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 户
  • 密 码
  • 验证码
国家应急广播

还没有国家应急广播账号?

立即注册

滚动播报
国家应急广播 > 应急广播

悲情舟曲56

2019-01-13 23:30-23:59 责编:郭彦伟

00:00 00:00

11月13日、14日,灾后一百天了。废墟上有许多祭祀的物品·····那几天哭声震天,活着的人撕心裂肺寸断肝肠,死了的也不知在什么地方!

13日那天,我看到一个30多岁的男人,坐在半倒塌楼房的废墟上。他双手抱着头深埋在膝盖里,雕塑般一动不动。旁边的门板上燃放着香烛,摆着碗筷、馍馍、白酒、沾满泥污的布娃娃,还有“娃哈哈”,他是祭奠在泥石流中遇难的父母、妻子和儿子。

15日从舟曲出发时是早上8时19分,赶往临洮纪念乔和他爱人,因为15日、16日算是百日,也算表达一点心意吧,据说到现在他高龄的父母还不知道乔夫妻俩的尸骨没找到,为了减轻老人的悲伤,就哄老两口说出事时泥石流死了好多人,乔夫妻俩找到了但没抢救过来。

乔的妹妹说,泥石流发生乔遇难后,儿子和闺女都赶到了舟曲,但是家已冲离了原来的位置,一些家具包括一个影集在城关一小附近出现,家所在位置挖出了床和爱人买来尚未穿上身的T恤。

那晚发生泥石流前,乔应酬公务吃完饭往回赶时接到妻子电话说她在收拾头发,要乔等她,于是乔就在北街一熟人铺子里边聊天边等爱人。11时爱人打电话说头发已收拾好,乔便过去接上她往家里走,按时间泥石流袭来时他俩已走到了家,可是泥石流把他们最后冲到了哪儿成了谜。

那晚11时23分停电,12时后接到朋友电话,告知三眼峪的山水淹到汽车站要我赶快跑时,我首先给乔打电话,几次都是关机而不是无法接通,这说明电话是在泥石流前就关掉了。昨天在通往乔的墓地时,他的妹妹说,那晚哥哥拿她嫂子的手机给她说,他的电话没电了,房子只收拾好了一楼,二楼地板砖还未铺,装修师傅让他晚上12时往上洒点水第二天好施工。

乔从5月底重新装修房子,直到泥石流发生依然没有完工。那段时间天气热,许多人都说晚上热得没法睡,一直要等到12时过了才慢慢睡还睡不着。

乔说妹妹住的楼房热,让妹妹到他家来住几天,还想着女儿快要生孩子了,房子装修好女儿过月了就把她接来在舟曲住,如今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泥石流带走了。

乔的女儿坐月子基本上是天天哭,听乔的妻姐说她在月子里脾气很躁很任性,动不动就发火,坐月子时,固执地给乔夫妻俩发短信,而且每次都会用手机将孩子的照片发过去……

我也知道乔已经和我永别,却总认为他又去了什么地方考察或旅游,有一天他还会来到亲人和朋友们中间,总认为他还没有送走父母,不会提前走。甚至还幻想有一天,突然我们相逢在某个地方,相互询问到这里干什么……