒卖个人信息的,这里面可能已经形成一个黑色或灰色的产业链,那这个要投入更多力度进行打击。

主持人:当下在即时互联互通的语境下,手机已经成为了信息交流的一个基本工具,与此同时民众也每每苦于骚扰电话的无休止花式的折磨,过去尽管有关方面屡次表示将加大整治力度,规范通讯秩序,但是现实的看,民众的正常生活被干扰的情形并没有从根本上改观,不仅如此不少人还深受更严重的侵害,被骗财骗物,的确需要有更严厉的措施和路径。

那么从骚扰电话的类别来看,商业营销类仍然属于主要领域,中国互联网协会12321举报中心公布的情况月报也可以作为佐证,在今年6月份共收到的举报涉嫌骚扰电话4.5万件次中,其中内容为贷款理财类,违规催收类和房产中介类的举报信息居前三位,占比分别是20.8%,18.5%和11.2%,而这三者其实都属于商业信息,合计占比已经超过了六成,此前也有业界认为,对于商业推销而言,应该因人而宜,什么意思呢?那句老话说假之蜜糖,乙之砒霜,同一营销电话,你认为是骚扰,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实用信息,怎么能够一竿子打死呢?其实我觉得这种观点不过是骚扰的一种狡辩而已,当商家漫天撒网随意向不确定的客体灌输商业信息的时候,当消费者明知不妥但无力拒绝的时候,这样的电话轰炸已经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我们换一个场景来看,如果说您走在大街上,有一个发传单的人直接把传单放在了你的胸口,连拒绝都拒绝不了,只能退回去,那这样算不算是骚扰呢?我想当然是。

从治理的主体来看,电信运营商难辞其咎,无需讳言,在打击骚扰电话上运营商表现的不偏不倚宽容的很,根据央视新华社此前的报道,有运营商公然为各种骚扰电话开绿灯,甚至向客户提供非法的号码资源,那么这种逐利行为也使得骚扰电话屡禁不绝。一个健康的社会当然不会也不应该拒绝商业信息的发布和推广,但是前提必须是消费者的同意和知情,如果无视法律,非法的获取消费者个人信息或者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大水漫灌,最终伤害的仍然是民众的耐心和信任,甚至是对一整个行业的寒心和不理解。

说到底整治骚扰电话牵扯到方方面面各个环节,这既是骚扰电话难以根治的原因,也是希望所在,实际上只有多个责任主体都能够切实的负起责任来,监管部门加强监管,使臣主体强化自律,而普通的消费者强化维权意识,较真意识,那么治理的链条才会成为闭环,也才能够更好的保护消费者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