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56

2019-01-13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有人说国家真是想得周到,手电筒和电池基本没人用了还配备。按救助证上的填写,领了两袋50斤的面粉,都来自甘肃平凉,4桶清油,两袋米、两袋盐、两包白糖、两条毛毯、两床褥子,两床被子、两套灶具、两袋子洗衣粉什么的,装了半面包车,残联的朋友帮我装上车又拉到了单位,一袋子面也不知是老鼠咬的还是车上挂破了,大拇指般的圆洞,我怀疑是老鼠咬破的。

泥石流发生后,老鼠多了很多,单位堆垃圾的地方,出现好几只半尺长,毛都发了红的老鼠,它们明目张胆跑来窜去。抗洪救灾的那些日子,许多东西都被老鼠品尝,几袋20斤的面粉被破坏后还放着,现在又有一袋老鼠咬破的,真不知吃好还是不吃好。

中午我和残联的领导及几位干事坐出租车来到了磨沟,通往磨沟的路靠阳面山体滑坡很多。“5·12”重建,人们修房建楼取石头大多都跑到通往磨沟的公路沿岸,本来很脆弱的山体植被又遭到致命的挖采,山上凡是采过石头的地方像剥过了皮的山羊,不断有土和小石头滚落到重新修成的水泥路面上。

路面3米不到,只能是一辆车通行的宽度,大家说这路不足3米修得太窄了,会车就没办法了。出租车司机说,妹妹家在南门,泥石流中全家一个都没跑出来。

在磨沟往回走时已经7点了,一路上他们又说起了泥石流发生后夜黑了走北街那里感觉阴森森的,没有泥石流灾难前,12点过了夜市都不散,现在街上9点一过就没人了。

残联叫扁姑的那位藏族干事40多岁,一个眼睛有点斜视,她说,难忘的是那晚出奇的冷,风很大,先是电没了,按时间推算,泥石流来时她刚躺下,听见有人慌慌张张往楼上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下边有人在打架。突然对门的邻居使劲砸门喊她,说山水来了还不快跑。当时家里只有她,黑灯瞎火只知道往出跑,连件衣服都没穿上,身上只有件背心,跑上楼顶,才发现她是最后一个跑上楼顶的,跑出来的孩子们连冻带吓,哭声都打战。

她说,她跑出来时楼底下大水已淹到了一楼,一楼有两个孩子哭声连天喊着“救命”,她听见了喊“救命”就是下不去,下去也是救不出。水保局的张英诚说,他往楼上跑时看见他家对面一楼的邻居,想跑出来却被泥石流冲到门口的木板倒下夹住了腿,喊着“救命”瞬间就被涌来的黑浪埋没了。他跑到六楼顶就在楼顶上看着泥石流和大水翻滚着灰雾袭击夺走生命,声音像火车开过来一样,“哐当哐当……”响声很大,风也很大,房子像地震一样摇摆,灰烟规模很大的一共有6次,这6次前后延续没超过半小时,却将全世界震惊了!他还说他怎么都忘不了他的老领导乔俊明,昨晚又梦见老领导在城关一小那里看着他没说话。

说起乔,我的心又疼了起来,8月7日晚10点多有人遇见他正走在北街那里,他说,天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爱人去理发,他要去接爱人。原本乔的第二天就要赶往兰州去照顾快分娩的女儿,如果活着,夫妻俩已是姥爷姥姥了……

灾区日记 2010年11月17日  晴

武警水电的挖掘机在九二三废墟一间房子里挖出6具尸体,看样子是一家人全遇难,两个孩子在床上,尸体无人认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